不落骨 作品

第一百四十九章,绘梨衣翘家记(3)

    第四幕,多少红颜爱傻、、、逼

    绘梨衣看着云墨,从箱子里站了起来,把小黄鸭顶在头顶,把手里的鸣鸿也松开了,鸣鸿慌忙的逃到了云墨身后,太可怕了,鸣鸿在绘梨衣的手上时,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那种死亡的力量,真是太吓鸟了。

    拿着铅笔在小本子上快速的写下了一句话,举到胸前上面写着“绘梨衣没有欺负它,绘梨衣只是怕它乱飞才抓住了它”

    云墨看了一眼鸣鸿,鸣鸿啾啾啾的乱叫,云墨懂了鸣鸿的意思,看着绘梨衣,伸手摸了摸她酒红色的长发说道“没事,它也说绘梨衣没欺负它,它想跟绘梨衣做朋友”

    绘梨衣的双眼放光的看着云墨,收回小本子拿着铅笔在上面写字。

    鸣鸿瞪大了鸟眼看着云墨,你大爷的,我刚才说的是这个红毛丫头是多危险,你他吗的,本鸟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了你这么个重色轻鸟的混蛋。

    趁着绘梨衣在小本子上写字的间隙,云墨瞄了一眼鸣鸿,鸣鸿读懂了云墨的意思,啾啾的叫了几声,表示自己明白了,只要不断粮什么都好说。

    绘梨衣再次举起小本子,上面写道

    鸣鸿,你好,我是绘梨衣,很高兴和你做朋友。

    鸣鸿看着绘梨衣,认命了一样的叫了几声,打招呼。

    云墨在旁边翻译“鸣鸿说他也很高兴跟你做朋友”

    “clouds知道鸣鸿说什么,真厉害啊”绘梨衣在本上写到。

    “没什么,咱们走吧,先去找一个住的地方,早上七点咱们去akiba看漫展,虽然不是comic market那样的大漫展,但是网上说也是个不错的漫展,绘梨衣一定要听我的话,别乱跑”

    “はい,はい,绘梨衣会听话的”绘梨衣的小本子上写道。

    接着云墨从书包里拿出了一顶粉红色的假发戴在绘梨衣的头上,云墨也将外衣脱下来放进了书包里,对绘梨衣说道“走吧,这样我们暴露的几率小多了”

    绘梨衣对着云墨伸出了大拇指,小本子上写道“真厉害”

    云墨和绘梨衣走出巷子,来到马路边,像是情侣一样在马路边上行走,他们准备找一个比较远的酒店住一晚上,云墨拦了一辆计程车,和绘梨衣坐到了后面,云墨说道“师傅,去附近不算近的酒店”

    开车的司机是一个中年男人,饱经沧桑的面容表明了这个深夜还开计程车的男人是被生活柔领的多么不堪,司机听着云墨的话说道“好,最近的...额不算近!”

    他当司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要去不算近的酒店,司机扭过头看着车后面做的两人,男的清秀的面容,帅气不失英武,女的虽然是天然呆的表情,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她明媚的脸庞,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当即明白了这对小男女要去干什么了,看来是背着家里人偷偷溜出来,也是做这种事情,怎么能在自己家的附近呢?万一女方父母找来那真是老公扇扇子,凄凉。

    “没错师傅”云墨说道。

    “青春啊,你们坐好了”司机大叔感叹一句,发动了计程车,朝着新宿区的中环开去。

    看来大叔年轻的时候也有一段荒诞肆无忌惮的青春啊,那个男人在十七八岁的时候没有过一段难忘的肆无忌惮的荒诞青春,在这女孩子最美好的时间,正是男孩子青春荷尔蒙无处释放的阶段。

    “年轻人啊,听叔一句劝,对女孩好一点”司机大叔突然开口说。

    云墨看着司机大叔,大叔看来是误会了,云墨看了一眼认真看着车窗外面风景的绘梨衣开口说道“你误会了大叔,我们.....”

    绘梨衣看着窗外的景象,她还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从小被禁足的她第一次见到这些景象,明亮的双眼充满了好奇。

    云墨话还没说完,司机大叔就打断了云墨说道“大叔都是过来人,都懂,但是大叔要告诉你,一定要对女孩子好一点,等人走了之后,你想哭都没地方哭,哎,想当年啊,大叔我也想你这样,结果没有好好对人家......”

    云墨和绘梨衣听着司机大叔讲述着自己年轻的风流往事,没有打扰这个感叹青春的男人,每个人都难免会触景生情的感叹一下年轻时候的荒诞,想想自己当年做的混蛋事情,一边怀念一边说自己当年多傻逼,自古红颜爱傻、、逼,多少傻、、逼不珍惜啊。

    在红绿灯的时候,绘梨衣把小本子递给了大叔上面写道“clouds对绘梨衣很好,大叔也会过的很好的”

    司机大叔把小本子还给绘梨衣说道“小姑娘,一定要看好他,别让他跑了”

    绘梨衣用力的点点头,云墨看着绘梨衣揉了揉绘梨衣的头发,很快就到了地方,司机大叔把车停下来说道“就是这里了,我年轻的时候经常来着,环境好,便宜安全”

    云墨说道“谢谢大叔了,多少钱”

    “不用了,就算是你给大叔我回忆青春的报酬了”司机大叔也是性情中人。

    云墨看着性情的大叔,拿出来五千円放在了座位上说道“那就谢谢大叔了”

    说完就将车门打开,让绘梨衣下去,云墨下车后,大叔从车窗伸出头冲着云墨喊道“小子,对人小姑娘好点,别等老了后悔”说完就开车走了。

    第五幕,情人旅馆

    云墨看着远了的计程车,看着身边的绘梨衣,带着绘梨衣朝着酒店走去,走近之后,云墨看清楚了酒店,当场气急败坏了,妈的,你把老子的感动还给老子,我让你带我去正经酒店,你他妈的带我来情人旅馆是几个意思啊。

    云墨无奈的对身边的绘梨衣说道“我们重新找一个酒店吧,这里不太好”

    绘梨衣看着酒店的名字,认出了这是个情人旅馆,自己好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旅馆,越是没见过的绘梨衣的兴趣越高,绘梨衣在小本子上写道“就这个吧,绘梨衣累了,不想走路了”

    把小本子交给云墨后,拉着云墨的左手,就朝着情人旅馆跑了进去,云墨无奈的跟上去了,鸣鸿在两人的身后也是急忙的跟上了。

    进入情人旅馆之后,绘梨衣就开始好奇的观望着里面的布置,云墨看着绘梨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拉着绘梨衣来到情人旅馆的前台对着前台的小姐姐说道“给我开两间房间”

    绘梨衣听着云墨的话,用力的摇了摇头,云墨不解的看着绘梨衣,绘梨衣在小本子上写道“绘梨衣要和clouds一起”

    云墨有点惊讶的看着绘梨衣,想着该怎么劝绘梨衣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帮助云墨下了决定“对不起,现在就剩一间房间了,这是房卡”人女孩子都比你主动,你还在担心什么啊,来情人旅馆你不就是奔着这个来的,你不好意思说,我来帮你,不用感谢我,少年。

    云墨看着前台小姐姐我都懂,不用谢我的眼神,将房卡拿走,拉着绘梨衣就朝着房间走了过去,身后的前台小姐姐不厚道的笑出了声音,真是年轻啊。

    云墨和绘梨衣走件房间之后,云墨就被房间里的摆设给惊讶到了,红色纱幕,红色壁灯,天鹅绒圆床,床边摆放着意大利式青铜浴缸,水龙头是铸铁的维纳斯扛着银瓶。墙上挂着三套女装,一套透明的粉红色睡裙,一套是高筒皮靴配包臀短裙,一套是黑裙缎带白丝袜的女仆装,居然还配道具扫帚。

    云墨和绘梨衣好奇的看着这些东西,两人都是第一次来到情人旅馆,绘梨衣也在动漫上见过这些东西,很奇怪的衣服,这是绘梨衣对这些衣服的评价。

    云墨好奇则是他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这些东西,云墨的老脸一红,看着绘梨衣,身边的绘梨衣早就跑到了青铜浴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