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珑茶 作品

第八十一章 真正通

    这一日,永安帝见到了夜大爷。

    只是没想到,张三从中递的话,原以为该是夜大爷被召进宫见驾,到最后却是永安帝悄然微服到普济寺见了夜大爷。

    张三很吃惊,张歌张舞更是震惊到手脚都快要失调。

    “皇上……”

    “闭嘴!”

    张舞刚起个头想揣测一二,便被张三低斥终结。

    张三守在禅院,站在离禅室最远的一角,神情严肃紧张。

    张歌张舞守在禅院院门外,各据一边,活脱脱两尊不讲情面的杀神。

    寺内大小和尚皆不知永安帝的到来,但夜大爷所在禅院十年来的紧弦气氛让他们多多少少增了几分敏锐,纷纷很识相地远离夜大爷所在禅院,即便不得已经过,也是绕道而行。

    禅院四面一片安静。

    暗伏于禅院上方屋檐守着的陈四露出满意之色,低眼一瞧,看到张三一脸绷紧的对敌模样,他不自觉往脚下的瓦片看去,他没有透视眼,看不到下面禅室内的光景,细细碎碎的声音传进耳朵,他也不敢听个分明,只专心致志地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谨守着禅院的安全。

    禅室内,永安帝与夜大爷对坐着,无茶无棋,相对无言。

    永安帝一身常服,没了高坐金銮殿的威仪气势,他像是个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普通人,棺起的发鬓依旧一丝不苟,眉眼间却没了高位者的咄咄逼人,他沉默着,盯着眼前的矮桌,目光落在桌面大大的禅字上,不发一语。

    相对于永安帝不怒自威的俊朗,夜大爷一派儒雅沉静,只是这份儒雅较之平常多了一分不耐,那份沉静也较之平常多了一分燥动,他盯着没往他身上看的永安帝,眸光渐渐黯然。

    茶是待客之道,棋是会友之梁,他们二人的关系,都与这两者沾不上边。

    甚至在夜大爷尚主之初,永安帝看夜大爷着实不顺眼。

    夜大爷也明白,永安帝看他的这一份不顺眼中,还兼杂着无法诉之于口的情感,他也能理解,但这份理解随着公主妻子的离世而彻底崩塌。

    十年前奉华宫正殿里的那一场动静,永安帝没拿夜大爷如何,十年后普济寺禅室内的这一场会面,夜大爷其实也没想再拿什么话来刺痛永安帝。

    只是时隔十年再见,纵是有缘由,一时之间,竟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安山候孙女之事,牵扯甚广,眼下东厂在查,尚未有结果,不可能把她放出来。”永安帝能离宫的时辰有限,夜大爷沉得住气,他却无法再浪费时间,开口打破了沉默。

    夜大爷虽不太懂政事,也不想懂,从前关注些,乃因着夜十一,夜十一生死无踪之后,他遁入空门,京城政权风向已然与他无丝毫干系:“贫僧受安山候之托,向皇上开这个口,也只是带个话而已,能不能放,贫僧无意插手,皇上且随意便是。”

    “好……”永安帝点头,神情也有些出乎意料。

    夜大爷见状笑一笑:“莫不是皇上以为贫僧会像十年前在奉华宫那般?”

    永安帝一怔,他没有想到夜大爷会主动提起这件事儿,随之摇头:“朕还是了解你的……”

    “可惜阿宁从未真正了解过皇上……”夜大爷露出略带讥讽的眸色,眸色一闪而过,他很快双手合什,“贫僧口出妄言了。”

    永安帝是天子,谁能真正了解天子?

    谁真的做到了,那谁也不可能再存活于这个世上。

    天威不可测,说的不就是这个理么。

    夜大爷脱口而出的这句话,真真切切冒犯了天子之威,换做旁人,或换个场景,绝然得问问罪。

    永安帝却是不在意,丝毫未动气:“今日朕微服前来,便只是以你的大舅兄的身份来,阿宁……你说对……你没有错……”

    “皇上……”夜大爷有些惊诧永安帝的这个态度,“皇上如今是想通了么?”

    “想不想通的,阿宁都不会活过来。”永安帝并不介意夜大爷问了个踩线的问题,他摇了摇头,想到什么怔了怔,怔完又摇了摇头,“朕倒是希望真正能想通的人,经此十年,是真的想通了。”

    夜大爷晓得永安帝说的是谁,晓得的同时脑海里也浮现出那人的面容,他眼底不由泛出冷光来:“阿宁不在了,大姐儿又已毫无音讯十年,纵然真的想通了,又能如何?!”

    “子智……”永安帝低唤一声夜大爷俗家名讳。

    夜大爷长长呼出一口气,激动的表情慢慢归于平静,他双手合什再次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

    永安帝离开回到皇宫,已是日暮的时辰。

    除了秋络晴,夜大爷并无再提其他,甚至永安帝主动提及夜家如今的处境,话里话外不无刺探夜大爷有无意趁此见驾之机为夜家说上几句好话,也被夜大爷摇着头挡了回去,言道如今的夜家很好,不劳永安帝费心。

    此话一语双关。

    夺嫡四豪门中,夜家牺牲掉的人,不管是夜氏子弟,还是依附静国公府的那些官宦世家,皆为四豪门之中最少的数。

    换言之,夜家以急流勇退的姿态保留下想保留的实力。

    这股实力在十年里,虽说多多少少被永安帝明里暗底地削弱,但夜家的底牌,永安帝不敢轻言尽知,余下三豪门更不敢真正地对夜家下死手。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夜家能在十年前为四豪门之首,其实力底蕴自是不容小觑。

    不管是有先见之明,还是旁的原因,导致十年前的夜家能够果断地迅速隐退,这都让永安帝侧目,也让余下三豪门见识到身为大魏唯二国公府之一的静国公府,不仅仅全靠着一份早年的从龙之功,更靠着谁也无法彻底查出缘由来的睿智明判。

    再者说了,另一国公府仁国公府现今的世子爷莫息,虽说十年间未曾真真正正地偏袒过夜家,然每当夜家有过不去的坎时,总会机缘巧合地发生一些旁的事情,那些事情可大可小,乘着风吹着火无形中便把夜家的坎给平掉了。

    谢家查过,宁家也查过,最后虽无确切的答案。

    但谢宁两家都心知肚明,那风啊火的暗中操作,与莫息绝对脱不出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