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生任转蓬 作品

第1660章 战赤帝(2)

    赤帝与明世因商量好以后,便一同朝着湖心飞了过去,刚靠近一定范围,赤帝便微微叹息道:“本帝一生向阳而立,似火荣耀,偏偏生了一个喜好冰寒的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

    “您都替自己回答了。”明世因附和了一句。

    “……”

    赤帝有求于人只得闭口不言。

    来到了冰锥旁边。

    明世因在冰面上敲了敲,唤道:“帝女桑?”

    没有回应。

    里面像是没有任何东西似的,温度、气息、心跳一样也没有。

    明世因回头看了一眼赤帝问道:“在里面?”

    赤帝点了下头。

    明世因又问道:“世人都说帝女桑乃是十大神尸之一,这是真的吗?”

    实在很难想象,这样漂亮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子,有性格,有人的味道,怎么就是神尸了。

    他和师父初见帝女桑时的感觉一样,一点也看不出神尸的元素。

    赤帝低声道:“那都是欺瞒世人的谎言罢了。只有这样,才能让人畏惧。她留在这里,比留在天上安全。”

    “你大可留她在身边,为什么要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呢?”明世因一想到帝女桑不过是个孩子,需要父母的关爱,却在她最需要家人的时候,将其留在未知之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孤独生活了数万年之久。

    换做任何人,都会疯掉。

    “你没有到本帝这个位置,若真像你想的那么容易,本帝又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混账之事。能保全她的性命,已经很不容易了。比起上章而言,本帝的法子,难道不更好吗?”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真会找目标对比。”明世因无语。

    明世因继续敲打冰层,依旧没有人回应。

    过了一会儿,明世因低声传音道:“你在这里别动。”

    明世因嗖的一声飞上天际,来到了冰锥的最上方,大声喊道:“天塌啦!快跑啊!天塌拉!”

    说着,明世因朝着冰层拍出数百道掌印,砰砰砰作响,像极了乱石砸来的场景,看得赤帝一脸无语,这种事,他还真就做不出来,他跌份了。

    “哪塌了!?哪塌了?”

    帝女桑倩丽的身影慌慌张张出现在明世因的旁边,左顾右盼。

    明世因笑道:“丫头你好啊。”

    帝女桑微微蹙眉,打量着明世因,说道:“你骗我?!”

    “我没骗你,天是真的会塌,只不过不是现在。”

    “废话,我也知道好不好。”帝女桑说道。

    “所以你将湖水凝结成冰锥,想要捅破天?这怎么可能,丫头,大渊献天启都撑不住,你这冰锥,被碾压成粉末信不信?”明世因说道。

    这话一出。

    帝女桑支支吾吾道:“谁,谁说的,我觉得行就行。”

    “别骗自己了,这东西要是能挡住,太虚中那么多至尊,还会轮得到你在这里表演?”明世因说道。

    “……”

    帝女桑低下了头。

    明世因没想到她的情绪转变这么快,于心不忍道:“也不是故意吓你,是想告诉你,这里不能继续呆了。”

    “你谁啊,你管得了我?”帝女桑抬头道。

    “嘿。”明世因说道,“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师父好歹跟你有过几面之缘。”

    “你师父?”帝女桑没什么印象。

    “就是当初在鸡鸣天启与贯胸一族大祭司激战的强者。”明世因笑道。

    “他啊!”

    帝女桑自然还记得陆州。

    这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个人,更何况她对陆州的印象很深刻。

    帝女桑露出了笑容说道:“他怎么没来?是不是忽然觉得外面的世界好讨厌,打算来这里定居,做个邻居?”

    “……”

    明世因无语摇头。

    这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家师其实也挺惦记着你的,只是他老人家实在太忙了。这段时间天启之柱接连崩塌,加上鸡鸣就是第四根柱子了。所以,我来提醒提醒你。”明世因说道。

    “我不走,我待在这里就挺好的。”帝女桑先是有些担忧地说着,然后忽然眼睛睁开,露出小酒窝笑道,“要不你留下给我当邻居吧,好不好?!”

    “……”

    这性情变化也太峰回路转了。

    长期孤独症所致的吧。

    明世因说道:“我还有事要去办,天塌了,未知之地得死多少人,多少凶兽?我肩负着拯救未知之地所有生灵的重大任务!”

    帝女桑咯咯笑了起来,指着明世因说道:“你真有趣,要不就你留下吧!真的,我很好相处呢!”

    “呃……”

    这丫头油盐不进,听不进去话啊。

    也许是巧合,鸡鸣天启的方向,在这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咔嚓——

    像是闪电似的裂开的声音,响彻宇内。

    上达天庭,下至大地,蔓延八方。

    帝女桑一个激灵,看了过去,道:“天真的要塌了!我得躲起来!”

    “你等等!”

    明世因虚影一闪,施展规则之力,封住了入口道,“你看那是谁?”

    他指了指下方的赤帝。

    赤帝清了清嗓子,理了下衣冠,缓缓飞了上来。

    帝女桑看到赤帝的时候,表情大变,眉头紧锁,怒声道:“滚开!”

    声音爆裂,圆形湖中的湖水砰的一声溅射漫天,形成冰刺,向二人袭击,砰砰……砰砰砰。

    明世因和赤帝的护体罡气轻易挡住了冰刺。

    明世因说道:“你别这么着急啊!他就是来看看你,他一句话都不会说。”

    “要你管?!”帝女桑变得有些不可理喻。

    “反正你回不去了。”明世因说道。

    “我偏要回去。”

    帝女桑轻唤了一声,她的坐骑白鹤从远处掠来。

    朝着明世因进攻了过去。

    明世因又怎么能下狠手,只能不断闪躲。

    好在他修为精湛,对付这白鹤还算游刃有余。

    “你听我说,我是来帮你的!赤帝这混球干了这种事,我可以替你惩罚他!”明世因大声道。

    帝女桑向后闪烁,落在了冰锥之上。

    赤帝则是又惊又怒地看着明世因,这瘪犊子在说什么呢?

    明世因继续道:“我知道你很讨厌赤帝,那干脆杀了他就是了。”

    帝女桑没理他,觉得这种事太过可笑。

    转身朝着冰锥的另外一侧走去,白鹤飞了过去。

    明世因继续大声道:“看好了!我现在就杀了赤帝!”

    手中光印飞出。

    赤帝不闪不避,竟在这时主动撤销了护体罡气。

    砰!

    罡印命中其胸,气血翻涌无比,奇经八脉之中的元气逆流,鲜血卡在喉咙里,想要冲出来。

    这瘪犊子下这么狠的手?!

    明世因亦是一脸尴尬,您老演戏归演戏,把罡气撤销了,怪谁?

    赤帝向后飞了百米之远,停了下来,帝女桑依旧没有回头。

    明世因看了下自己的手掌,说道:“赤帝,你也看到了,人家根本不在乎。”

    赤帝压低嗓音,重重叹息。

    因果报应,谁也怨不得。

    就在这时,鸡鸣天启的方向传来威严的声音:“赤帝,乖乖领死,洗清罪孽!”

    这声音浑厚无比,力量充足。

    引得帝女桑转过身来,循声望去,看到了鸡鸣天启的方向闪电般掠来一道虚影。

    明世因抬头,远处端木生和四大金刚皆是一惊。

    赤帝仰望天际。

    那虚影悬浮在天空,掌心朝下,一道遮天蔽日的金色掌印缓缓降落。

    单这一掌印,明世因认了出来,道:“师父?”

    金色掌印上附着了浑厚的天道之力,几乎将下方空间锁定,想要靠瞬移,静止之类的规则之力转移,几乎不可能。

    若是明世因动手,赤帝可能不会防御。

    但这突如其来的掌印,令其本能托起双掌。

    轰!!

    两股力量相撞!

    至尊级,乃至大帝级别的碰撞,产生的冲击波,立刻将明世因击飞。

    帝女桑虚影一闪,躲在冰锥之后。

    奈何冲击波打在了冰锥上,将冰锥震得咯吱作响,裂开细微的缝隙。

    帝女桑心生惊讶。

    只一招,就有如此的力量,对方到底是谁?

    四大金刚感觉可能是敌人,立刻掠了过去。

    待视线恢复清楚,赤帝看清了对方的模样,眉头一皱,道:“是你?”

    “拜见师父。”

    明世因和端木生同时见礼。

    陆州说道:“你们不好好在太虚领悟大道,跑到这里作甚?”

    “师父,赤帝陛下有事,我们也不好忘恩负义啊。”明世因笑着道。

    陆州看向赤帝。

    赤帝说道:“本帝来接桑回去,耽误了些时日。不过话说回来,明世因和端木生乃是本帝苦心培养,你虽然是他们的师父,但恐怕不替他们做主。”

    陆州不以为然地道:“你错了。这天底下,唯有老夫能替他们做主。”

    “天道崩塌,本帝需要带他们回太虚,稳固天启,你若执意带走他们,后果不堪设想。”赤帝说道。

    “天塌了,与老夫何干?其次,天启坍塌已是必然。”陆州说道。

    赤帝锁眉道:“本帝不这么认为,上苍铸造十大天启,必有缘由。”

    “灵威仰已经离开云中域,白帝也回失落之岛了,就差你还在执迷不悟。”陆州声音低沉道。

    “灵威仰跑了?”赤帝轻哼一声语带错愕。

    这时,帝女桑从冰锥后飞了出来,露出笑容道:“原来是你啊。”

    陆州看向帝女桑,稍稍打量了一下。

    百年来容颜未变,青春常驻。

    看个头与长相,与小鸢儿相差无几。

    岁月无痕,帝女桑还是那个帝女桑。

    “你如此痛恨赤帝,老夫替你杀了他,如何?”陆州说道。

    帝女桑惊了一下发出一个啊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