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盘 作品

1069章 分头行动

    琴岛市公安局。

    韩彬办公室。

    将搜查的结果报上去后,韩彬就一直在办公室等消息,在实施具体的行动前还要和省厅汇报,否则行动的时候出了岔子,那责任就大了。

    韩彬承担不起,丁锡峰和冯保国同样承担不起。

    为了节省时间,韩彬没去食堂吃饭,而是泡了一桶方便面。

    一桶泡面、一根火腿,谈不上吃饱,但也不饿了。

    做警察这一行,有不少的职业病,其中很常见的就是胃病。

    主要原因就是不能按时吃饭。

    所以只要不是特别忙的情况下,韩彬都会抽时间按时吃饭,别管吃泡面还是零食,肚子不饿就行了。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

    “咯吱……”门开了,丁锡峰走了进来。

    韩彬赶忙起身,“大队长,您怎么来了,有事,您打个电话我就过去了。”

    丁锡峰摆了摆手,“我正好顺道,也省的你再跑了,省厅那边传来消息了。”

    “他们怎么说?”

    “省厅对于咱们传过去的线索和证据很重视,准备立刻提审孙友国和陈齐丰,同时让咱们琴岛市公安局负责齐丰国际公司的布控抓捕任务,他们就不派人过来了。”

    韩彬笑道,“这次总算是没有白忙活一场。”

    “你别高兴的太早,权利和责任是对等的,机会给了咱们,如果抓不到人,就得由咱们来负这个责。”

    “是,我一定会进全力完成这次任务。”

    ……

    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重案支队。

    一件密闭的审讯室中,孙友国被拷在审讯椅上。

    黄匡时和包星坐在对面的审讯桌后面,脸色都有些难看。

    黄匡时双手抱胸,瞪着孙友国,冷声道,“孙友国,你的同伙在哪?”

    孙友国纳闷道,“黄队长,我不是都已经告诉您了吗?我就知道那一个地,我跟他们已经闹掰了,可能他们不信任我逃到了别的地方,我真的不清楚了。”

    “你真跟同伙闹掰了?”

    “是呀,所以我才跑到了琴岛,就是不想再参与这起绑架案。”

    “你有没有听说过齐丰国际运输公司?”

    “我……没有。”

    “撒谎,你不仅听说过,还打电话联系过这家公司,甚至亲自去了一趟,你的行踪和所作所为警方调查的一清二楚,说,你去齐丰国际运输公司做什么了?“

    “没干什么,我就是……”孙友国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你是什么?你去没去?正面回答?”

    “我去了。”孙友国低下头,额头上布满了细密汗珠。

    “去干嘛了?”

    “去看一个朋友。”

    “看什么朋友。”

    “是以前的一个朋友,他之前在齐丰国际运输公司工作,我那天去找他,但是他已经不在那了,我就离开了。”

    “别管是以前的朋友,还是现在的朋友都有名字,你说出来,我去齐丰国际运输公司核查。”

    “我只知道他的外号,不知道他的真名?”

    “呵呵,这也能叫朋友?”黄匡时站起身,走到审讯桌前面,“你觉得这种漏洞百出的谎言,我们警方也会相信,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让老子很没面子!”

    “黄队长,我不知道您在说说什么,我真不明白呀。“

    “别装了,琴岛警方重新搜查了你的住所,在床头柜的暗格里发现了一张身份证和齐丰国际运输公司的单据,你根本没有和同伙闹翻,你之所以去琴岛,就是为了去齐丰国际运输公司取东西,对不对?”

    孙友国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但是依旧没有正面回答。

    黄匡时继续说道,“我们还查到,齐丰运输公司的法人叫陈齐丰,正是被绑架小女孩陈欣的父亲,你们和他一直有联系,我们已经派人去抓捕陈齐丰了。

    等他被抓到警局,就会立刻被审讯,你不说,能保证他也不说。”

    孙友国沉默了片刻,呼吸有些急促,“黄队长,我能喝点水吗?”

    黄匡时使了个颜色,包星拿起桌子上的一次性纸杯,给孙友国接了一杯温水,“我们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既然被警方抓到了,不交代清楚就别想出去。都这个时候还抱着侥幸心理,傻不傻?”

    孙友国喝了水,似乎也想通了,“黄队长,您真是料事如神,您刚才说的没错,我确实撒谎了。”

    听到这话,黄匡时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讽刺。

    如果不是琴岛警方那边传来消息,他还一直被蒙在鼓里,还以为当时的抓捕行动出了问题,殊不知绑匪一直和人质的父亲有私下联系,这等于是在警方部门安插了奸细,又怎么可能抓到嫌犯。

    “别废话,赶紧说,你的同伙在哪?”

    “黄队长,这个我确实是不清楚,我被抓后,这么长时间没有跟他们联系,他们肯定已经察觉到了异常,早就转移到了我不知道的地方,这个我真没办法告诉您。”

    “那你就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孙友国想了想说道,“您说的对,我们私下的确和陈齐丰有联系,我去琴岛也确实是去陈齐丰的公司取东西,只是没想到东西没到,反倒被您给抓了,当时我都被吓懵了,真没想到你们能那么快找到我。”

    “行了,少说这些没用的,我问你,陈齐丰和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们以前是合作关系,确切说陈齐丰和我的老大是合作关系,但是这小子毁约了,不讲信用,我老大肯定要搞他。”

    “你老大是谁?”

    “老猫。”

    “你怎么联系老猫?”

    “我没有直接联系过老猫,都是通过程伟奎联系的,程伟奎的联系方式我已经给你们了,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程伟奎的手机号无法接通,你还有其他程伟奎的联系方式吗?”

    “没有,这一点我真没撒谎。老猫这个人是非常谨慎的,层层布局,只要有一点出了错,他们都会察觉。接着就是玩失踪,有时候,我们都找不到他人。”

    “陈齐丰和老猫是什么合作关系?”

    “陈齐丰帮着老猫从国外运送一些违禁品,利润很高,陈齐丰也是靠这个起家的,后来陈齐丰的生意做大了。再加上疫情的原因,国外运输业检查的越发严格,陈齐丰就不想再和老猫合作了,怕担风险。

    老猫就指着这个活,等于是断了他的财路,老猫自然不会放过他,就准备绑架他的女儿,逼迫他继续合作。没想到的是,绑架那天车上还有一个小男孩,事已至此也只能一起绑架了,后面的事就脱离了掌控,小男孩的父母报了警,越闹越大。”

    “两名人质现在还安全吗?”

    “我最后和程伟奎联系的时候人质还是好的,现在就不清楚了。”

    “你去齐丰国际运输公司就是为了带走一批违禁品?”

    “是。”

    “什么东西?”

    “是泰tai国的硅胶枕头和床垫。”

    “接着说。”黄匡时科不相信劫匪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就是为了运输这些东西。

    “硅胶床垫里还放了……枪。”

    “有多少枪?”

    “我也不清楚。”

    “都有什么枪?”

    “有手枪、步枪、狙击枪、还有手雷。”

    黄匡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重型武器警队都很少使用,“你确定运送的是这些东西?”

    “我都是听程伟奎说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枪支和手雷总共有多少?”

    “应该不少。”

    “具体数目。”

    “大概有几十支枪,手雷也不少,而且威力都很大。”

    黄匡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这批枪支流入市场,后果不堪设想,“你们弄这么多枪做什么?”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生意都是老猫亲自谈的,应该是有其他人要买吧。老猫其实就是个中间商,他手上也没有多少人,用不了这么多的武器。”

    “老猫准备跟谁交易这笔枪?”

    “这个我真不清楚,老猫这个人心眼多得很,不可能将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们。”

    “如果没有被警方抓捕,你什么时候会去取这批货?”

    “今天下午两点,琴岛第三货运码头。”

    “之前你为什么不肯交代这些?”

    “我当时也是存着侥幸心,觉得你们只知道绑架的案子,不知道走私枪支的案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我就没说。再一个,如果我说了,也怕遭到老猫和买家的报复,老猫这个人很有能量,我不敢得罪他。”

    黄匡时沉吟了片刻,“老猫还希望和陈齐丰合作,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老猫是不会杀陈齐丰女儿的,那个小男孩呢?事后,他们会不会撕票。”

    “这个不一定,有可能会,也有可能不会,要看具体的情况。”

    黄匡时查看了一下笔记,询问的差不多了,他径直走出了审讯室,准备跟领导汇报一下,将他审讯的线索和证据尽快传给琴岛警方,这批货物太重要、太危险了,在齐丰运输公司布控时一定要小心。

    没多久,陈齐丰也被抓进警局了,是秘密抓捕。

    没有丝毫的耽搁,黄匡时立即给他做笔录。

    孙友国虽然都交代了,但孙友国昨天就被抓了,已经和绑匪失去了联系,也不清楚绑匪的动静,但陈齐丰不同,他很可能依旧能联系上嫌犯。

    陈齐丰是被请进警局的,他还以为警方要找他商量案件,并不清楚警方已经查到了他和绑匪有联系,当他被搜身、手机被拿走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但是已经晚了。

    陈齐丰被带进了审讯室。

    一进审讯室陈齐丰就显得焦躁不安,

    看到黄匡时后,陈齐丰抢挤出一抹笑容,“黄队长,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怎么还把我拷起来了。”

    “哼,你自己做过什么不清楚,还反过来问我。”

    “我真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陈齐丰,我问你,是不是和绑匪私下有联系?”

    陈齐丰脸色变了又变,叹道,“您是怎么知道的?”

    “警方已经查清了这个案件的所有线索,包括你的一些所作所为,你不要再保证侥幸心理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陈齐丰道,“我是和绑匪有联系,但我只是希望私下交付赎金,保证我女儿的安全。”

    “孙友国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已经交代了你和老猫合作走私违禁品的事。”黄匡时看了一眼手表,“琴岛第三货运码头的那批货,也快到了吧。”

    陈齐丰身子颤了一下,做了个深呼吸,“黄队长,我冤枉呀,我都是被他们逼得,绑匪联系我,如果想要救出女儿,就帮他们从泰tai国运一批货回来,我是为了救女儿才这么做,我真是没得选呀。”

    “你和老猫认识多久了?”

    “有两三年了吧。”

    “这么说,你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我以前是做过错事,但我已经改过自新了。但那个老猫就是不肯放过我,还用我的家人威胁。黄队长,您一定要相信,我真的是被老猫胁迫的。”

    “孙友国被抓后,老猫有没有联系你?”

    “有,老猫询问了我的情况,还问那批货能不能按时到。我告诉他,警方没有怀疑我,那批货也能按时到达,孙友国应该没有出卖咱们。”

    “到时候谁去取那批货?”

    “彪子,老猫给我打过招呼了。”

    “取货地点是琴岛市第三货运码头?”

    “不是,因为孙友国被抓了,老猫考虑到安全,决定将交易地点放到了琴岛市第三货运码头附近的一个加油站,如果警方提前拦下,就说明警方已经发现了,也算是一种示警。”

    “孙友国已经被抓了,老猫还敢取货?他不怕被警方盯上?”

    “我一开始也是这样说的,还劝他暂时收手。他说自己已经收不了手了,这批货的客户非常危险,他惹不起,必须将这些枪如约送到。否则买家不会放过他。

    所以才决定铤而走险继续行动。”

    “你知道买家的身份吗?”

    “不知道。”

    “你知道老猫的藏身地点吗?”

    “这他怎么可能告诉我,老猫这个人狡猾得很。”

    黄匡时皱眉道,“你和老猫是如何联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