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悠悠 作品

第277章 一宫不容二主!

    皇后娘娘的唇角冷冷勾起,而李贵妃娘娘的眸中迸发出了强烈的欢喜跟期待之色。

    东月皇颇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个嫔妃,“哦?什么祥瑞?难不成今日是双喜临门?”

    “正是呢!”那小嫔妃一脸欢喜的应声,对着自己的侍女吩咐道:“拿上来吧。”

    “是。”

    侍女应声,紧接着,双手捧着一个盆栽上了前。

    众人那好奇的视线皆是落在了那盆花上,林梦绾自然也看了过去,已然辨认出,那个侍女抱着的是一盆牡丹花。

    那小嫔妃让侍女将那一盆牡丹花送到东月皇面前,兴奋道:“皇上您看,这一颗牡丹花是嫔妾今日在花房里发现的,竟是一花双色!”

    “嫔妾正惊叹怎会有这样奇异的牡丹花呢,没曾想紧接着就听到了李贵妃娘娘有了身孕的消息。这可不就是天降祥瑞,向着皇上跟李贵妃娘娘道贺吗?”

    “嫔妾恭喜皇上,恭喜李贵妃娘娘!”那位小嫔妃欢天喜地的行了一个大礼。

    众人闻声,面面相觑,思考着要不要开口附和。

    只是没等众人做出反应,李贵妃娘娘却突然开了口。

    “可别瞎说,这怎能是向着本宫道贺呢?”

    李贵妃娘娘扶着自己的后腰起身,一旁的侍女连忙伸手去搀扶她。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李贵妃娘娘就着那侍女的力道,对着皇后娘娘行了一个并不规矩的礼。

    她笑道:“皇后娘娘恕罪,这瑶贵人是糊涂了,竟是拿这牡丹花来给嫔妾道贺。这牡丹国色,即便是天降祥瑞,也是降给皇后娘娘的才是,嫔妾怎么配呢?”

    瑶贵人闻言脸色一白,似是骤然回神,立刻跪在了地上。

    “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啊!嫔妾是无心的。”

    御花园之中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也多多少少的变了脸色,更有许多人在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自己刚才没有贸然开口附和瑶贵人的话。

    牡丹是百花之王,李贵妃娘娘纵然是贵妃,却也不是正妻,岂能说这牡丹的祥瑞是给她的?

    这瑶贵人当真是没脑子!

    只是……

    如今这牡丹一花开二色……

    众人心中想入非非。

    一花不开二色,一宫不容二主。如今骤然出现了双色牡丹,究竟是天降祥瑞,还是在暗示什么?

    对于皇后娘娘而言,只怕这是不祥之兆吧。

    众人的心思百转千回,悄咪咪的去打量皇后娘娘的神色。

    皇后娘娘却神色淡淡的看着李贵妃娘娘,笑道:“李贵妃言重了,不过是一盆花罢了,何至于这般大惊小怪?你有了身孕,不便劳累,快坐下歇着吧。”

    “多谢皇后娘娘。”李贵妃娘娘笑意盈盈的开口,却没有落座,而是瞥了瑶贵人一眼,求情道:“皇后娘娘,瑶贵人想来也是无心之失,还请皇后娘娘从轻发落。”

    皇后娘娘笑意未变,没等言语,林梦绾却骤然起身。“李贵妃娘娘此言差矣。”

    此话一出,众人的视线皆是落在了林梦绾的身上。

    李贵妃娘娘皱眉看着林梦绾,只见林梦绾笑意盈盈的对着她福身行了一礼,走到瑶贵人的身旁,厉声道:“瑶贵人,你处心积虑的找来这么一盆花,究竟是安的什么心?”

    瑶贵人身体一颤,“景王妃明鉴,嫔妾没有啊!这盆花当真是嫔妾在花房里看到的。”

    “没有?”林梦绾似笑非笑的看着瑶贵人,却不在与她废话,而是对着东月皇跟皇后娘娘行了一礼。

    “父皇,母后,梦绾失礼了。只是,请父皇跟母后容许,让梦绾检查一下那盆牡丹花。”

    东月皇平静的看着林梦绾,对着身旁的太监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刻抱着那盆牡丹花到了林梦绾的面前。

    林

    梦绾面上笑意未变,伸出了手轻抚着那朵牡丹花。

    这一朵牡丹花开的正好,亦是非常的显眼。

    因为它非但一花双色,而且这两种颜色是非常绚丽夺目的正红色跟明黄色。

    如今这牡丹花上,明黄色跟正红色两个色彩分庭抗礼,又隐隐的交织缠绕。而那红色,多少浸透在黄色的花瓣之中,出现丝丝缕缕的纹路,竟是有种要将黄色逼退的架势。

    林梦绾的眸中浮现出一道暗芒。

    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一花二色也就罢了,竟是还弄出一个红色浸透黄色。

    红色素来都是正妻才能够用的颜色,而这明黄色,更是皇上才能用的色彩。

    瑶贵人特意选了这两个颜色,真是其心可诛!

    若是她不开口打住,任由这事儿发展下去,只怕要说的已经不是一宫二主,分庭抗礼的事情了,而是连带着什么阴盛阳衰,龙体受损,怕是都要被牵扯出来!

    林梦绾心中一冷,手上骤然用力,将那一朵双色牡丹花给掐了下来。

    李贵妃娘娘脸色瞬变,“林梦绾,你做什么?!”

    东月皇的眼睛微微眯起,面色微沉,手指捏着酒杯抿唇不语。

    皇后娘娘亦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唇角却扬了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林梦绾。

    林梦绾看着自己手指上的红色汁水,笑意更浓,眸中的冷意亦是更加强烈。

    她抬眸看着李贵妃娘娘道:“李贵妃娘娘,虽然我的名字确实是林梦绾,可如今我已经是景王妃,您直呼我的名字,有些不太合适吧?”

    林梦绾这话不轻不重,却成功让李贵妃娘娘心里堵了一下。

    林梦绾不理会她,直接走到了东月皇跟皇后娘娘的跟前,“父皇,母后,请看。”

    她摊开手,将那朵花送到东月皇跟皇后娘娘面前。

    东月皇跟皇后娘娘二人自然看到了林梦绾手里的鲜花,亦是看到了林梦绾手上那鲜红的汁液。

    “这是什么?”皇后娘娘颇有些意外的开口,眸中却带着几分狠戾,心中已经了然。

    林梦绾微笑道:“这就得问瑶贵人了。”

    她扬声道:“这盆牡丹花之所以能够一花双色,并不是什么天降祥瑞,而是有人选了一盆黄色的牡丹花,又将这红色的汁液灌入了花径之中,强行将这花染了色!”

    瑶贵人身体一僵,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李贵妃娘娘。

    林梦绾跟皇后娘娘将瑶贵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心中已然一片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