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德道人 作品

第173章 平时摸鱼的林冲

    “好个林冲,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林冲上场,和史文恭斗了五十余合仍旧不分胜败。东岳庙观战的江湖人和香客,都是大声赞叹。

    能够用二十合打败李应,史文恭已证明他的实力属于江湖顶尖。林冲和史文恭交手时能够旗鼓相当,自然令人惊叹。

    尤其是那些看出史文恭厉害的江湖人,看到林冲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史文恭的招式,又能用一手精妙的枪法和史文恭打得有来有往。都认为单凭这场比试,林冲已当得起“马上林冲”之名。

    甚至连那些自认为了解林冲实力的梁山泊头领,在见到林冲展现的实力后,对林冲在这场比斗中的发挥,同样惊叹不已:

    “本以为林教头的武功不过略胜李庄主,没想到他和史文恭交手时,丝毫不显败相。”

    “看来他平日里在梁山泊,还隐藏了实力!”

    都是梁山泊的兄弟,林冲、秦明、杨志、李应等人在山寨中都曾较量过武艺。虽然李应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和三人比起来略有不足,但是这些人想战胜他,却不那么容易。甚至李应若专心防守的话,三人在面对李应时是否能够取胜,还是一个问题。

    故而,在见到史文恭二十合打败李应,林冲又冲上去把李应救下后。众人都为林冲捏了把汗,甚至连李应都没有完全下场,想要在林冲不支时,把他救援下来。

    如今见林冲和史文恭斗了五十余合,仍旧不显败相后,梁山泊众头领惊叹的同时,更觉得林冲太过谦虚,从没有完全展现过实力。

    就连吴用,都向朱武感叹道:

    “林教头还真是能隐忍,不把他逼急了,就不会显出真本事!”

    “说他是小张飞,实是众人误解!”

    虽然林冲是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又擅使丈八蛇矛,和张飞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是两人的性格,却有很大不同。

    在吴用看来,林冲的武功虽高,性子却更像文人。不把他逼到极限,不会发挥出全力。

    对吴用的观点极为赞同,朱武同样没想到林冲能发挥出这种实力。他本以为自己在镜像林冲后,对林冲的武功已经完全了解,如今在见到林冲面对史文恭时所发挥的实力后,才知道林冲能发挥的极限,还要超乎预计:

    “难怪原书中林冲和柳元斗了五十余合胜败未分,等到潘忠去帮助柳元后,林冲力敌二将,却能奋神威将柳元一矛戳于马下。”

    “相比起来,杜壆和卢俊义斗了五十合不分胜负,在孙安上去帮助卢俊义后,杜壆却迅速被两人合力斩杀——”

    “林冲这一战的发挥,远胜杜壆多矣!他在武功上的极限,远不是平常表现的那么点!”

    尤其是想到林冲在梁山五虎将中胜率远超他人,阵斩敌将的次数更是其他四人之和,朱武对林冲的本领,认识更深一层:

    “胜率高、阵斩多,但是斩杀的敌将却大多是无名之辈——”

    “林冲太过求稳,不被逼到极限,不会完全发挥!”

    认为林冲有很大的潜力可挖掘,朱武为这次见到林冲的真本事,感到高兴不已。

    就连人群里周侗,在见到林冲的发挥后,也是胡须乱抖,神情很是欣喜:

    “本以为林冲一辈子也难以发挥出极限了,没想到他落草为寇后,反能突破桎梏。”

    “他在有生之年,未尝达不到巅峰!”

    同样做过教头,周侗对林冲的心态最了解。知道林冲因为在禁军中一直专研武艺,对武功的见解很深,却同样因为太了解,经常会想求稳。

    所以,林冲在面对二三流的武将时,只要能把对方的武艺摸清,很快就能阵斩。但是在面对高手、难以把对方武艺很快摸清时,往往陷入僵持。

    如今见林冲面对武功更高的史文恭时,枪法不再拘泥于军中所学,隐隐有融会贯通、自成一家之相,周侗对林冲能突破桎梏,心中很是欣慰:

    “看来以后这天下除了杨家枪,还要有林家枪并称了!”

    “林冲的枪法只要能够完全整理出来,绝不弱天下任何一家武艺!”

    眼看着林冲和史文恭又斗了二三十合,不但仍没有显出败相,枪法还越来越神妙莫测,比史文恭用得还要精彩几分。众多江湖人纷纷感叹豹子头林冲名不虚传,不愧有“马上林冲”之称。

    即使卢俊义,也认为这样的林冲,堪为自己劲敌!

    “神出鬼没,精妙绝伦!”

    “今日方才得知,枪法能达到如此境地!”

    感叹着林冲展现出的武功之强,朱武却知道史文恭仍没有完全发挥实力。否则自己的镜像空间就应该能吸收到史文恭逸散的精气神,成功镜像此人。

    “单凭这一点,史文恭的真实实力就在林冲之上。”

    “林冲面对他时,很难获得胜利!”

    认识到这一点后,朱武对林冲是否能取得这场比斗的胜利,并不抱任何希望。但是他却仍没有叫停这场比试,反而让林冲继续和史文恭斗下去。

    盖因朱武知道,这场和史文恭的比斗,是林冲的一个大机缘。只要能完全挺过这一战,林冲以后的武功必然还有精进,真正达到顶尖!

    相比这点来说,林冲这一战的胜败,就有些无关紧要了。朱武还期待着林冲能逼出史文恭的极限,让自己镜像此人。

    好个林冲,没辜负朱武的期望,在和史文恭来来往往斗了一百余合后,终于把史文恭的实力,完全逼了出来。

    眼看史文恭的枪法越来越重,带着呼呼风声,林冲在超常发挥了这么久之后,也不由有些力怯。不过他和秦明不同,力量不足的时候,还能运用技巧。依靠对史文恭招数的了解,仍能坚持下来。

    就这样,到了一百余合后,林冲虽然在史文恭的力量下逐渐落入下风,却仍旧不屈不挠地缠斗,仍旧没有落败。

    史文恭打算在泰岳争锋上夺取天下第一,哪肯在林冲身上花费那么多力气。眼看林冲在落入下风后仍和自己缠斗,他心中不由有些焦躁,向着林冲大叫道:

    “识相的就赶紧认输!”

    “若是再斗下去,我的枪下不留人!”

    林冲却丝毫不答,仍旧和史文恭缠斗,下决心用这个对手,磨练自己技艺。

    史文恭大怒之下,再也没有留手,不但把一身实力完全用了出来,还把自己为卢俊义准备的绝招,用在林冲身上。

    一时间,林冲连连遇危,尽管他接连躲过了数招,却因为一时不慎,被史文恭扎住了后马腿。

    那马匹吃痛之下,陡然乱跑起来,林冲控制不及,被这匹伤马带着,脱离比斗场地。

    如此一来,史文恭自然按泰岳争锋的规矩,取得比斗胜利。

    “好险!”

    “林教头的实力还是差了点!”

    “若是他达到通力,一定不会落败!”

    虽然在外人看来林冲是因为马匹受伤,落得个不败而败。但是在朱武等高手眼中,却看得出林冲在史文恭发挥出全力后,没有取胜机会。即使再斗下去,最多也是平局。

    故而,史文恭这场比斗的胜利,并无多少异议。林冲所展现的实力,同样让人钦佩。

    再看着鲁智深帮林冲控制住马匹,把林冲从马上扶了下来。梁山泊众头领围着脸色通红、大汗淋漓的林冲,尽是赞叹之语。

    不过林冲的表现,同样让人认识到,除了请卢俊义出手外,梁山泊众头领之中,并无能胜过史文恭的人。

    “员外武功绝伦,还请员外上场,夺得马战第一!”

    向卢俊义拱了拱手,朱武向他说道。在梁山泊如今的马战第一林冲落败后,其余人面对史文恭也是送菜,故而朱武没有安排其他人上场,直接请和梁山泊一起来泰山的卢俊义,让他去战史文恭。

    卢俊义来泰山就是为了争夺第一,眼看史文恭和林冲这样的高手都已上场比试,自然没有推脱,当即披挂上马,上场迎战史文恭。

    见到卢俊义这个号称“棍棒天下无对,丈二钢枪无敌”的高手出阵,观战的江湖人和香客,尽是欢呼雀跃。实在是史文恭武功虽高,却是为番邦人出战,这些大宋子民,自然看他不起。

    “有了卢员外出手,史文恭必然失败!”

    “天下第一之名,唯有卢员外当得起!”

    听着众人议论,史文恭刚刚战胜林冲的好心情,顿时无影无踪。他不觉得自己出阵是有什么不对,对众人如此鄙夷自己、抬高自己对手,心中很是不忿。看着受众人欢呼的卢俊义,史文恭大声叫道:

    “难道玉麒麟卢俊义,也要车轮战吗?”

    “这样的天下第一,如何能够服众!”

    听得卢俊义面色一僵,向史文恭道:

    “既然史兄不愿,就请你休息一下,咱们待会儿再战!”

    说着他勒住马缰,在场中停了下来。

    见卢俊义这么容易被史文恭逼停,众人自然不愿。纷纷大声鼓噪,让两人立即开战。

    ——————请在半小时后观看——————

    眼看林冲在落入下风后仍和自己缠斗,史文恭心中不由有些焦躁,向着林冲大叫:

    “识相的就赶紧认输!”

    “若是再斗下去,我的枪下不留人!”

    林冲却丝毫不答,仍旧和史文恭缠斗,下决心用这个对手,磨练自己技艺。

    史文恭大怒之下,再也没有留手,不但把一身实力完全用了出来,还把自己为卢俊义准备的绝招,用在林冲身上。

    一时间,林冲连连遇危,尽管他接连躲过了数招,却因为一时不慎,被史文恭扎住了后马腿。

    那马匹吃痛之下,陡然乱跑起来,林冲控制不及,被这匹伤马带着,脱离比斗场地。

    如此一来,史文恭自然按泰岳争锋的规矩,取得比斗胜利。

    “好险!”

    “林教头的实力还是差了点!”

    “若是他达到通力,一定不会落败!”

    虽然在外人看来林冲是因为马匹受伤,落得个不败而败。但是在朱武等高手眼中,却看得出林冲在史文恭发挥出全力后,没有取胜机会。即使再斗下去,最多也是平局。

    故而,史文恭这场比斗的胜利,并无多少异议。林冲所展现的实力,同样让人钦佩。

    再看着鲁智深帮林冲控制住马匹,把林冲从马上扶了下来。梁山泊众头领围着脸色通红、大汗淋漓的林冲,尽是赞叹之语。

    不过林冲的表现,同样让人认识到,除了请卢俊义出手外,梁山泊众头领之中,并无能胜过史文恭的人。

    “员外武功绝伦,还请员外上场,夺得马战第一!”

    向卢俊义拱了拱手,朱武向他说道。在梁山泊如今的马战第一林冲落败后,其余人面对史文恭也是送菜,故而朱武没有安排其他人上场,直接请和梁山泊一起来泰山的卢俊义,让他去战史文恭。

    卢俊义来泰山就是为了争夺第一,眼看史文恭和林冲这样的高手都已上场比试,自然没有推脱,当即披挂上马,上场迎战史文恭。

    见到卢俊义这个号称“棍棒天下无对,丈二钢枪无敌”的高手出阵,观战的江湖人和香客,尽是欢呼雀跃。实在是史文恭武功虽高,却是为番邦人出战,这些大宋子民,自然看他不起。

    “有了卢员外出手,史文恭必然失败!”

    “天下第一之名,唯有卢员外当得起!”

    听着众人议论,史文恭刚刚战胜林冲的好心情,顿时无影无踪。他不觉得自己出阵是有什么不对,对众人如此鄙夷自己、抬高自己对手,心中很是不忿。看着受众人欢呼的卢俊义,史文恭大声叫道:

    “难道玉麒麟卢俊义,也要车轮战吗?”

    “这样的天下第一,如何能够服众!”

    听得卢俊义面色一僵,向史文恭道:

    “既然史兄不愿,就请你休息一下,咱们待会儿再战!”

    说着他勒住马缰,在场中停了下来。

    见卢俊义这么容易被史文恭逼停,众人自然不愿。纷纷大声鼓噪,让两人立即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