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存存 作品

第225章 病情恶化,顾金花下杀手!

    顾金花眼里写满了不敢置信,“爸?”

    “别叫我爸,我没你这样恶毒的儿媳妇!”

    顾金花疑惑,“爸,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少在那里装了!你把我绑到疗养院不说,还每天给我下毒,让我神志不清楚!你好狠的心!”

    顾金花惊呆了,薄陌尘怎么可能……

    难道是因为刚才何欢妍做了什么手脚?

    顾金花正要回头发飙,却见何欢妍手中扬着录音笔,“顾阿姨,现在证据掌握在谁手里已经很明显了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几个可都是看见你下毒的!”顾金花看到地上碎裂的碗,眼里直冒光,“对了,这个碗上还有你的指纹!你有没有下毒,只要拿里面的饭菜化验一下就好了!何欢妍,你别想诬赖我!”

    何欢妍却不以为然,“顾阿姨你可真贵人多忘事呢,你难道忘了那些菜是你端上来的吗?要说下毒,你和五嫂最有嫌疑不是吗?”

    突然被cue,方雨沫终是回过了神,情绪激动道,“毒不是我下的,你别胡说!”

    何欢妍一顿,笑着问,“那五嫂是承认自己知道,端上来的饭菜里有毒的了?”

    “我、我……”

    就在这时,何瑾琛叫的救护车到了。

    听到声音,顾金花第一时间岔开话题,“什么知道不知道?救人要紧!”

    顾金花说完给薄明浩递了个眼神,让他凑到薄陌尘身边说好话。

    薄明浩也是短短几秒就心领神会,俊眉轻蹙,拿出一副关心口吻,“爷爷,我帮你叫的车到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薄亮国跟着邀功,“是啊爸,我们送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何瑾琛嘴角微抽。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说谎不打草稿的人。

    明明是他叫的救护车好不好?一个个还都是在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手里钱越多,就越爱说谎?

    何瑾琛下意识瞄了瞄,身旁神情凝重的薄烨。

    “爷爷……”

    薄烨试探性地唤了一声,没敢过去,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惹爷爷生气。

    薄陌尘听到薄烨的声音,连忙抬头去看,可眼前实在浑浊得厉害,他只能隐约看到面前有薄烨的人影。

    “是小烨吗?在哪儿呢?让爷爷看看。”

    薄陌尘伸手探向前方,双眼无神的样子叫薄烨紧绷的最后一根弦也断了。

    “爷爷!”

    薄烨猛地跑过去,不顾薄明浩和薄亮国的阻拦握住薄陌尘的手,眼角微湿。

    救护车到了,薄烨跟着薄陌尘上救护车前,回头看了看何欢妍,她摇摇头,表示自己留在这里没关系。

    薄烨想着自己周围也安排了夜魅人员,的确不用太担心。

    薄明浩和薄亮国跟着上了车,法办人员因为薄陌尘的清醒走了,顾金花看到自己精心计划就这么毁于一旦,如刀剑般的目光狠狠戳在何欢妍身上,恨不得把她戳出无数个洞来。

    何欢妍摸了摸自己的脸,“顾阿姨,我脸上没什么东西吧?”

    顾金花怒吼,“你这个小贱人到底用了什么妖术!”竟然能让神经不清的薄陌尘清醒过来?那氰化物明明是没解药的!

    “顾阿姨,我哪里会什么妖术啊?只不过摁了几个催吐的穴道而已。”何欢妍云淡风轻地吐出一句。

    “催吐?”顾金花听了,忽地笑了出来,“原来你只是把他吃下去的东西催吐出来啊?”

    这样的话,那老不死的突然清醒,怕也只是回光返照。

    何欢妍当然明白顾金花心中所想,眼底染上几分担忧。

    她刚才给爷爷摁脚的时候,发现他全身上下都被毒素侵蚀了,希望薄烨那边能有办法吧。

    ……

    国际诊所,江城分部。

    漫长的三个小时。

    何欢妍将两个小宝贝送了回去,赶到手术室门口,见薄烨跟顾金花等人隔着老远,一个人在窗边抽烟,不由得愣了愣。

    在她印象里,薄烨似乎从未抽过烟。

    可看着面前一易拉罐的烟头,她心情满是复杂。

    何欢妍慢慢走过去,隔着两三米就能闻到薄烨身上浓重的烟味。

    六年前陆煜也抽烟,她每次都皱眉强忍,可这次,她选择舒展开来靠近。

    何欢妍从身后圈住薄烨精壮的窄腰,轻声宽慰,“爷爷会没事的。”

    薄烨怔了怔,立马掐灭手上的烟。

    他转身回抱住何欢妍,就那么无声地抱着。

    看到如此恩爱的两人,方雨沫眼里流过一丝连她自己也不曾注意到的羡慕。

    手术室的灯暗了下去。

    薄陌尘被推出来的第一时间,所有人涌了上去,各怀心思地问,“医生,我爷爷他情况怎么样?”

    “是啊,我爸他中毒得深不深,还有的治吗?”

    白大褂医生平静叙述,“病人虽然已经摆脱了生命危险,但体内积累了很多氰化物毒素,再这么下去,除了记忆混乱,全身神经会彻底坏死。要想根除,需要很长时间修养,建议住院治疗。”

    薄烨眼里一喜,“这么说,我爷爷他还有康复的可能?”

    “是的。”

    医生平平淡淡的两个字叫顾金花脸色骤变。

    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要是薄陌尘那个老不死的真的治好,去报案举报她,她还有活路吗?!

    不行,她得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在所有人注意力都在昏睡的薄陌尘身上时,没有人留意,那白大褂医生一人出了后门,闪进一条昏暗无监控的小巷,脱掉了身上的手套和白大衣。

    平躺在高挺鼻梁上的,是双静如死水的眼。

    ……

    当晚凌晨左右。

    乔装过的顾金花悄无声息地开门溜进了薄陌尘房间。

    为了掩人耳目,也怕薄陌尘突然醒过来,她带了个果篮装作是来探病的。

    见薄陌尘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顾金花不屑冷哼一声,从包里拿出针筒准备抽薄陌尘的血回去给薄明浩化验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像那个医生说的那样还有的治。

    她步步靠近,尖锐的针筒刚要扎下去,就在这时,薄陌尘忽然浑身抽搐,眼白增多,嘴里吐起了白沫!

    顾金花被这突如其来的病情恶化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冷静下来,眼里闪过一抹阴狠。

    这是她下手的好机会!

    她一不做二不休,拿起针筒对准薄陌尘的脖颈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