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以物 作品

第277章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她是谁不需要你来告诉我,现在的重点是你动了我的人,你要怎么办?”

    男人阴鸷的眼眸里面释放出更加寒冷的光。

    他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语气缓慢,却带着逼人的气势。

    林复远到了这个时候才明白男人这话里面的端倪。

    他不解的问道:“什么叫做我动了你的人,我什么时候动过苏慕?”

    话音一落,他便将自己审视的目光投入到了苏慕的脸上,只见苏慕冲着他轻挑了一下眉头,眼神里面充满了对他的挑衅。

    没错,他当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因为他的确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自己出现在萧漾面前的时候,可是湿哒哒的一个人,萧漾可不这么认为。

    到了这个份上,苏慕装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来,到了萧漾的身边,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声的说道。

    “萧漾,林总泼了我一脸的水,一身的水,只不过是小事情罢了,他做为长辈,我不能跟他计较,而且今天咱们的势头太大了,已经惊动了许多人。”

    “什么?等等!苏慕,你刚才说什么?”

    林复远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消息一样,一脸不可置信,并且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明白了,苏慕完全是在陷害自己。

    “姓苏的,你好好的摸着自己的良心,我什么时候动过你?我什么时候泼过你水?”

    这样的栽赃污蔑居然是明目张胆的,林复远整个人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

    “林复远,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林露现在的状态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当初你选择让自己的女儿来骗我,就应该承受现在的后果。”

    “萧漾!”

    林复远气得满脸通红,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这个男人居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

    “如果你希望的林氏集团在a市销声匿迹的话,尽管继续对苏慕下狠手。”

    这是萧漾对林复远的最后一句警告。

    在a市销声匿迹?

    这个结果听起来好像挺不错的。

    苏慕在心里面打起了算盘。

    男人丢下了这么一句话,不等林复远说剩下的任何废话便直接转身离开,可刚到门口,林复远却激动万分的吼了一声。

    “萧漾,怎么说你也和林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不看在僧面也得看在佛面,我不要求你和林露能有什么发展,你至少去看看她吧,她现在每天做噩梦,睁开眼睛闭开眼睛想的都是你,我不能看着我自己的女儿变成这个样子。”

    “……”

    男人前进的步伐定在了原地。

    苏慕拉着他的手,明显感觉到男人手指的温度一下子冰凉了下来。

    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说任何一句话。

    否则都会引起男人的误会和猜忌。

    而萧漾并没有做任何的回答,拉着苏慕继续往外走。

    对刚才林复远的那一番话,置若罔闻。

    前脚,萧漾才拉着苏慕离开,办公室里面的气焰还没有消下去,林复远的手机一下子急不可耐的响了起来。

    他不耐地拿起手机一看,顿然间瞪大了眼睛,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们都是废物吗?我当初怎么交代你们的?”

    拿起手机不到两秒钟的时间,一听到听筒那头的人说了什么话之后,林复远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

    大厦下面,坐在车里面的萧漾和苏慕,眼睁睁看着林复远整个人焦急的坐上了车,并且像是一头洪水猛兽一样驶了出去,应该是遇上了什么及时。

    “萧漾,我们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应该是林露出了事情。”苏慕担忧的看了男人一眼。

    如果真是林露出了事情,

    那才叫好,她倒是要去亲眼看看现在的林露,被逼到了什么样的境地。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他们林家得为三年前他们做下的那一件事情付出代价,她妈妈的性命不可能说没就没。

    “坐稳。”男人冷冷地说了这么两个字,随后便随着林复远的车子跟了上去。

    期间,男人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苏慕脸上的表情。

    她面不改色,水灵灵的眼睛里面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眼睛里面布满了清冷。

    车子一直行驶到了林家别墅。

    林复远连车子都还没有完全熄火,便直接冲下了车,朝着别墅里面跑了进去。

    身后的二人也紧随跟了上去,步子比较缓慢。

    “我不是让你们看好小姐的吗?你们怎么连个人都看不住!”

    林复远气得七窍生烟。

    面前的一系列保姆和保镖全都垂着头,一个也不敢说话,那几个保镖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是旁边的几个保姆却不是。

    看见林复远大发雷霆,她们吓得瑟瑟发抖。

    现在就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家里的监控呢,监控录像调出来了没有?”林复远质问旁边的保镖。

    保镖垂落在身侧的时候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语气低沉而浑厚的回应道:“不知道林小姐使用了什么办法,她躲过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在录像里面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可是房间里面也的确没有林小姐的任何身影。”

    “都是一群废物!”

    林复远抬起了脚便朝着保镖的肚子狠狠的踹了一脚,只见那个保镖闷哼了一声,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

    “林总,拿下人出气,可找不回你的女儿。”

    一道不温不火,富有磁性的嗓音从门口传来,一听到这个声音,林复远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

    他一回头,看见萧漾牵着苏慕站在了门口,此时外面的阳光照射了进来,将他的背影拉的长长的,倒映在了地板上。

    昏暗的光线之下,看不清萧漾脸上的表情,可是苏慕微微侧着脸,她脸上似有似无的笑意,激怒了林复远。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一下子来到了苏慕的面前。

    “苏慕,都是你!”

    他咬牙切齿的,这句话几乎是从他的牙齿缝里面挤出来的。

    如果不是萧漾挡在了他的面前,或许他早就已经抬起了手,不管男人能不能打女人这一个定论,早就给苏慕一耳光了。

    苏慕翘起了一边的嘴角,露出了鄙夷和讥讽。

    不平不淡地说:“林总,刚才萧漾说的已经非常清楚了,你现在在这里发脾气,根本就找不回你的女儿。”

    “如果林露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哦?”苏慕听着这熟悉的威胁之气,心头早就已经没有任何恐惧的意思。

    她反而错过了身子,直接来到了林复远的面前。

    “林总,你可得好好想清楚,你的女儿出了三长两短,你就不会放过别人,那别人的家人如果出了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难道就该命如草芥?”

    “你少在这里给我胡说八道。”

    林复远被苏慕戳中了心头。

    她无非说的就是三年前,他草率的解决了他妈妈出车祸的事情。

    对,那时候做的未免太草率了一些。

    当着萧漾的面,林复远直接上前一步,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压低了声音,恨不得将苏慕生吃了一般的说道。

    “我当年就应该把你一起解决掉。”

    “呵……”

    苏慕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她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萧漾深邃的眼眸里面已经露出了些许的疑惑。

    “萧漾,看吧?当年我嫁给你的时候是冒着多大的风险,所以你现在能知道,我当年有多爱你了吧?”

    这女人又在说些什么?

    林复远只感觉自己为什么一句也听不懂,什么当年嫁给萧漾的人的风险?

    生怕萧漾再一次被这个女人的胡诌所蛊惑,林复远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少在这里说的这么好听,你嫁给萧漾不就是为了萧漾的权势,不就是为了想要对付我们林家吗?现在萧漾还被你蒙在鼓里,恐怕是不知道你嫁给他的目的吧!”

    苏慕再一次哼笑。

    她看向林复远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跳梁小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