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墨守白 作品

第213章 可是我们没钱了啊!

    “去!立刻将家主请起来。”

    备石公沉声吩咐一位仆役,这样的情况下,家主不出面,那定然是要被冯大人记恨的。

    仆役苦着脸,“我们去请了,但是家主在床上硬不起来,我们也没办法啊!”

    “什么叫没办法!”另一位族老冷冷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泼冷水也好,灌醒酒汤也好,等我们将冯大人请到堂中,必须让家主出现在这里!否则,哼!”

    ......

    王家大宅的门厅中,西岳封神台建造特使冯刚海负手静立,凝视着墙上的一副字。

    【积善有余】

    王家老太爷亲手题写。

    他的神色中浮动着一丝感慨,抿起的嘴唇显示了他内心的犹疑,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让他瞬间从良心的拷问中醒来,将一切不该出现在此刻的情绪驱散。

    “草民拜见冯大人。”

    王家族老们在身后高呼行礼。

    “免礼。”冯刚海转过身来,冷冷开口。

    众人一看冯刚海那阴沉的面色,就暗道一声不好。

    一个族老陪笑道:“冯大人,您有事直接遣人召唤一声便是,岂敢劳您大驾亲临啊!”

    冯刚海冷冷瞥了一眼,“不欢迎?”

    备石公立马将那位不会说话的族老扯到身后,拱手弓腰露笑,一气呵成,“这怎么可能,冯大人能够莅临王家,寒舍蓬荜生辉,我等受宠若惊啊!大人,还请正厅叙话。”

    说完身子一侧,伸手一领,众人连忙让开道路,冯刚海抖了抖袖子,迈步前行。

    王家正堂外,两个仆役一左一右搀着宿醉未醒,头发上还有水痕的王无悔等候着。

    当瞧见冯刚海在族老们的陪同下缓缓走来,王无悔心头一凛,稍稍清醒了一点,低声道:“松开。”

    两个仆役应声撒手,毫无防备的王无悔双腿一软,一个没撑住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尴尬让他在瞬间又从酒意中挣脱了几分,机敏道:“草民叩请冯大人万福金安。”

    这一出搞得冯刚海都愣了,抽了抽嘴角道:“王族长不必如此。快快请起。”

    王无悔这才顺势站起,在心头为自己的急智赞叹的同时,将冯刚海请进了堂中。

    各自落座,冯刚海伸手止住了王家众人的客套,如往常一样开门见山,“本官今日前来,为的便是封神台物料之事。”

    “冯大人,我们冤枉啊!我王家这么久一向兢兢业业,为国尽忠,岂会在这么点物料上动心思呢!”

    “是啊冯大人,我们断不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而坏了大义啊!”

    “请大人明鉴!”

    ……

    冯刚海的话一出,王家众人便七嘴八舌地向他喊起了冤。

    冯刚海只是板着脸静静听着,也不反驳也不接受。

    王无悔默默喝了一盏热茶,感觉又活过来了几分,看了一眼冷面严肃的冯刚海,轻笑一声,开口道:“冯大人,我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或者说单纯只是巧合?我王家深受楚王信任,得以领袖城中大户,为封神台捐资出力。从最初到现在,王家虽然际遇不同,但那份兢兢业业,为国尽忠的心和行动,冯大人应该都知晓,如今大事当前,还请大人给我王家一个弥补的机会,不至于耽搁了封神台的建设。”

    说完,王无争站起,朝着冯刚海躬身一拜。

    这番恭敬的神态下,王家众族老的面色却是猛然一变。

    因为,这言语背后,王无悔是在警告冯刚海,王家深得楚王信任,又是城中大户领袖,你要对付我们,可千万要掂量清楚。

    这哪里是求取宽恕,分明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一向在面对强权时软弱惯了的族老们忍不住在心里哀叹:家主莫非是还没醒酒?早知道就不让他硬起来了,这下帮了倒忙可如何是好!

    没曾想冯刚海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居然站起身来,主动把住王无悔的手,将他扶起,叹了口气,“王族长言重了!其实,本官既然来了,就是念着王家为国出力的忠心,打算从轻发落,否则今日前来的就是我的传令官了。”

    众人对视一眼,既惊且喜。

    “王家的确在这段时间,为国奉献良多,这一切本官都看在眼里,若非如此,纵使有楚王相护,本官也不会对此事轻饶!”他看着王无悔,沉声道:“毕竟本官不是楚王的官。”

    被冯刚海喝破心思,王无争心头一凛拱手奉承道:“冯大人不愧是国之栋梁,慧眼明鉴,王家上下,感激不尽!”

    族老们齐齐拱手,“王家上下,谢过冯大人恩德!”

    “不必如此。”冯刚海摆了摆手,神色重新变得冷峻,“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物料之问题,不是对着本官奉承什么。”

    这倒一直是冯刚海的风格,众人也都习惯,目光悄然一碰,王无悔开口道:“冯大人,您看这样如何?我们抓紧再采买一批物料补上,尽量不耽误工期。”

    冯刚海扭头看着他,并不言语。

    王无悔一咬牙,“为了让我们长点教训,再额外补上这批物料的两成,当做惩戒。”

    “两日。”冯刚海直接报了个日期。

    对具体事务并不是特别清楚的王无悔看了一眼族老们,见他们微微点了点头,便重重点头答应下来,“好!两日之内,定将新物料送达!”

    “如此甚好!本官告辞!”

    冯刚海站起身来,拱了拱手便径直朝外走去。

    王无悔连忙赶上两步,说着什么留下来吃顿饭之类的客套话。

    冯刚海闻言,脚步还真的停了下来,扭头道:“如果这一次再出纰漏,就别怪本官不念旧情了。”

    王家众人肃容垂首,连声答应。

    “其余两家,就由你们派人通知一下吧,也算本官回报给你们的人情!告辞!”

    “恭送冯大人!”

    望着冯刚海的背影走远,王无悔和族老们都一下坐回椅子上,庆幸地松了口气。

    “这就是有背景、有底气的感觉吗?”

    一位族老由衷的感慨,瞬间挠中了众人的心思。

    “若非有楚王庇护,咱们这一下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啊!”

    “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我王家有今日,全仗家主,家主英明啊!”

    “家主英明!”

    “我打小就觉得家主不凡,如今看来果然是我王家的福星啊!”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吹捧,王无悔自矜地摆了摆手,正色道:“诸位,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新一批物料的事情要抓紧办,可不能再犯第二次了,刚可都听说了,再有下次,楚王的面子也不好使了!”

    身为领袖,那自然要说些跟手下人不一样的话,哪怕同样的话,也要找出不同的角度,否则如何体现自己的英明,又如何给属下留下奉承的话柄呢。

    这都是王无悔这些日子的长进。

    “对对对,还是家主谨慎。”

    “家主不愧少年老成,这番缜密心思,倒叫我们这些老头子汗颜了。”

    “可是家主,有个问题!”

    又一片的吹捧声中,一个族老的话显得尤为突兀。

    “什么问题?”王无悔皱眉道。

    那个掌管族中账目的族老开口道:“我们没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