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云封 作品

第237章 小恶魔

    “你想怎样?”

    我抓住了这女孩胳膊,锋利的匕首离我小腹不足五公分。

    这女人个头不大,没想到脾气这么差,一言不合就要拿刀扎人!这是要闹出人命的!

    “你松手。”

    “我松手了你让我们走?”我冷眼看着他。

    “好,你先松开,”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好说话。

    “养桑,走,赶快离开这,我们在想别的办法,”我一把推开了这叫熊小妹的女孩,然后就往外跑。

    养桑跑着大声问我:“东.....东西!我们还没买到药!要救小桃红的药!”

    “先找个地躲起来,我当然知道要找药!”

    我比养桑看的全一些,这里可以说整个村子的人都姓熊,硬搞是不行的,一不小心我们两都得折进去,到时候谁来管小桃红!

    “这里!”我拉着养桑躲进了一间破屋里。

    小心的盯着外面,我看看后面有没有人追来。

    “卧槽,养桑你摸我屁股干啥,”我感觉有人动了我一下。

    “文材,我没动你啊....”养桑听起来很无辜。

    “我的错觉?”我伸手朝后面摸了一下。

    入手黏黏糊糊的。

    “啥东西?”我一把薅了过来。

    借着夜色,我看清了手上拿着的东西。

    竟然是一条黑红色,十多厘米长的大肉虫!

    吓了一跳,我猛的抬手就要把这东西甩到墙上。

    此时我胳膊抬起来了。

    我恐惧的发现,自己竟然使不上劲。

    ......

    脑袋昏沉疼痛,我是被一桶冷水泼醒的。

    我和养桑现在被人绑了,被绑在一张类似于手术椅的小床上。

    我使劲晃了晃,挣脱不开,养桑也一样。

    “嘿嘿......跑,你们跑的了吗?”熊小妹打着手电阴笑着走了进来,她手上还提着一个塑料桶,塑料桶用布盖着。

    她用手电晃了晃我,强光让我很不适应,闭上了眼睛。

    “正好我二伯最近有了新货,我还想着从外面抓两人来试试呢,你们可来的太及时了,”砰,她放下皮桶,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既然你两这么上套,那我也对你两好点,放心,不会让你们痛苦的,嘿嘿.....”她不笑看着就像个高中生,现在打着手电这么一笑,直让人看的心里发毛,感觉就是个小恶魔。

    她起身打开皮桶,用镊子夹起来一条巨红巨长的蜈蚣,嘿嘿笑着朝我走了过来。

    “我要先玩玩,嗯......从哪钻进去好呢,”镊子到脸上,大蜈蚣离我的鼻子非常近,我都感觉到密密麻麻的蜈蚣脚蹭到了我鼻子尖。

    “不好不好,从鼻子里进去一下就死了,那就没得玩了,”此时她阴笑着看向了我下半身。

    “疯婆娘!你他妈傻逼吧!”我拼命的挣扎,晃的小床吱呀直响。

    “你这男的嘴好臭,我看还是从你嘴里放进去吧,”她皱着眉头,单手用钳子镊着蜈蚣,另一只手就来掰我的嘴。

    “等!等等!”

    “胖石佛!是胖石佛让我来拿药的!”我大喊出声。

    红通通的大蜈蚣近在眼前,身子蜷缩成了半圆,离这么近我都快吓尿了,我特别害怕这玩意,就像有人天生就害怕针头晕血一样。

    “胖石佛?石佛公?你认识石佛公?”小恶魔狐疑的看着我。

    “你不会是诓骗我的吧......”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真是胖石佛让我来的!”情急之下为了活命,我开始满嘴跑火车。

    “你先把这玩意拿走我就说,”我害怕的看着嘴边的红蜈蚣。

    “切.....你看你这怂样,”她鄙夷的看了我一眼,随手把蜈蚣丢到了皮桶里。

    “说吧,要是让我听出来你在骗我,我一次喂你吃三!”她威胁我道。

    松了一口气,想好了怎么编后我说:“胖石佛最近需要这种药,用来喂他身上的豆花尸虫,他跟人斗法受了重伤马上就要死了,他需要恢复豆花尸虫来替他疗伤,所以特意派我来求药。”

    “胡说八道!”

    “豆花尸虫只要母虫不死,根本就源源不绝死不完!何况石佛公修行大成,谁能伤的了石佛公?还重伤?况且这药就不是用来疗伤的,你小子就是在骗我!”

    见他又准备给我喂蜈蚣,我情急之下大喊:“王明!是万窟洞的王明伤了胖石佛!”

    小恶魔眼中露出明显的惊骇之色。

    “万窟洞王明?青灵蛊?”

    我看着她认真的点头,“没错,就是那个王明,老牛逼了这人。”

    “青灵蛊主人早死在清风洞里了,这事三十六洞人尽皆知,你说的可属实?你见过他?”

    “见过见过,一个八十多的老头,有点瘦,很精神,一年四季都穿着长袖长裤,身上抖一抖都会掉出来两条虫子!”

    我心里对王老道了个歉:“王老对不起了,我这是为了活命,只能暂时把你卖了.......”

    小恶魔尽管有所掩饰,但我还是能看出来她的慌乱。

    她立即喊来了四名膀大腰圆的手下,小声的对这些手下吩咐了些什么。

    随后我们被人从床上整了下来,手和脚都还捆的死死的。

    小恶魔带路,五名大汉押着我和养桑一直往村子里走。

    最终在一间刷过红漆的高脚楼下停了下来。

    “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一求证便知,要是你说谎了......嘿嘿....”她看着我笑了笑,露出来一口白牙。

    求证.....万一她真有办法求证,那我不是会马上露馅吗?

    心里忐忑不安,我被人押着进了高脚楼。

    “二爷爷,就是这人,这人说青灵蛊还活着,还说石佛公与人斗法,受了重伤!”

    小恶魔很恭敬的看着一名老人说。

    老人一身黑衣满头银发,耳朵上还打着耳钉,眼角狭长,眼球发黄阴冷锐利,就像秃鹫的眼神。

    老人扫了我一眼。

    “孙女,青灵蛊主人确实还活着,我也是刚知道这个消息,不过这小子估计说了假话,就算青灵蛊全盛时期,也绝对做不到重伤石佛公,能不能打的过都是未知数。”

    熊小妹咬着银牙,气冲冲的上前,一脚踢到了我肩膀上。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在骗我!看我等一下怎么折磨你!”

    我要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绑着喂了毒虫,那也死的太冤枉了,何况我要是一死养桑估计也活不了,同样的,小桃红因为没有药,也得死。

    苦思冥想,我正在考虑可行的脱身方法。

    就这时,砰的一声,高脚楼木门被人很大力的推开了。

    门外跑进来一位气喘吁吁的中年人,这中年人岁数估计和老鼠眼差不多,四十上下的样子。

    “说你几次了,办事不要老是这么毛毛糙糙的,”白发老人皱着眉数落了一句。

    “父......父亲!出事了,出事了!”

    “石佛公与人比拼,现在受了重伤,身命垂危啊父亲!”

    白发老人一愣,随后不可思议的说:“从哪得到的消息?消息准确?青灵蛊绝对不可能伤的了石佛公!”

    男人跪在地上,喘着粗气回话:“千.....消息千真万确!这消息是截阴内部传过来的,绝对做不了假!”

    “谁!究竟是何人有这么大本事!”

    中年人不假思索便回道:“根据道上传来的消息看,极有可能是一位来自藏地的高手!”

    “藏地......显宗的人?”老人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熊小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连我自己都没想到,只是自己随口瞎说的一件事,竟然完全变成了现实,而且这消息还来的这么及时。

    我心里咯噔一下,脑海中闪过了当初的一幕。

    我问老解刀师这么着急的去中原,是要去干什么。

    老刀师当时只留了两个字。

    “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