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夜寒 作品

第673章 危险

    “娘,这个这个,这个莲蓬好大,肯定很甜哒,你采这个好不好?”

    “好,采下来你和弟弟分着吃。”

    “哇,好大的黑莲蓬,它是不是坏掉啦?”

    “这是老莲蓬,并没有坏掉,你在府里吃的莲子粥,就是从这种黑乎乎的莲蓬里得来的。”

    “呜呜,黑莲子好硬,我的牙齿咬坏啦!”

    “笨哥哥,娘都让你别咬了。”

    “……”

    小小的船儿穿梭在碧绿的莲叶间,大人忙着撑船采莲,小的忙着叽叽呱呱,最沉默的闹闹手口并用的剥莲子,以堵哥哥聒噪的嘴巴,换的片刻的安宁。

    总之一家四口谁也没有闲着。

    没过多久,小小的船斗里就多了一堆碗口大小的莲蓬。它们圆溜溜的“头”挤在一起,镶嵌在里面的莲子颗颗饱满,看起来就很好吃。

    默默一手举着一个比他脑袋小不了多少的莲蓬,优哉游哉的晃来晃去,小嘴儿里哼着自己胡编乱造的小曲儿,时不时张嘴“啊呜”一口吃下弟弟剥的莲子,眯着眼睛幸福极了。

    “鲤哥哥,咱们得多采点老莲蓬,你往老莲蓬多的地方划船吧。”

    秦笑笑见嫩莲蓬采的差不多了,就想多采一些老莲蓬。老莲蓬剥下来的莲子能炖汤能熬粥,莲心还有极好的去火功效,现摘的比铺子里卖的新鲜多了。

    景珩环视一周,见不远处有好几个老莲蓬,就撑着船往那边划去:“大哥他们不知道划去了哪里,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了。”

    秦笑笑闻言,示意两个小家伙安静点,就竖着耳朵倾听周围的动静。发现确实没有其他人声,有点不确定的说道:“可能莲蓬采足了,已经去外面等我们了。”

    景珩觉得有这个可能,遂说道:“我们采一些老莲蓬就出去,别让大哥他们久等。”

    默默猛点小脑瓜:“嗯嗯,要赶不上早饭啦!”

    话音刚落,嘴里又被塞了一颗剥好的莲子,就听到弟弟说道:“饭桶。”

    小家伙嘟囔道:“我才不是饭桶,是莲子吃不饱嘛。”

    闹闹看了看船斗里散落一地莲子壳,又看了看哥哥鼓鼓的小肚子,他忍不住动手用力的按了按:“里面装的都是臭臭吗?”

    默默露出一副被恶心到的表情,大声嚷嚷道:“弟弟好恶心呀,我在吃东西呢!”

    闹闹再次说道:“哥哥是饭桶。”

    “坏弟弟,我不要跟你说话!”默默气哼哼,扭过身子前还不忘拿走闹闹手上那颗剥了一半的莲子。

    闹闹并没有伤心,从莲蓬里掰出一颗新莲子继续剥起来。待剥掉上面最后一点青壳,他直接把白嫩嫩的散发着清甜味的莲子吃了下去。

    悄摸摸的等着弟弟喂莲子的默默惊呆了,一脸控诉的瞪着他:“弟弟,你不是剥给我吃吗?”

    闹闹慢吞吞的说道:“你有手,自己剥。”

    默默委屈极了:“不是的,刚才都是你剥给我吃的……”

    闹闹再次从莲蓬里掰出一颗莲子,看都不看哥哥一眼:“现在不剥了。”

    默默愣了一下,随即扑进秦笑笑怀里大哭:“娘,弟弟坏,他不给我吃莲子,呜呜~”

    秦笑笑好生无语,在他的小脑瓜上敲了一下:“莲蓬这么多,你想吃自己剥就是,你弟弟又没有拦着不让你吃。”

    默默哭的更伤心了,两条腿乱蹬:“不是,不是这样的,弟弟不剥莲子给我吃,他不喜欢我了,嗷~”

    秦笑笑被他的大嗓门嚎的耳朵都快炸了,一把堵住他的嘴开始跟他讲道理:“莲子是弟弟剥的,弟弟已经给你剥了很多了,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再说你喜欢吃莲子,弟弟也喜欢啊,他剥给自己吃有什么不对?你这样哭闹很没有道理哦。”

    默默停止了哭嚎,歪着头琢磨娘亲的话。

    秦笑笑松开手,让他自己慢慢想,倒是没有苛责他自私什么的。

    这个年纪的孩子,没有明确的是非观,本性中自私的那一面会被轻易放大,因此需要大人悉心引导。就算他们听不懂,至少能够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

    不过在默默自个儿琢磨的工夫,她开始教训起闹闹来:“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骂哥哥是饭桶。前两天你尿床,哥哥也没骂你是尿桶啊!”

    对于屡教不改的小儿子,她也头疼的很。明知道饭桶不是好词儿,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往哥哥头上甩,教也教了凶也凶了,总不能动粗狠狠地打一顿。

    提到尿床的事,闹闹的小脸儿上罕见的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嘴硬道:“就尿了一次,不算尿桶。”

    秦笑笑冷笑道:“就一次吗?要不要娘仔细给你算算?”

    闹闹没有说话,自己在脑子里仔细的想了一下,却始终不能确定就这一次。

    秦笑笑看到他的反应,就知道他很介意尿床的事,顿时有了治他的法子:“你小时候几乎天天尿床,还经常尿到哥哥身上把哥哥弄醒,哥哥从来没有嫌弃你,你现在好意思嫌弃哥哥吗?”

    这件事情她绝对没有撒谎,不过大崽儿一样尿床就是了,可是小崽子不知道啊。

    果不其然,闹闹听的两眼发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尿桶变的,怎么就能天天尿床,还把哥哥尿醒了。

    这时,默默已经自我反思完毕,十分大气的搂着闹闹:“弟弟,没关系,我不怪你,不会说你是尿桶哒。”

    闹闹扭过头看着哥哥,过了好一会儿别扭的说道:“我也不说你是饭桶了。”

    默默笑眯了眼,吧唧一口亲在宝贝弟弟的脸上:“嗯嗯,我们是亲兄弟,要听娘的话相亲相爱!”

    闹闹的性子不如哥哥外放,有点小害羞的点了点头:“嗯。”

    看到这一幕,秦笑笑满意极了,笑眯眯的摸了摸他们小脑瓜:“这样就对了嘛!”

    矛盾解决了,双胞胎也很高兴,开始剥起同一个莲蓬,你喂我吃我喂你吃。要是谁忘记吐出莲心被苦到了,还会皱起小眉头诉苦,很快就会得到一颗被除去莲心的莲子。

    撑船的景珩一直留意着娘仨的互动,看到这里他哑然失笑,不得不承认妻子蒙起孩子来很有一套,而且也不算骗他们。

    一家四口开开心心的在莲叶间穿梭,打算再采一点老莲蓬就回家。这时,莲叶深处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惨叫:“啊——是马蜂,快跑!”

    这声音分明是晏语的,没想到竟然有马蜂。

    秦笑笑突然想到小时候跟哥哥们采莲蓬,却遭马蜂袭击的事,急忙说道:“鲤哥哥,咱们快过去帮忙。”

    景珩看了看娘仨,又看了看莲叶深处,果断将船只往外划去:“我先送你们上岸。”

    秦笑笑明白了他的意思,看着两个往莲叶深处张望的小崽子,默认了他的决定。

    好在莲只能生长在浅滩上,无法蔓延至水深的地方,他们尚未抵达莲叶最深处,眼下离湖岸很近,奋力划行的话最多一盏茶的工夫就靠岸了。

    之前划船需要那么久,是船只被主人家系在了离村子最近的埠头边,离这片莲有一段距离。

    很快景珩就将娘仨送到了岸上,自己则转身往莲叶深处划去。

    秦笑笑不放心,反复叮嘱道:“鲤哥哥,你要小心,若是被马蜂盯上了,你就躲到水里去。”

    景珩回头道:“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你先带孩子们回家,以免马蜂跑出来叮到你们。”

    秦笑笑目送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这片莲里,心里有些不安。她很清楚马蜂多么凶狠,同时被多只马蜂攻击十分危险。

    她不知道这次大哥他们遇到的马蜂有多少,只能祈求像小时候那般好运,只有少少的二十来只。若是遇到成百上千只,后果不堪设想。

    秦笑笑望着近在眼前的村子,果断的带孩子们往家里赶:“走,咱们回去找爷爷他们帮忙。”

    双胞胎已经从爹娘的神情中意识到马蜂有多可怕,他们没有拖后腿,一路小跑着跟紧娘亲的脚步,还催促她跑快点。

    待娘仨气喘吁吁的跑回家,对门口边草绳的秦山说了大宝四人撞上马蜂的事,秦山变了脸色立即丢下编了一半的草绳往隔壁跑去:“大川,大宝二宝他们遇到马蜂了,还不知道现在咋样了,咱们赶紧过去看看。”

    赵草儿正在灶屋里,为两个儿媳妇偷偷跑去采莲蓬而没有做早饭的事,对秦川骂骂咧咧了老半天,听到秦山的叫喊,她下意识的说道:“活该,谁让他们大早上的没事干跑去采莲蓬的!”

    秦川则是吓得不轻,掏出两块打火石抓了一把干松针就往外跑:“大哥,你快去扛几捆稻草,万一他们没有跑出来,只能用烟熏的法子救人了。”

    秦山也是这么想到,扭头就往外走:“你赶紧的,我再去叫几个人帮忙。”

    很快秦老爷子苗老太林秋娘也知道了这件事,顿时担忧起来,叮嘱秦笑笑在家里看好孩子,他们到湖边看看情况。

    秦笑笑哪能安心待在家里,她把两个小家伙交给明月几个,随他们一块赶往湖边。

    此时此刻,大宝四人的境况却不太好。

    谁能想到这片莲叶间竟然藏着一个脑袋大小的马蜂窝,上面密密麻麻的趴满了马蜂。他们采莲蓬时没能及时发现惊扰到了蜂群,立马被蜂群围攻了。

    要不是大宝反应快,果断的推拉着二宝三人跳水,这会儿怕是被马蜂蛰的不成人样了。

    即便如此,几人的脸上、后背多多少少被蛰到了,明显能够感觉到被蛰的地方迅速肿胀起来。

    眼下他们潜在水中,暂时避开了马蜂的群攻,但是无法一直闭气,过一会儿便要浮出水面换气,一样会遭到来自马蜂的攻击。

    尤其是不擅长潜水的陈梨梨和晏语,换气时头皮被蛰了两下,情急之下她们连呛了好几口泥水,脑子都呛的糊涂了,只能被动的被大宝二宝带着迷迷糊糊的往别处走。

    水里的泥巴很深,淹到了四人的大腿处。加上齐腰腹的水,行走起来格外艰难。潜在水里时更是难受不已,鼻息间全是浓浓的泥腥味,总之四人顶着满头满脸的泥水十分狼狈。

    眼下他们被高高的莲叶挡住了视线,日头也没有完全升起来,根本分不清方向,不知道哪边离湖岸更近,生怕一不小心又闯入了马蜂窝里。

    四人随意寻了个方向,快要憋不住的四人才战战兢兢的浮出水面。借着密密麻麻的莲叶遮掩,暂时没有被半空中飞来飞去的马蜂发现。

    “阿语,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疼了?”二宝看着妻子苍白的脸色,紧张的抓紧她的手,想看看被马蜂蛰到的地方。

    听到他的话,大宝夫妇也看了过来。见晏语的脸色确实很难看,他们以为是被马蜂蛰狠了,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

    “没、没事,就是被水惊到了,肚子有点不舒服。”晏语摇了摇头,另一只手死死的捂住肚子冲着三人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二宝懊恼道:“怪我,都怪我,我不该答应带你来采莲蓬,不然你也不用遭这个罪。”

    晏语忍着剧痛安慰道:“这哪能怪你,是我要来采莲蓬的。刚才也是我动手采那朵莲蓬才惊动了马蜂,害得大哥大嫂也跟着受累。”

    陈梨梨被马蜂蛰的浑身难受,听得她的话连忙说道:“话不能这么说,细论起来要不是你大哥闹着要采莲蓬,咱们也不会遭这场罪,要怪就怪你大哥好了。”

    脸被马蜂蛰的肿成猪头的大宝:“……”

    行,怪他吧,确实是他提出采莲蓬的,否则也没有这场倒霉事。

    就在几人低声说话的间隙,景珩的声音透过层层叠叠的莲叶传了过来:“大哥,你们在吗?”

    大宝的眯眯眼瞬间大亮,顶着被马蜂发现的危险高声喊道:“我们在这里!你就在原地不要动,我们马上过来,你只需多喊几声让我们辨个方向就成!”

    喊话间,在半空中盘旋的马蜂发现了他们的踪影,当即不要命的冲了过来:“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