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笑卮言 作品

第261章 你被下了毒

    “汉王可不能反悔。”

    “不反悔,你先想想自己能不能治好三公主的病再说。”

    “那我现在就可以先把奖赏提出来吧?”如意俏皮的样子,好像李秀林的病也是手到擒来。

    “可以啊,你说出来听听。”

    而一边的高惠通,却被李智云的允诺,急得直挤眉毛。

    “我……算了,我还是等把三公主的病医治好了后,再来提这件事。”

    “随便你咯,什么时候提都一样。”

    “那好,我们现在就走吧。”

    “现在……你不再溜一会了?”

    “不啦,走吧。”

    ……

    如意突然改变了遛弯消食的主意,看来她是挺在意李智云的承诺。

    李智云是救人心切,也没计较太多。

    路上,高惠通在接近李智云时悄悄的对他说道:“汉王就不怕你的承诺兑现不了?”

    李志云不屑道:“还有啥事是比三公主性命重要的?”

    李智云这么想,高惠通也无话可说,她只得叹息一声。

    而如意显得就比较轻松,她走在前面,一个人独自策马领头,不疾不徐。

    到了李秀林的别院,也早有人进去报汉王带人来了。

    柴绍掀帘子出来,看到李智云带了一个陌生女子,忙问道:“是如意姑娘?”

    李智云点点头,“赶快让如意先进去看看,我们就在这儿等着。”

    柴绍掀起帘子,请如意进屋。

    高惠通和如意于是进了屋,柴绍和李智云则在院子里等着。

    柴绍问道:“这姑娘看上去有点不俗啊。”

    “她是隐居之人,自然不俗。”

    “可年纪轻轻就这么隐居的还真是少见。”

    “嗯,我们也是偶遇。”

    “她姓什么?”

    李智云察觉柴绍的刨根问底有点不寻常。

    “柴二哥问得挺仔细。”

    “嗯,我总得知道,给我夫人治病的人是个什么人吧。”

    “她姓姬。”

    “姬姓?”

    “柴二哥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姬姓人?她又住在玄武神山,那大抵跟公刘墓有关了。”

    “她就住在公刘墓的附近。”

    “这样啊……”柴绍点点头,“若如意姑娘果是世外高人,三公主看来真是有救了。”

    柴绍和李秀林很早就到了太原,他们并不知道李智云被西秦兵马追进了公刘墓的事。

    两人正说着话,如意和高惠通掀帘出来了。

    “怎么样?”李智云急切问道。

    “如意姑娘你们怎么又出来了?”

    如意没有立即作答,而是伸手一把拉住了李智云,然后说了一句:“有些话我得先跟汉王讲清楚……”

    “你不会认为我不会兑现承诺吧?”

    如意低语道:“汉王能不能移步?”

    李智云听出她话里有话,就跟着她往旁边走了两步。

    这一霎,李智云意识到,如意有些话是准备跟自己单独交代。而她把自己拉开,避开了高惠通和柴绍,这有点匪夷所思。

    李智云于是故作姿态的说道:“放心,我说一不二。”但跟着如意就走到了一边。

    “三公主是中了毒。”

    李智云愣了一下,看着如意的神色,他忙低声问道:“你的意思是中了人下的毒?”

    如意点点头。

    “她自己不知道吗?”

    “她自己应该不知道。而且,她中的毒不是一天两天,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中毒至此的。”

    李智云瞟了一眼站在那边,神色狐疑的柴绍。问道:“也就是说,她可能是中了身边人下的毒。”

    如意点点头。

    李智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引起了柴绍的注意。因为如果是身边人下毒的话,李智云连柴绍都会怀疑。

    “那三公主有救吗?”

    如意点点头。

    李智云松了一口气,“有救就好。那你赶快救她……”

    “嗯,我知道救她,可是你还得答应给我的承诺。”

    李智云看着如意淡定的样子,突然明白了,如意这是在临门一脚时跟自己讲条件。

    他本来听说了有人给李秀林投毒时,就心绪不宁,而现在如意再来一个趁火打劫,更是让他大为光火。

    他一时火起,不过好在理智还在。

    要是他伸手一掌掌掴在如意粉嫩的脸上,后悔的一定是他。

    他忍了忍,“说吧,什么条件你才肯救人。”

    如意俏皮的弯起嘴角,“你想好了?”

    “没什么想不想的,你说吧。”

    “我要嫁给你。”

    李智云愣住了,这小姑娘怎么这么不死心啊,非得嫁给自己。

    他看着如意有点小得意的样子,心里想,如意也是变了。以前提这件事的时候还有些羞涩,现在就像是在跟自己谈买卖一样随便了。

    不过如意的话还是很真诚的,她娇俏的嘴角微弯,眼里带着笑意。

    “嫁给我……不是不可以……”李智云要试探如意的底线,故意把话说得含含糊糊。

    “可以就行,难道……你也有什么条件?”

    “嗯,因为你跟我提的可是终身大事。我是皇子,皇子的终身大事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不然,没有皇室不认可,父皇不认可。那你怎么嫁,我怎么娶?”

    如意刚才还有点期盼的心情被李智云怎么一说,一下子就又黯然下来。

    “那你就请你父皇答应就是啊。”

    “既然是桩婚事,要奏请父皇和母妃,这一来一去得多少时间。三公主的病情耽搁不起吧?我总不能现在给你一个可能无法兑现的承诺。我看不如这样,你另外选一个什么奖赏。”

    如意嘴一撅,“不,就这个。其他的我才不稀罕。”

    “真的不要其他的?”

    如意点点头,突然脸又红了:“人家给你提了两次,你就拒绝了我两次……”

    看着如意有点心灰意冷的样子,李智云想到李秀林的中毒的事得马上治疗,不能再拖。

    “不是我成心的……这样吧,本王现在是弱冠之年,还未成年。若是论婚配,估计难以被父皇认可。本王也不想在未成年时就过早的婚配。我姑且先答应你……”

    “真的!你答应了。”如意欣喜得两眼放光,喜悦的声音不觉也高了几度,连那边一直在留意他俩的柴绍和高惠通都惊了一下。

    “我现在答应你,等我行冠礼时,就娶你。如何?”

    “好啊。只要你答应就行。”

    李智云以为如意不会答应他这个战术性拖延的策略,没想到如意并不在乎什么时间的问题。

    “你确定不后悔?”

    如意点点头,很笃定的说:“我不后悔,你也不能反悔。若是反悔了,你就是……就是王八蛋!”

    “这么高级东西我可不配。”李智云戏谑道,“既然我都答应你了,你赶快去给三公主治疗吧。”

    “那好……”

    如意说着就转身往厢房内走。

    走了几步,她又停住转过身来。她看了院子里的几人一眼,然后对李智云说道:“那么,以后我就得跟在你的身边了。你不能把我搁在洛阳城,不然我怎么照顾你呢?”

    李智云默许着点点头。

    高惠通问道:“什么她就要在你身边了?”

    李智云示意如意进屋,然后看着如意兴致不错的进屋后,他走到高惠通身边说道:“小姑娘要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别大惊小怪的。”

    “你答应啦?”

    “我答应啦,不然怎么办?”

    高惠通有些无语的看着李智云,如意的奖赏要求,高惠通一猜就明白了,许是她这一路都在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所以,高惠通没有觉得这结果多意外。

    她只得强压着满腹的莫名酸楚,说道:“嗯,救三公主要紧。”

    一旁的柴绍很疑惑的问道:“五弟答应了她什么?”

    李智云和高惠通都无法作答,没有理睬他的问话。

    “我们等等看吧……”

    ……

    过了半个时辰,如意抹着额头的汗水走了出来。

    三人都忙上前异口同声的问道:“怎么样?”

    “还好,若是再晚两天就很麻烦了。我给三公主施了针,她已经有了些改善。不过,我还得至少给她再施针三天,才可能彻底的把她治疗好。”

    “那干脆,就把三公主弄到乌云铁骑去。”

    李智云突然说道,他也不是用与柴绍商量的口吻。

    柴绍有些诧异道:“这……如意姑娘每天过来不好吗?”

    李智云:“就这么定了,如意跑来跑去也不方便。而且我记得我以前在你那个小屋子里,你还得一直守着我,随时看我的身体反应如何。每次来这里也麻烦,干脆就直接弄到乌云铁骑大营去。”

    柴绍一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如意说道:“嗯,这样最方便。”

    李智云这才对柴绍说道:“都是为了治好姐的病,怎么方便怎么安排。惠通赶紧去安排人手和车辆。”

    说着,他也不容柴绍再说啥,就开始指挥起怎么把李秀林搬走。

    柴绍就眼睁睁的看着李秀林被弄上马车,连一个侍女李智云都没要,就这么离开了别院。

    到了乌云铁骑,李智云先把李秀林安顿好。

    李秀林经过如意的后稷针法施针治疗后,果然精神头好了很多,只是人还是有些虚弱。

    李智云看着李秀林,心里宽慰了很多。

    李秀林躺下后,招手让李智云过去。

    李智云走到她的床榻前,李秀林说道:“你得赶快让如意姑娘去四弟那儿,把他给救过来。”

    李智云撇撇嘴:“这事如意姑娘愿意去我不拦她,她若是不愿意去,那我也没办法。为了给你治病,我都私底下答应要娶了如意姑娘了。”

    “真的?”李秀林忍住笑,“你就这么答应人家姑娘的?”

    “那可不,我为了把你病治好,舍弃了我自己。”

    “你这什么话。”李秀林嗔怪的笑道。“不过这姑娘模样还是很俊俏,说话也细声细气的,又有一手好医术。要是嫁给你,也说不定是你的福气。”

    “嗯,福气,我怎么不服气。”

    “不过,说正经的。既然你准备娶她了,那就让她去把四弟救过来。再怎么说,四弟的命还是要救的。”

    “不可能,如意被他吓得够呛。我答应娶她,也没答应现在就娶她。我的话,她完全可能不会听。”

    “那你把如意姑娘叫来,我跟她说。”

    李智云给高惠通递了一个眼色,高惠通于是走出了营帐。

    不一会,如意进了营帐。

    李秀林招呼着说道:“如意姑娘你来。”

    如意乖巧的走了过去。

    “我刚才听说……”

    李秀林话还没说完,李智云咳咳两声。

    李秀林于是笑道:“有件事我还得替人给你道个歉。”

    如意扑闪着好看的大眼睛道:“什么事?”

    “就是齐王惊扰你的事。幸好也没伤着你。不过伤没伤着你,我都得替他给你道歉赔罪。”

    如意莞尔一笑:“三公主言重了,你那么娇贵的公主,不用给我赔礼道歉。”

    “道歉是肯定要有的。而且齐王要是醒过来了,我还得让他亲自来给你跪下,认认真真的道歉。”

    如意推脱着笑道:“不不不!不用!”

    “要的。我们虽然是皇家子嗣,不过做人做事也要讲规矩。做下了伤天害理的事,该受到报应和惩罚。何况四弟还惊吓了如意姑娘,让你躲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头。”

    “三公主是不是担心我会不会救昏迷的齐王?”

    如意点破了话题,李秀林只得点点头,“我希望如意姑娘大人有大量,不计前嫌,先把我四弟弄醒了再说。”

    如意微笑着说道:“其实,我只是给他扎了一针,他大约会昏迷几天就会好了。”

    李秀林惊道:“真的?”

    李智云一边说道:“是的,如意姑娘的针法很厉害的,我曾经也吃过她几针。还差点折在她的手里了。”

    李秀林看了看这两人,忍不住笑道:“你们是不打不相识?”

    “算是。她救过我跟惠通,又差点让我们死在了公刘墓里面。”

    “你们真是欢喜冤家,说不定有此经历才好嘞。”

    李智云说道:“还有件事,我得当面问问你们俩。”

    “什么事?”

    “如意姑娘说你是被人下了毒,你知道吗?”

    李秀林瞪着眼,不太相信的看向如意。

    如意点点头:“是的,你被人下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