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青年 作品

第二百六十八章 窝囊的小区保安

    推车?亏这小子想的出来,张承武不禁哑然失笑,他虽然没吃过猪肉,但也见过猪跑。

    这年头网络资讯异常发达,各种买车卖车的app大行其道。

    随便上网查查看看,也应该知道像保时捷这种国际奢侈大牌用的是电子驻车系统啊。

    别说以人力去推了,真要在阻力极强的路面上,估计就连拖车都拖不动。

    而这小子呢,准备喊几名伙计就徒手将这个重达两吨的大玩意儿给挪开,绝对开了个国际玩笑。

    此人二十五六的年纪,面白无须,身材瘦弱,长相普通,属于丢在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到的类型。

    额上戴着副黑框眼镜,整体气质斯斯文文的,一点儿也不像保安,而像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这种人怎么能当保安?既不能扛,也不能抬的,哪给的了小区居民安全感?

    此刻张承武又在心中给李志刚画了个大大地叉叉,看来志远物业公司就是那种一无是处,专门骗取集团收益的稀烂所在。

    见几人挨不住围观居民的指责以及漫骂,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上前推车,张承武重新点燃一支香烟好整以暇的看起戏来。

    他到要瞧瞧这几个傻愣子怎么挪动这辆保时捷卡宴。

    哪晓得烟刚点燃,没抽两口,一声怒骂就从旁边响起了:“马勒戈壁的,谁敢动老子的车?”

    话音刚落,一名穿着红色阿迪达斯羽绒服,黑色吊裆牛仔裤,脚踩满天星椰子鞋的小年轻就一脸怒气的冲了过来。

    几名保安被吓得瑟瑟发抖,全都把目光望向了那个提议挪车的四眼保安身上。

    他们年纪明显要大不少,但却看着四眼,难道这人就是河西小区物业公司保安部的头头?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张承武的兴趣更加浓厚,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津津有味的看戏。

    想瞅瞅小四眼如何应对这种天不怕地不怕,又特别有钱的主儿。

    周围的居民们此刻也不嚷嚷了,刚才那几名叫的最凶,让保安们挪车的男子则悄悄溜走。

    这年月枪打出头鸟,都是平头老百姓,没必要为了点小事而大动干戈,更何况小区不止这一个入口,绕绕路吃不了多大的亏。

    四眼是出主意挪车的,现在车主过来了,只得孤身上前招架。

    他一脸谦恭,低眉顺眼,先是敬了个礼,又道了歉,这才语气柔和的解释。

    说不交停车费不能进小区,这辆suv在电脑记录上拖欠了半年的车费,他们也是照章办事,请大哥您高抬贵手帮帮忙。

    穿着时髦的小年轻却更加嚣张,脱了身上的阿迪达斯扔在卡宴引擎盖上。

    露出里面的皮质坎肩,胳膊上刺龙画虎,一把打飞四眼的保安帽,又死死拽住他的衣领骂道:“草泥马的,李志刚那个逼\货都滚蛋了,你们当保安的居然敢收爷的停车费?马勒戈壁的,看门狗死杂碎,刮花老子的车你们赔得起么?”

    四眼身材瘦弱,个子却挺高,足有一米八左右,而小年轻则刚刚一米七。

    骂人都要昂着头,但四眼却丝毫不敢还嘴,轻声细语的赔礼道歉。

    就连围观的居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们都是四五十的大老爷们或者娘们。

    家里孩子跟四眼差不多大,换位思考也知道小年轻不对,但碍于他气场太足,开着豪车,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竟然没人敢上前说句公道话。

    张承武终归是热血汉子,遇到不平等的事当然要平地一声吼,这就准备上前铲事。

    哪知道四眼居然在这个时候毫无征兆的爆发了,他忍无可忍,一把推开小年轻,指着地上的保安制式礼貌喝道:“给我捡起来!”

    小年轻猝不及防下被推了个踉跄,也不知道是身体底子太潮,还是有其它的隐病。

    当场就摔了个狗吃屎,恼羞成怒的爬起来,不但不服软捡帽子,反而一口浓痰呸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四眼镜片后的双目都红了,一双拳头捏得咔吧作响,但人就是不敢冲上去。

    旁边几名保安则更加窝囊,见此情况连忙后退,生怕被波及到。

    小年轻见他们人多势众都不敢上前,底气自然更加十足,抬手就是两记响亮的耳光打过去。

    正好甩在四眼的白脸上,“啪啪”两声脆响,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马德,贱种,我表哥可是派出所的副所长,你特么一个小保安敢跟我动手?活腻歪了?”

    “哗.....”周边的居民们一阵哗然,难怪这个小年轻如此牛\逼,原来家里有人是吃公家饭的,看来物业公司的保安今天吃定这个亏了。

    果不其然,保安们听见对方在派出所有人,一个个怕的跟三孙子一般,四眼也是浑身发抖,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

    小年轻见自己一句话便威慑全场,气焰都嚣张的没边了,大步流星上前还想教训四眼。

    后者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拳头都快捏出水了,就是不敢奋起反抗。

    望着劈头下来的巴掌,甚至闭上了双眼,准备再挨两下。

    哪晓得等了半天火辣辣的疼痛感始终没有传来。

    睁开眼一眼,身旁忽然多出一道伟岸的身影,此刻正死死捏着小年轻的手腕子。

    这人面生的紧,在小区内没见过,不等四眼有所反应,此人就动了。

    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其放倒在地,小年轻被直接摔懵逼了,老半天才跌跌撞撞的爬起来,连狠话都不敢放就一瘸一拐颠了。

    周围立马就响起一片“霹雳吧啦”的掌声,被堵在大门外的居民们高声叫好。

    这年头网络发达,任何离奇事件每天都在发生,惩恶扬善的新闻也不少。

    但如此近距离目睹,还是让大家激动不已。

    出手帮忙的是谁,当然是一直静观其变的张承武,他也是苦出身,开出租车时没少受这种闲气。

    见同为劳苦大众的保安兄弟遭殃,怎么可能忍得住。

    动了手,打了人,事情就大条了。

    四眼反应最快,一脸歉意的说:“这位大哥您赶紧跑吧,被你打的这人是小区富户,开着上百万的豪车,您惹不起的,我保证绝对不调监控露您的长相出来。”

    还特么挺讲义气啊。张承武心中暗赞一声。

    大手一挥,嚣张劲儿十足的道:“跑毛,给我把他的车砸了,然后推一边去!别挡着业主们的路,马勒戈壁的,公共通道谁也不能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