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蔻 作品

第1623章 函召

    听到这个问题,墓幺幺愣了一下,觉的这货看这样子是肯定不会轻易放开了,只能说道,“就记得……你带我去买点心了。”

    后面——

    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宿醉带来的头疼到现在还没有褪去。

    “还有呢。”封枭还不依不饶地。

    墓幺幺仔细想了很久,才说道,“想起来我告诉了你兮风的事……我记得你好像答应我帮我的。你不会反悔的,对吧?”

    “还有?”

    封枭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更加用力了。

    头疼的要死,下颌又被他捏的疼,昨天夜里莫名其妙被狐玉琅惩罚的一身的伤此时更加剧了,一肚子火正没地方发呢,“不是封枭你是不是有病还是没醒酒,有病赶紧去丹宵宫请奥医,没醒酒赶紧滚回去醒酒。放开我——”

    封枭竟然放开了她。

    她下意识抬手去揉太阳穴,都懒得和他说话。

    可是下一秒她手腕一痛,根本没看见他做什么,就被封枭直接一个翻身跨过桌子抓住手腕直接把她按倒在了椅子上,“我在问你话。”

    “嘶……疼……”这个狗东西的手盔又冷有硬,手腕上皮肯定破了,手腕感觉都被他捏断了,。

    封枭没有理她,只是盯着她的眼睛,“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然呢?!我应该记得什么?你们是不是都有病?!都问我这个问题!我说了,我什么都记不住了!!!”墓幺幺彻底爆发了,扬头看着封枭直接提高了音调,或许是想起来昨夜被狐玉琅折磨的痛苦,咬着嘴角整个人都在发抖。

    “……”封枭好像被她一下震住了,半晌松开了她的手,朝后退了几步,说道,“抱歉。”

    “……”她没有说话。

    “我……抱歉。本来,不应该……让他……”他昨天夜里的确有些没有把持住,太不冷静了,一直在注意不想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却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而刚才从跨入这个房间,看到她那身上新添的伤痕,就又有些失控了。

    这根本不像他,封枭很清楚。

    “你真要觉得抱歉。”墓幺幺忽然打断了他,“就好好帮我的忙,不止帮我查之前从部被炸一案,还有兮风……不许说你喝多了不算数。”

    她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平时那样,歪着脑袋看他,一点都看不出刚才那突然暴露的脆弱。

    “……”封枭默声不语。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不过,就算你不同意……也晚了。”墓幺幺忽然弯起嘴角。

    封枭微微皱眉,“你……”

    “算算时间,何崇安和年丰此时应该已经从正苑回来了吧。”

    “你做了什么?”封枭隐约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你马上就知道了——”

    ……

    “郡主……嵬雍军颜知、川侍郎等人的查捕函召,正苑批了。”就像墓幺幺说的那样,年丰和何崇安不一会的功夫就到了。

    “大统领?!”何崇安没想到会在这见到封枭,立刻上前请安。

    “墓幺幺,你该不会——”封枭立刻反应过来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何崇安。

    “这峯月卫士督亲自带兵去疏红苑正苑,速度就是不一样,比我想的快多了。”墓幺幺喜笑颜开地接过年丰手里头的一沓厚厚的函召。

    何崇安看了看封枭面前的那杯茶,很明显是已经在这好长时间了。大统领上午还在峯月卫驻地训练,他分明记得大统领下午还有别的事来着……这是用传送门直接来的?

    昨天刚一起喝酒甩掉他们这些人秘会,第二天还派他这个心腹上门去接人,下午就不放心还亲自过来看看。

    不是,这大统领可比原在申说的要陷进去深的多了啊。

    这——

    何崇安看了一眼大统领,转头看着墓幺幺,立刻福灵心至地想起来原在申那些话,对墓幺幺满脸堆笑,“为郡主服务,是我的荣幸——”

    “出去。”不等他拍完马屁,封枭冷冷地说道。

    “年丰,你也先退下吧。封大统领还与我有要事要商量。”看着封枭心情很差,她心情立刻好太多了。

    《半扇孤阙歌》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