甭加慧 作品

第235章 年轻人气盛

    肖二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布包着的长条,掀开来是两根被扒了皮的棍子,削的白白嫩嫩的。

    他笑嘻嘻地将那两根棍子捧到了谢元的眼前,献宝似的说道:“校尉,你看,这是我专门给你削的筷子,看看好不好用。”

    谢元从愣了一瞬,然后接了过来,将碗里泡的差不多的干饼捞了起来,咬了一口。

    外头一层热乎的,里头还冰牙,可是她太饿了,也顾不得许多,就一心一意地嚼着。

    肖二蛋看着谢元因为他吃上了一口热乎的,心里头不知道多满足,高兴地看着她,嘴上就闲不住,罗里吧嗦地念叨:

    “校尉……您这也太神了,您是怎么想出来的法子,大家披着白色的布,半夜顶着大雪摸到了这城墙底下偷袭……嗨,还真让咱们给偷袭成功了!这可比好多人列阵攻城,扒云梯高明的多了呀!校尉,我觉得那写《史记》的叫什么来着……”

    谢元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说道:“司马迁。”

    “对对对……我觉得让那个姓司的给您也写个传,少年校尉有勇有谋……得从出生开始写,家住哪里……哎?校尉,我好像还没听说您是哪儿的人啊?”

    “离这里不太远……”谢元将碗里的热水喝干净,递给了他。

    雪依旧还在下,簌簌地落在地上,落在人的头脸上一会儿就能盖上一层。

    “你去替我看看,其他人都吃上东西了没有。让他们抓紧时间!还有,记得将外头打扫干净,一会儿说不定魏军的援军就会到了,别让他们看出马脚来。”

    “是!我这就去!”肖二蛋高兴地走了。

    谢元站直了身体,又伸手到背后,将皮甲裂开的口子捂上了,转身看向了满天飘舞的雪景,眺望着远处的动静。

    昨天她跟师父禀报过魏军的动静之后,师父虽然觉得笼统,但是还是立马去找其他几位将军商量对策去了。

    可是他回来之后,垂头丧气地说,其他几位将军并不同意先动手。

    原因有二:一,师父讲不清楚这些消息的来源……他总不能说是自己营中的一个校尉,跑到了敌军的军营里头暗杀了对方的元帅,顺便听来的消息。

    如此离奇之事,细说起来,不仅仅会暴露谢元女子的身份,搞不好还会落一个通敌的罪名。

    其二:天降大雪,既然两军还在停战期间,对方没有先行开战。凭着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让自己的大军在这样的恶劣天气里头去攻城?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谁不喜欢安逸,能在城里呆在房子里营帐里头烤火,谁愿意在天降大雪的时候,踩在学坑泥水里头去打仗?

    所以师父当时苦口婆心地举例魏军以往的速度,又列举了几个军镇方位。即便是将利害关系摆了个清楚,其他几位将军虽然心里都很赞同。

    但是因为心存侥幸,最后都只说了一句:明天看看,等雪停了再说吧。

    师父沈庆之因为什么收获也没有,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将他们探讨失败的过程都将给了谢元听。

    谢元听了之后直皱眉头,说道:“师父……不能等啊,咱们现在本来就处于劣势了,再等下去,必死无疑啊。”

    沈庆之很头痛,说道:“那怎么办?我自行做主先开打,逼他们一起吗?若是胜了还好说,若是败了,我就是罪魁祸首,即便没死在战场上,也要死在皇帝的手里。”

    他叹了口气,说道:“没有配合,光凭我自己?任县城不要了倾巢出动?血赔上许多人命说不定还攻不下来,能有一成胜算吗?”

    谢元沉默了一会儿,心知争一争还有赢的希望,不争必死。于是说道:

    “大家都是人,咱们不愿意大雪天打仗,魏军定然也会放松警惕。师父,我准备带着营中的人夜袭试一试。”

    “夜袭?!”沈父一双眼睛瞪圆了,说道,“你那一千多人守着要道口,你派多少人夜袭?难道准备带着几百人攻打一座铜墙铁壁的城池?我说元啊……师父知道年轻人气盛,可是你这也太张狂的没边儿了,不可能!”

    谢元抿了抿唇,倔强的默然不语,就当沈父以为她已经同意了的时候。

    谢元说:“我回去试一试,失败了是我私自行动,师父再做打算便是。”说罢她转身就走。

    沈庆之愣在当地,反应过来之后,焦急地对着谢元的背影喊道:

    “谢元!你要是敢违抗军令,我砍你的脑袋你知道吗?!!!”

    他直觉这一句话威胁自己的徒弟,徒弟肯定不信,于是又改了口暴怒道:

    “我把你一撸到底,把你赶回家去!我要你再也当不了兵!……谢元你听到没有!”

    可是谢元头也不回,骑上马,带着人一溜烟儿似的离开了……

    沈父看着谢元的背影,心中各种忐忑……他知道谢元从小胆子就大,甚至有时候会有些莽撞。

    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她应该不会轻易的去试吧?或许回去琢磨琢磨,觉得不行就打消念头了呢?

    ……会……会吧?

    沈父焦头烂额地挠了挠头,突然反应过来,现在不是想着怎么拦着谢元的行动的时候,而是先一步想出对敌的对策来,到时候谢元自然也就没有理由自己去莽撞了!

    这才是正理。

    谢元回到自己的营地之后,就将所有的卫长还有司军周免都叫了过来,开始商议对策。

    众人一听,要在今夜顶着大雪夜袭一座城池,都露出了为难之色。

    外头的雪已经落了一层,没过了人的脚,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如此的天气再去攻城,简直就是找死……

    也不知道上头是怎么想的,这种让人送命的命令……也让他们去做吗?

    不是说,校尉是沈将军的徒弟吗?

    他们几个对视了一眼,也不敢明说,还是“财神爷”周免说道:“校尉,这样的天气,爬云梯都打滑……人还没上去呢,就能摔死几个……这命令是谁下的?”

    谢元怕说是她擅自做主,这群人更是没有那个动力,于是抿了抿唇,冷声说道:

    “我现在是跟你们商议具体的行动策略,问谁下的命令做什么?!”

    油灯的光亮被谢元低沉的怒喝声给吹的晃动了一下,照得她脸上的黑色的阴影一阵晃动,那双丹凤眼又平添了许多的凶神恶煞。

    众人心中一凛,都收敛了不满的心思,开始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