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情绪 作品

第115章 余家家主的苦恼

    余辉送走他爷爷后,丁寒没有现身。

    余辉接下来也无法找见丁寒,跟其通话。

    而另一边,余业从余辉的院子离开后,却马上召来余府大管家。

    他对大管家一阵交代后,余府便暗暗风起云涌,一整个夜晚对余辉院子附近采取了暗中高强度的布控。

    这一幕,丁寒也是通过天机眼瞧到了。

    一时,他还有点好笑:你们去忙乎整个夜晚吧!能找得到人才有鬼。

    余业一夜的布控,第二天自然无果。

    第二天的一整个上午,余业没有做任何事,将他本来今天要做的所有事都安排给下人。

    他就一个人静静地呆在一个客厅里思考着问题。

    昨夜的事,他也撒谎了,忽悠了他的孙子一下。

    他这段时间哪里有什么幻觉视听了,他又不是普通的那种老头子,眼力和听觉比年轻的小伙子还好呢!

    昨夜,他不只是听到,甚至感觉到余辉在和人说话的。

    他还明确嗅到了一种危险的味道。很久以来,在这郁城府的地境,已经没有人能让他感受到这种危险的味道了。

    但是这个人在他到来时,却又要选择马上隐匿,其是在忌惮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吗?

    一定是的!余业心里想着。

    不过最诡异的是,他不动声色,出那院子后做个全面的布控,那个人竟然人间蒸发了。

    余业对自己有信心,当时那个人就隐在院子里,并不是在自己到来时他就已经远走高飞,因为余家院里的岗哨不是形同虚设。

    但那个人真是在自己的布控里消失了。

    这天一大早,余业就通过大管家赖生以一项公干为由,让余辉去执行家族的一项任务。

    然后,他和赖生等人亲自对余辉那院子展开地毯式的搜查。

    结果:一无所获。

    这是怎么回事?这在当地首屈一指,形如碉堡的余家,平时连一头飞鸟也别想飞进来,但这个人却是来去自如!

    余业细思极恐。

    这已经不仅仅是尊严的问题了,更是一种巨大的危险——难道有人想杀余家的重要人物,也是易如反掌吗?

    “赖生——”

    突然,余业传唤大管家。

    “属下在。”

    赖生顷刻来到余业厅中。

    余业这瞬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块信物交给他道:“你马上用这个信物去请青山道人前来咱们余家。”

    那信物上雕着一座微型的栩栩如生的青山。

    赖生当即领命而去。

    余业随后坐到客厅里的一张太师椅上。

    冥冥中,他感觉余家接下来可能不会再风平浪静了。

    首先,科曼王都已经开始洗牌:一朝天子换,很多势力都会受到牵连。

    余业心里知道:没多久,新王绝对会派使者来到余家,顺新王者昌,逆新王者灭!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他余家和城主府是郁城境内的两个最大的势力,首当其冲。

    不过这一点,余业心里已经有了应对措施。

    现在最可怕的问题应是昨夜那人。

    昨夜,余业已经对余辉试探过了,发觉后者似乎有难言之隐。

    余辉现在在他余业的心里位置已经稳固,绝对是余家今后的接班人。更特别是昨夜余辉的无影剑法突破到新境界,更令余业心里触动!

    这些年来,余业的“火眼金睛”没有衰退,他看得很清楚:目前整个余家年轻一辈里,修练潜力最大的就是两个人:刘木莲和余辉。

    但刘木莲毕竟是外人,即使他余业认刘木莲做孙女,也不可能在今后将整个余家的家业交给她。

    所以,余辉就是余业未来的所有重心。

    居于此,余业难以拷问余辉,如果是其他人,敢这样跟他“打太极”,早就家法处置,打个半死了。

    现在余业觉得自己无法,只得请自己的师兄青山道人出关,共商大计。

    他们两个当时拜同一个师父雷震子——一位雷电系的世外高人。

    雷震子在将一身武技、功法传给他们师兄弟后,便云游四方去了,据传他离开了科曼王国,甚至离开了以傲月帝国为主心国的这片地区。

    不知道他最终去了哪里?

    或者死了,或者成神离开了澜苍这个位面了都是有可能。

    余业的师兄青山道人比余业入师门早,修练天才也更妖孽,而且他不像余业一般,连风系也并重地修。

    青山道人只修雷电系,几乎尽得雷震子的衣钵。

    平时,青山道人都俨然代替师职,倒像余业的师父了。

    也因其一身雷电系修为惊人,余业自也对其恭敬有加。

    不过,青山道人一直闭关,追求修练之道,倒不像余业一般“掉落风尘”,创了一个在郁城府首屈一指的余家大院。

    如今余业觉得自己可能遇到平生最大的难题了,更怕自己一手创立的这余家大院毁于一旦,因此,他不得不让自己的师兄出山。

    却说赖生一走,余业还没待松一口气,突然外面有人来报——

    “家主,府主大人有请。”

    府主大人,郁城府的府主。余业和郁城府的府主颇有来往,其实两家还结了儿女亲家,早都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那种关系了。

    他们以前都亲前王,不是现在当政的这个李斌。如果现今李斌要发难,他们两家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不过余业估计,一向圆滑的余城城主会选择归顺李斌。

    余家将追随以顺大潮?到时一切就看余业这家主了。

    就新王的事,城主前几天才跟余业谈过,而今日城主府又突然来人传话,还要他亲自过去一趟,可见事情不一般啊!

    “难道也是……”

    余业猛然想到昨夜自己余家大院里,那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人。

    今天自己的一整天心神恍惚,其实都是拜昨夜那位所赐。

    这时,余业猛然想到此节,却又猛然住嘴。

    如果城主石仲达也遭遇到自己的相同之事,那简直就太匪夷所思了。

    而目前,在等青山道人的这段时间,余业也觉得自己难熬。

    “唉!不管什么事,过去仲达那里喝两杯也是好的。”

    一时,余业当即动身,风驰电摯。

    如果他晓得丁寒的另类空间心之领域的话,他都想自己能像丁寒那样一瞬间就变到城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