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眼镜猫 作品

第三百二十九章 造反

    十分钟

    “我们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城里的守卫会十分的空虚,我们必须在守卫们反应过来之前做到这一切。”

    看着那些因为紧张而不断的活动的农夫和平民,还有他们用来做挡箭牌的一个普通的贵族,谋划了这一切的魔法师迅速的和自己的同伴交流了起来。

    他们这一次的行动必须要快,而且绝对不能够暴露出他们的真实身份和目的,所他们见到的所有的人都要死,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对整个德玛西亚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重要到一旦他们被发现,那么他们就绝对会被全德玛西亚人抓去处死。

    因为他们这次的目的是要杀了嘉文三世。

    “哈……我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明明只有我们就行了,为什么要留下这么多的破绽?”

    一名法师开口了,他有些不安的看着那些群情激奋的农夫和小市民,这些小市民是被他们蛊惑来的,大多都是因为违反了不能够食用魔法造物的禁令被收走粮食的人。他们会拿着那些木质武器跟过来的最大原因不是他们想要对国王和卫兵出手,而是想要让国王下令让他们食用那些粮食。

    毕这些粮食已经证明是无害的了,所以他们觉得仁慈的国王不会像是那些遵守德玛西亚规定的贵族议会一样顽固,可以让他们尽情的收割粮食。而不是看着粮食在自己的街道边种着,却因为有卫兵和法律的原因,活生生的饿死人。

    是的,就算是长满了粮食的庭院当中也有人饿死,只是这些人当中有些根本就不是被饿死,而有的则是想要博一个出身和好名声被饿死了,毕竟不向魔法妥协可是德玛西亚的政治正确,是能够被人欣赏的重要品质。

    所以这些贵族和一些年纪比较大的长者们,就想让国王下令终止这种荒诞行为,让国民们能够真正的得到实惠,不让他们出现守着粮食挨饿的荒唐事情。

    但是很可惜的是,现在总管行政部门的宫廷大臣是负责粮食买卖的,他比他们更懂这些粮食的安全,可这些人也没办法在考虑这些粮食是否真的有什么潜藏的魔法了,他们只是想要让德玛西亚多一些务实的事情,让人吃饱什么的。

    名声,规矩,哪有让快要饿死的民众们好好的活下去重要?

    只是很可惜,除了领头的几位长者,和一个想要凭借这次劝诫国王的功劳而跻身宫廷的小贵族以外,其他来的人都是一些平时遵纪守法的农夫和小市民。他们这些人没胆子违反法律去收割那些魔法食物,又想要吃饱饭,所以就像要让国王下令让他们吃。

    他们当中有的渴望着德玛西亚的社会的认同,也有的是想要出人头地,但是现在他们来到国王的宫殿之外的时候,他们内心当中的怯懦和不就让他们犹豫了起来,看上去随时都会逃跑,也不像是能够保守秘密的样子,这也是为什么那个提问的魔法师明明参与了计划的制定,但是现在却问出了这样的问题的原因。

    “没办法,只有将他的死推给这些人才能够确保我们的目标达成,不然的话也都是白费心机。”

    领头的法师也有些不耐烦,在他看来这些人既愚蠢又愚昧,还被那个所谓的善良的国王给惯坏了,当一个国王以善良的名义行事的时候,他必然会打破很多的规矩和法律,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贵族对这个皇帝并不看好的原因。

    是的,他当然是能够对大部分的平民好,但为了平民而损坏贵族利益的事情,这位国王陛下可也没少干,而且因为可怜那些平民当中的染魔者就对搜魔人这个体系产生不满,这样的国王实在是缺少一个真正的国王的样子。

    “大不了就让瑟尼斯控制他们,反正我们需要的不过是他们的尸体而已。”

    可看着那些举棋不定,拿着武器都到了城堡门口还想着犹豫的平民们,为首的魔法师也有些头痛。他当然明白这些人是想要做什么,他们拿着地上长出来的武器说是要造反,但其实就是想要引发过国王的注意,然后为首的贵族和长者一脸高深的说着什么‘如果忽视麦子,就会受到从大地当中长出的长枪的伤害’的话。

    让他们真的造反是不可能的,他们没这个胆子,但是假借造反之名为自己谋福利的胆子他们还是有的,而且还很大。可惜的是不管是国王和守卫都知道这件事,所以这一百多个平民就被晾在了这里,除了派一些士兵戒备着他门以外,并没有太当回事。

    毕竟说不好听的,这些没有甲,甚至穿着礼服的人在弓弩的一阵射击之下就要完蛋,根本不存在战胜他们的可能。而且这段时间这些人还天天来,每天过来抗议,到了饭点就回家吃饭,你见过哪家造反是这样造反的?

    更何况领头的人还都是一些贵族和长者,他们没国王的命令也不能够贸然出手,所以事情就僵在了这里。而那些长者和小贵族们等得起,那些平民却不行,他们越等就越担心国王会惩罚他们,所以就越发的不安了起来。

    好在他们这些人也不在乎这件事,也不在乎这些平民们怎么想,他们只是要求这些人死在这里,把事情做实罢了。

    “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提问的那个魔法师叹了口气,他也没有办法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只能够由他们亲自操刀一些事情了。好在这次为了证明‘食用魔法植物的人会和魔法师牵扯上关系’这件事,他们带来的魔法师的数量还是很多的。

    “还有二十分钟,在那之后会有一个侍卫抽烟的时候不小心引发了火灾,然后城中的守卫会在命令下前往救火,出于安全的考量,国王也会转移,那个时候会有一个臣子给他说起这些人的不良影响,然后就是我们动手的机会了。”

    领头的人看了一下从比尔吉沃特那里买到的机械手表,这种手表非常的昂贵,一块表就顶得上一户人家一整年的收入。现在这块表指着的却不在是时间了,而是他们国王的死期。

    “谁会说,这样不是就暴露了吗?”

    已经准备好杀人的另外一个法师歪过了头,他很好奇是那个义士愿意牺牲自己的家族和个人来帮助他们达成这件事。

    而领头的法师呵呵一笑,对着他们指向了一个方向。

    “冕卫。”

    缇娅娜·冕卫走在国王的大道上,看着那些手拿着从地上长出来的武器的平民和商人们,他们围在国王的城堡前已经有几天了,从国王下令不准食用那些魔法粮食的时候就待在了这里了,他们并没有做出其他的行为,甚至武器都是在卫兵们的眼皮子底下从国王的花园当中采摘的。

    这些领头的人多少也是有些影响力的,并且还喊出了为民请愿的口号,所以就不能够简单的驱逐了,只能够任由他们围在城堡的前方抗议。

    “这不是一件好事。”

    她皱着眉看着这一切,这些人当中虽然有可靠的人,可是大部分都是不安的市民,这些人虽然没有甲,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打进满是守卫的城堡,但是现在却不一样,继续让他们待在这里毫无疑问的对德玛西亚和国王的微信都是一个打击。

    所以这些人必须被赶走,不能够让他们继续胡闹下去了,不然如果有人加入他们的行列当中,那么事情就会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前进了。

    “国王应该下令驱逐他们的。”

    她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我们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城里的守卫会十分的空虚,我们必须在守卫们反应过来之前做到这一切。”

    看着那些因为紧张而不断的活动的农夫和平民,还有他们用来做挡箭牌的一个普通的贵族,谋划了这一切的魔法师迅速的和自己的同伴交流了起来。

    他们这一次的行动必须要快,而且绝对不能够暴露出他们的真实身份和目的,所他们见到的所有的人都要死,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对整个德玛西亚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重要到一旦他们被发现,那么他们就绝对会被全德玛西亚人抓去处死。

    因为他们这次的目的是要杀了嘉文三世。

    “哈……我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明明只有我们就行了,为什么要留下这么多的破绽?”

    一名法师开口了,他有些不安的看着那些群情激奋的农夫和小市民,这些小市民是被他们蛊惑来的,大多都是因为违反了不能够食用魔法造物的禁令被收走粮食的人。他们会拿着那些木质武器跟过来的最大原因不是他们想要对国王和卫兵出手,而是想要让国王下令让他们食用那些粮食。

    毕这些粮食已经证明是无害的了,所以他们觉得仁慈的国王不会像是那些遵守德玛西亚规定的贵族议会一样顽固,可以让他们尽情的收割粮食。而不是看着粮食在自己的街道边种着,却因为有卫兵和法律的原因,活生生的饿死人。

    是的,就算是长满了粮食的庭院当中也有人饿死,只是这些人当中有些根本就不是被饿死,而有的则是想要博一个出身和好名声被饿死了,毕竟不向魔法妥协可是德玛西亚的政治正确,是能够被人欣赏的重要品质。

    所以这些贵族和一些年纪比较大的长者们,就想让国王下令终止这种荒诞行为,让国民们能够真正的得到实惠,不让他们出现守着粮食挨饿的荒唐事情。

    但是很可惜的是,现在总管行政部门的宫廷大臣是负责粮食买卖的,他比他们更懂这些粮食的安全,可这些人也没办法在考虑这些粮食是否真的有什么潜藏的魔法了,他们只是想要让德玛西亚多一些务实的事情,让人吃饱什么的。

    名声,规矩,哪有让快要饿死的民众们好好的活下去重要?

    只是很可惜,除了领头的几位长者,和一个想要凭借这次劝诫国王的功劳而跻身宫廷的小贵族以外,其他来的人都是一些平时遵纪守法的农夫和小市民。他们这些人没胆子违反法律去收割那些魔法食物,又想要吃饱饭,所以就像要让国王下令让他们吃。

    他们当中有的渴望着德玛西亚的社会的认同,也有的是想要出人头地,但是现在他们来到国王的宫殿之外的时候,他们内心当中的怯懦和不就让他们犹豫了起来,看上去随时都会逃跑,也不像是能够保守秘密的样子,这也是为什么那个提问的魔法师明明参与了计划的制定,但是现在却问出了这样的问题的原因。

    “没办法,只有将他的死推给这些人才能够确保我们的目标达成,不然的话也都是白费心机。”

    领头的法师也有些不耐烦,在他看来这些人既愚蠢又愚昧,还被那个所谓的善良的国王给惯坏了,当一个国王以善良的名义行事的时候,他必然会打破很多的规矩和法律,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贵族对这个皇帝并不看好的原因。

    是的,他当然是能够对大部分的平民好,但为了平民而损坏贵族利益的事情,这位国王陛下可也没少干,而且因为可怜那些平民当中的染魔者就对搜魔人这个体系产生不满,这样的国王实在是缺少一个真正的国王的样子。

    “大不了就让瑟尼斯控制他们,反正我们需要的不过是他们的尸体而已。”

    可看着那些举棋不定,拿着武器都到了城堡门口还想着犹豫的平民们,为首的魔法师也有些头痛。他当然明白这些人是想要做什么,他们拿着地上长出来的武器说是要造反,但其实就是想要引发过国王的注意,然后为首的贵族和长者一脸高深的说着什么‘如果忽视麦子,就会受到从大地当中长出的长枪的伤害’的话。

    让他们真的造反是不可能的,他们没这个胆子,但是假借造反之名为自己谋福利的胆子他们还是有的,而且还很大。可惜的是不管是国王和守卫都知道这件事,所以这一百多个平民就被晾在了这里,除了派一些士兵戒备着他门以外,并没有太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