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子下 作品

第1413章 没见过世面

    戮影的办事效率很快,第二天上午就把钱打了过来。

    按照之前的计划,陆山民只留下了十万块,剩余的全转给了周同。这十万块加上之前身上本来的几万块钱,付完天都大酒店的房费,还余下三万多块。

    陆山民只当了不到半天的有钱人,就再次沦为为钱发愁的穷苦人。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倒也不至于犯多大的愁,对于他来说,吃差点、住差点都无所谓。但身边还有个海东青就不得不发愁了。

    尽管海东青从十七岁开始就过上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艰难日子,但她毕竟是大小姐出身,而且她所受的那些苦跟钱没关系。

    在陆山民看来,海东青的苦,普通人无法理解。但普通人缺钱的苦,海东青也未必能理解。

    为了找到一处不至于太难堪的房子,为了省下一点房屋中介费,整整一天,陆山民跑遍了附近的所有大街小巷。终于在一处老旧小区租下了一套两室一厅,不算太破旧的房子。

    房子里家具齐全,冰箱洗衣机虽然锈迹斑斑,但都还能用。唯一不好的就是楼下不远处有一个农批市场,时不时能问道一股酸臭的味道。

    一进屋,陆山民就刻意的观察海东青的表情,生怕她不满意。

    倒不是陆山民怕她大发雷霆,而是怕她死活要求住更好的地方,那就要了他的老命了。

    “看着我干嘛,没看见屋子里到处都是灰吗”?

    陆山民愣了一下,随即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这样的富家小姐看不上这种地方”。

    海东青没有理会,脱掉宽大的黑色大衣,开始卷里面毛衣的袖子。

    陆山民愣在当场,他发现不穿大衣的海东青与穿着大衣的海东青完全是判若两人。

    那身材,那白玉般的小臂,用左丘的话说,‘前凸后翘腿子长,美得冒泡’。

    海东青卷好衣袖,走进了卫生间。

    不一会儿,卫生间里传来流水的声音。

    海东青端着一盆清水走了出来,手臂上搭着两条毛巾,顺手就扔了一条给陆山民。

    “还不赶紧动手”。

    陆山民笑了笑,两人开始对房间进行大扫除。

    让陆山民震惊的是,海东青这个大小姐干起活儿来有模有样,虽然不如张丽和小妮子那么熟练,但已经比大多数女孩子要好上很多。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更让陆山民震惊的还在后头。

    当看到海东青做了满满一桌子菜的时候,陆山民才是真正震惊得目瞪口呆。

    炒、炸、煎、炖、烧,样样有模有样,每一样都色香味俱全。

    除了这顿饭花了不少菜钱之外,陆山民对这一桌子菜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

    陆山民一边吃着饭,一边不住的感叹。

    “不可思议啊、不可思议啊”。陆山民不是没吃过富家千金做的饭,叶梓萱曾经给他泡过方便面,曾雅倩第一次在出租屋炒菜的时候,差点没把他给咸死。相比与她们俩,陆山民本以为海东青只会更差,没想到偏偏是这个最不应该做出一手好菜的女人,偏偏做得还不错。

    陆山民不禁感叹,“真是海水不可斗量,女人不可貌相啊”。

    “你是长舌妇吗”?海东青淡淡道:“叽叽歪歪、唠唠叨叨”。

    “我想不通啊,没道理啊”。陆山民咀嚼着一块糖醋排骨,一边满心疑惑的看着海东青。

    见陆山民刨根问底誓不罢休的样子,海东青淡淡道:“没娘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穷人。爸妈不再的时候,东来只有十二岁。我是他唯一的亲人,是她姐姐,同时也扮演着爹妈的角色”。

    陆山民哦了一声,明白了过来,不过转头一想又觉得没道理,“不是有卓叔和天叔吗,你们家还有一大堆的保姆”。

    海东青嘴角微微翘了翘,如果此刻海东青取下墨镜,陆山民看到的将是一双看白痴的眼神。

    “你会完全放心将自己的孩子交给保姆养育吗”?

    陆山民没有孩子,仔细想了想,说道:“应该不会”。

    海东青的语气温和了下来,提到海东来,那是她内心深处柔弱的地方。

    “以前爸妈在的时候,我们姐弟俩感情很好,我很宠他,他也很依赖我。后来爸妈不在了,我是他唯一的亲人,我必须对他负责。所以我不再宠着他,我逼他学习,担心他学坏,害怕他受骗。从此,他也不再亲近我”。

    见海东青心情有些沮丧,陆山民安慰道:“我和他也打过交道,他的本质不坏,现在只是不够成熟而已,我相信总有一天他能明白你的苦心”。

    海东青轻哼了一声,“你在他面前可没少挑拨离间,我们姐弟俩今日的关系,都是你一手促成的”。

    陆山民眉头皱了皱,“海大小姐,这锅我可不背。我承认之前我是怂恿过他反抗你,但这只是表象,我顶多是起了个催化剂的作用。本质原因还是你把他管得太紧了。弹簧压得太久,早晚会反弹”。

    陆山民接着说道:“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问题,那我就不得不多说两句。当年我亲口答应阮妹妹要替她讨回公道,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没有兑现。”

    海东青冷笑一声,“你想怎么替她讨回公道”?

    陆山民深吸一口气,质问道:“你说,阮妹妹哪里就配不上海东来了,你自己的弟弟是什么货色你自己还不清楚吗,在我看来,他未必配得上阮妹妹”。

    说完之后,陆山民直勾勾的看着海东青,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虚。

    见海东青手里筷子在半空中停留了半天,也不说话,陆山民心里直打鼓,咳嗽一声补充说道:“当然了,我的话可能是说的重了点,海东来其实也挺优秀的,但阮玉也不差啊”。

    “对于阮玉,我承认我错了,我看走了眼”。海东青夹了一块青菜,埋头小口吃饭。

    陆山民再次惊讶得目瞪口呆,揉了揉耳朵,又拍了拍脑袋,相识了那么多年的人,今天给了他太多的震撼。

    海东青是谁,海东青也会承认错误,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海东青抬头看了一眼傻子般的陆山民,“你今天一惊一乍的,很反常。吃错药了吗”。

    陆山民揉了揉惊诧的脸庞,呵呵傻笑,心想,是啊,‘你今天不会是吃过药了吧’。

    海东青无语的摇了摇头,“真不明白你这样的傻子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不要命的追随”。

    陆山民仍然呵呵傻笑,心情一好,胃口也倍好,开始风卷残云般的大快朵颐。

    海东青余光瞥见陆山民吃饭的样子,没来由心头升起一股温暖,她不禁回想起当年父母还在时的情景。一家人常常坐在一起吃饭,虽然有保姆,但妈妈总是亲自下厨。吃饭的时候,妈妈是吃得最少的一个,因为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爸爸吃饭。她现在还记得妈妈当时的表情,她总是一脸的微笑,看得津津有味。那个时候她是不理解的,不就是吃个饭吗,有什么好看的,而且爸爸狼吞虎咽的样子也并不好看。现在,她有些明白,看着一个男人狼吞虎咽的吃自己做的菜,那种认可会给内心带来一种难以描述的满足。现在细细想来,妈妈脸上的笑容写满了‘幸福’两个字。

    这顿饭,陆山民吃得很高兴,一方面,终于算是兑现了当年对阮玉的承诺,能让海东青认错,也算是给了阮玉一个交代。另一方面,海东青的表现让他放心了下来,这位大小姐在生活上并没想象中那么难伺候。

    不过,当他以为海东青是‘贤妻娘母’型很会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女人的时候,他发现他又错了。

    因为海东青提议晚上出去买鲍鱼、珧柱、榆耳、蟹肉、竹笙、、、,明天打算做一个她最拿手的菜叫‘祝君如意’。

    当看到陆山民一脸苦瓜相的时候,海东青只是撇了撇嘴,“要是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自己百度查”。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陆山民不认识这些东西。

    “你一个做菜的,难道没买过菜”?

    “买菜这种事情交给保姆就行了,我只需要开单子”。

    “好吧”,陆山民叹了口气,他这才明白,海东青对这些东西的价钱根本就没有什么概念。

    这还不算完,更让陆山民感到欲哭无泪的是,当他打开行李箱的时候,发现自己最贵的那件衬衣被海东青折得乱七八糟。

    “海大小姐,你这个又当爹又当妈的,就没给海东来叠过衣服”。

    海东青再次翘起鄙夷的嘴唇,“我们家东来穿衣服从来都是穿一件扔一件,扔完了就买新的,不需要叠衣服”。

    陆山民彻底被打败了,之前松下去的那口气再次灌满了肚子。今天的心情也是一波三折被海东青折腾得死去活来。

    “真是个败家娘们儿啊”!

    “你说什么”!!!!!!!!!!

    “哎,没什么,我说我真是没见过世面啊”!飞山中文提醒您:读书三件事一收藏、推荐、分享!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飞山中文)https://www.feishanzw.com/fs/36625.html最快更新!搜索飞山中文,更多好看小说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