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yS 作品

第722章 钦天监黄道吉日

    翌日。

    一行人在别庄已经好些日子,便准备回城。

    谢三爷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自然也不能总在别庄。

    且温小六书院建造那边也得去看看。

    一早起来之后,还未用过早膳,谢三爷便将要回去的消息说了。

    几个大人自是早就料到了,只两个孩子却是满脸的不舍。

    早饭也不吃了,便手拉着手去与这几日交到的朋友道别。

    因要回城,早膳用的比往日要早一些,得赶在气温还未升到最高时回到城内。

    刚进城,便见李姑娘不知何时来了温府。

    下了马车的温小六见状,忙将人迎了进去。

    “外头天热,李姑娘喝点这凉茶如何?”凉茶内带着淡淡的中药味,不难闻,放了不少糖在里面,喝起来冰冰凉凉的,这个天气正适合。

    李姑娘端起茶杯轻啜一口,因这天气有些浮躁的心,似乎也慢慢沉静下来。

    “很好喝。”

    温小六笑了笑,“好喝女子却不能多喝,毕竟是凉性的东西。”

    “嗯,”李姑娘点头,放下手中的茶盏。

    “今日来,是关于书院有些事想跟谢太太商讨一番。”

    “既如此,那我们去书房说吧。”说着温小六将人往书房引。

    前些时日,因温小六要处理书院之事,谢金科便吩咐管家将重新开了一间书房出来。

    这样温小六若是有事要处理,且来客是女子,有自己的书房自然也方便不少。

    二人进了书房之后,温小六便问她关于书院的何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李姑娘笑了笑,“那日参加完你的生辰宴,回去之后便有不少太太小姐们向我打听起书院的事情来,今日来,我便是想问问你,这书院的女学生,还有先生要怎么招收。招收条件又是什么。”

    温小六没成想她来是问这事,愣了一下之后笑道,“如今虽距离书院建成还有些时日,不过你说的也对,这招收先生和学生的章程也是该定下来了。”

    说着便干脆让人将先前开设北辰书院时的那些留下来的章程设想都拿了过来。

    京城到底与北地不同,许多方面都需要注意。

    “按照谢太太的意思,这书院您打算不分班级?”

    “嗯,只按照年龄及入学成绩来定年级即可。”温小六点头。

    “如此一来,怕是会有许多世家贵女要打退堂鼓了。”李姑娘沉吟一下缓缓道。

    “不打紧,若世家贵女不愿意,自有愿意入学之人。况且,许多世家贵女,怕是家中有了先生,也不需再入书院读书。”温小六笑道。

    如今她书院的名声已经有了,倒并不担心入学的学生,所以若真有那因此而不愿意入学的贵女们,她反倒觉得轻松许多。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到时大家身份各自不一,性子自然也不会都一样,同处一个班级,若说不会出半点乱子,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书院开学前将这些规矩讲明白了,那些人若是愿意,那便参加入学考试,若是不愿意,自然也无人强求。

    “谢太太如此行事的用意我明白,可有些时候,这些阶层若是分得不轻,怕是到时会生出不少乱子来。”李姑娘有些担心的道。

    “我办书院的初心,便是想让这天下女子皆能与男子一般,入书院,读书习字,习得一技之长,在这天下能有自我容身的法子,不必事事依靠男子。所以这书院一开始的主要目标,其实并不是那些世家贵女。”温小六没有将此事说的太深。

    说到底李姑娘虽在京城贵女中行事有些特立独行,但与舒七姑姑还是不一样的。

    她从小接受的那些关于对女子的德行教导,便是有些不认同,潜移默化的阶级思想却是难以改变的。

    “若是谢太太决意如此,那我也不好再多说。今日回去之后,我会将此事传达给那些贵女太太们,到时她们到底作何决定,那便是她们自己的事情了。”李姑娘道。

    “嗯,此事劳烦李姑娘费心了。”

    “谢太太客气,我与谢太太同在一条船上,自然该一条心才是,这些应酬不过小事罢了。”

    温小六闻言,笑着将人送了出去。

    等人走后,谢大太太便过来了。

    手中端着芒种熬制的药膳汤。

    见温小六手上还在写写画画,将汤放下便道,“好了,刚回来便开始忙的不可开交,总要歇一歇。来,把这汤喝了吧,芒种刚熬好的。”

    “母亲,怎的还劳烦您给端过来了。”温小六放下羽毛笔,伸手接了过来道。

    “她们不好过来打扰你,便由我这个做婆婆的来了。”谢大太太道,“对了,那书院如今修建的如何了?”

    “地基应当是做的差不多了,怕是该上梁了。”

    “哎呀,既要上梁,那可得选个良辰吉日才是。既然这样,咱们明日不如去那青龙寺一趟,让寺里的方丈给算个好日子,再让工人们上梁。”

    温小六对这个不太懂,那日韩师傅虽说了一句上梁要选个好日子,可她不过以为随便挑一个便好,哪里知道还要特地去请人算日子的。

    “母亲,不用这般麻烦吧?”

    “怎么不用,你个傻孩子。这上梁之日,若是选的不好,日后房子修建出了问题怎么办?这个日子可不能马虎。除了选个黄道吉日,还得让人准备些糖果,鞭炮。那日府里还得设宴,请那些工人们在家中吃顿饭才行。”谢大太太坐在温小六旁边,开始计划上了书院上梁的事情。

    温小六见谢大太太这般重视的样子,自己也收了先前有些敷衍的态度。

    “那明日我便与母亲一道去青龙寺吧,正好也去看一看东陵先生。”

    从别庄带回来的那些新鲜的莲蓬、菱角,也要给东陵先生带些去才是。

    “对对对,把金儿也叫上,好歹是他师父,总该多多去拜访才是。”

    二人又说了会话,管家过来说找谢大太太有事,便离开了,书房内只剩温小六一人,重又开始伏案书写。

    到了下午。

    日头正高,温度灼热,屋外蝉鸣声不绝。

    暑气肆意,院子里的树,也被晒得蔫嗒嗒的没了精神。

    院子里更是静悄悄一片,瞧不见下人走动的身影和说话的喧闹声。

    温小六此时正歇午觉。

    叩叩叩——

    “少奶奶歇觉呢?”管家见开门的是白露,小声问道。

    “嗯,您可是有事?”

    “正是有些事,”管家犹豫一下道,“前头厅里,宫里的黄公公来了,说是给少奶奶带了皇上吩咐的好东西,怕是不好耽搁。”

    “那您稍待,我这边去将少奶奶喊醒。”

    “好好,那黄公公正等着,白露姑娘你催着些少奶奶。”

    “您放心,我知道的。”

    见人重新进屋,管事的也不去前头,只站在外头有些着急的等着。

    日光此时正照到了门前,折射出的光线落在他身上,明明热的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似乎也没有察觉到一般,只有些焦急的看着少奶奶的屋子的门的方向。

    屋内,正睡着觉得热得慌的温小六,听见动静已经有了要醒来的迹象。

    等白露上前时,便见温小六做起了身,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薄如蝉翼的绸缎里衣穿在身上,小脸似乎还有些迷糊,眉头因天热的难受而轻蹙着,巴掌大的脸,却也娇艳非常,“谁来了?”

    “回少奶奶,是管家来了,说是宫里的黄公公来了,让您快些起身。”白露道。

    “黄公公?”温小六疑惑道。

    虽好奇黄公公怎会突然来了府里,却还是掀开薄毯,下床穿衣。

    只是穿衣的时候,一件一件慢慢往身上套,本就热的难受的身上,不觉更加不适。

    因她身子有些虚,且先前东陵先生也有吩咐,这冰鉴便是放了一个,也没有放多少冰在里面。

    屋子虽比外头要凉快些,但午后的温度滚烫,那阳光又缓缓落屋子的窗户与墙壁上。

    很快便将早上凉快的墙壁晒了个灼热。

    屋内的温度自然也变得更高。

    温小六又从小怕热,躺在床上便是午睡,也常常被热醒了。

    等她穿戴好衣裳,已经是一炷香过去了。

    “让管家久等了。”

    管家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老奴倒是等多久都无所谓,就怕宫里来的人等不得。”

    “管家放心,黄公公不是那般爱计较之人。”温小六笑道。

    管事的却不敢真的放心,只敷衍的笑了笑,脸上却还是汗流不止。

    到了前厅,便见黄公公正起身看着墙壁上的字画,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见到温小六,一张笑脸便往前走了两步。

    “县主。”

    “劳黄公公久等了,小六正酣睡,没想到公公这个时辰过来了。”温小六施了一礼道。

    “皇命在身,耽搁不得。只是打扰县主午睡,却是咱家的不是了。”

    “黄公公也说了,皇命在身,也是身不由己,又怎好将此事的过错怪罪于您。”温小六笑道。

    “只是不知黄公公此时来,却是有何事?”

    话音落下,温小六便见黄公公从袖内拿出一张皇上专用的金色绢纸来,递给温小六,“县主,这是皇上让钦天监选出来的黄道吉日,您看看。”

    温小六满头雾水的接过来,“黄道吉日?这是.....?”

    黄公公收回手笑了起来,“皇上听闻书院过些日子便能上梁,特地吩咐咱家去钦天监那边让他们算了个好日子,也好让书院顺利动工。”

    温小六没想到皇上居然连此事都帮着她操心,此时倒不知该说什么了。

    愣了一下之后才道,“劳烦黄公公回去之后帮小六与圣上谢恩。今日原本正想着明日去青龙寺一趟,让方丈大师选个好日子,没想到黄公公您就拿着钦天监算好的日子过来了,小六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了。”

    “县主客气了,对咱们圣上来说,怕是您那书院能顺利办下去,便是最好的谢恩了。”

    黄公公在谢府办完了事,也未曾多留,就急匆匆的回了皇宫。

    管家很是乖觉的跟了出去,给黄公公塞了很大一个红包,等人坐上轿子离开,这才擦了额头上的汗,转身回府。

    “叔,那公公来咱府上干嘛来了?”跟在管家身后的年轻男子问道。

    “不该问的事别瞎打听。”管家斥责了一句,便往前厅走去。

    年轻男子见管家不肯说,撇了撇嘴,没有继续跟上去,而是往后院的方向去了。

    那个方向的院子里,住的都是女眷,只不知这男子要去做什么。

    管家一心想着方才黄公公离开了,少奶奶怕是会有话要吩咐,往前厅赶,自然也未曾注意到自己这侄子的动作。

    “小六,那公公来做什么来了?”听到消息的谢大太太此时也起身来了前厅。

    温小六闻言,笑着将手中的绢纸递给了谢大太太,“来送这个的。”

    “这是什么?”一脸疑惑的打开,却见上面只写了几个文绉绉的字。

    “这写的不是时日?还是三日后,可是三日后有什么事要发生?”谢大太太问道。

    她原本是有些担心那宫内的人突然来府上不会有什么不好之事发生。

    此时见温小六脸上笑吟吟的模样,便也就不担心了。

    “倒也不是什么其他的事,”温小六摇头,“今日上午母亲不是还曾与我说要明日一同去青龙寺找方丈算了良辰吉日,此时倒不用算了,这良辰吉日不是有了。”指了指那绢纸道。

    “这是何意?难不成皇上专门派人来送的这个,便是那上梁之日的黄道吉日?”谢大太太难得有些错愕道。

    却见温小六点了点头,“正是,钦天监亲自算出来的。”

    谢大太太突然肃了脸上,看着温小六,缓缓道,“我没想到皇上会如此重视此事,一个上梁之日,居然劳动钦天监亲自算日子。”

    温小六也收了脸上笑吟吟的模样,略微严肃了些,“母亲放心,皇上重视是好事,说明咱们当今是个明君,不会在此事上有所阻拦。”

    谢大太太闻言蓦地松了神色,拉着温小六的手拍了拍,“我也不是担心,只是终归不过一个女子书院,却让皇上如此重视,这里面不要再掺杂些其他的东西才好。”

    一旦书院有官府的势力插入,那性质便必定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娘放心,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温小六自是明白她的意思。

    “嗯,娘一直对你很放心。”

    二人说了一会话,温小六便让人将绢纸收了起来,又找人去将此事通知一番韩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