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 作品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破兽潮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破兽潮

    只看风景?

    郑族联合夜罗宫举兵来犯,去哪里看风景不好,偏偏选择到此,当他轩辕高颜是个傻子吗?

    轩辕高颜心里很清楚,剑帝与罗帝,绝非单纯为看风景而来,尽管没有公然站在大郑一方,隐隐也有帮衬郑族之意。

    否侧,刚才为何替夜凝红挡下阳神道火?

    然而,轩辕高颜也看得出,剑宗、罗汉殿包括宁武明帝,没有真正打算将宗门投入战事中去。不然的话,也不会只带区区这点人数,而是该倾巢而出。

    轩辕皇族毕竟是底蕴雄厚的帝王世家,彻底撕拼起来,纵然是剑宗和罗汉殿,也得承受巨大损失,他们也有忌惮。

    轩辕高颜把一切看得明明白白,牧云踪不可能轻易去让弟子犯险,那会导致宗门元气衰败。

    而眼下,他们称,只看风景。

    好!

    便让他们瞪大眼睛看个够,瞧瞧轩辕皇族如何将不入流的郑族,以及夜罗宫的女疯子,杀个片甲不留。

    霸主势力开战,决定成败的关键,实际并非他们几位帝主,而是宗门整体实力。

    帝主再强,终究只有一人,基业才是王道。

    轩辕高颜和阳神可以不出手,便让门下之人,为牧云踪杀出一条靓丽的风景,当目睹郑族和夜罗宫弟子溃败死干净那一刻,剑帝、罗帝包括宁武明帝,自然会打消帮衬秦浩的念头。

    所以,接下来没他们帝主的事了,一起来看风景吧,身为执棋人,拨弄乾坤风云,一起欣赏棋子的厮杀。

    嗡!

    随着轩辕帝主下令。

    寂静的皇城,仿佛一瞬间被激活,战意冲霄,战鼓如雷。

    此时,一道笛声分外刺耳,至皇城之内响彻,音法滚滚朝前蔓延,迅速笼罩在兽潮大军的上空。

    富有魔力的音法入耳,刺激每一只妖兽的神经,它们的意识变得极其狂暴,眼瞳闪烁出强烈嗜杀之意,如是潮水泄闸,气势磅礴,向郑族地面部队疯狂奔腾而去。

    “苏晋。”秦浩下令道,这批发疯的兽潮大军,被城内某个灵兽宗驭兽师控制,妖兽力量不可忽视。未与轩辕家族嫡系部队交手之前,不可过度损耗己方军力。

    咻!

    一道白衣身影,从主舰跳跃而下,如一道流光落向郑族军士头顶,凌空悬浮在军阵的最前沿,孤身一人,挡在兽潮冲锋的路线。

    大地疯狂震颤,一颗颗拳头大小的土石在兽潮冲锋中,被震得弹跳而起,碎成粉末。

    从高空朝下看,秦浩见到,兽潮像一条横冲的黑线,荡起滚滚烟尘,欲将那名悬空而立的青年淹没,冲击速度非常快,眨眼而至。

    可就在这一刻,一支魂笛横置在苏晋唇下,战场之中传开了第二道笛音,无数音符从苏晋唇下弥漫,化作庞大光芒罩子,扣向兽潮头顶,摄入每一只妖兽灵魂之中。

    神奇的一幕发生,横冲直撞的兽潮,顷刻间停顿下来,安静矗立原地,竟是被苏晋反向操控。

    咻!

    皇城里的笛音变得急促起来,与空气产生摩擦,变得异常尖锐,当这股力量再度轰入兽潮意识,原本安静的妖兽大军,变得蠢蠢欲动,眼睛里重新焕发嗜血光芒。

    只是碍于苏晋音法震慑,它们并不敢靠前,陷入挣扎的境地。

    秦浩红莲火瞳开启,深邃的眼底迸射两朵猩红光芒,朝城内扫视而去,准确找寻到那名控制妖兽的御兽师。

    那是个中年驭兽师,周身涌动着璀璨黄金光辉。

    “九阶元皇,难怪阻碍了苏晋。”秦浩猜测,此人,八成是灵兽宗的宗主了,因为在对方身后,站着一道他熟悉的身影,长河洛。

    这灵兽宗宗主,要比乐宫之主强一些,但还达不到乐律心的程度,没有领悟规则的九阶元皇,最多拖延住苏晋几秒,难逃失败的结局。

    “宗主,让我来吧,你非那人的对手。”此刻,长河洛对着中年驭兽师开口。

    岂止秦浩看出来,长河洛也认识的很清楚,他能从交织在一起的笛声中,听出对手是何人。

    苏晋,瑶光峰亲传弟子。

    “哼,外出三年,竟是连本座都看不上眼了吗?”灵兽宗宗主发出重哼。

    换成河洛来?

    看不起他么。

    长河洛算什么东西,当初为了拜入他的门下,三跪九叩,认其为师尊。

    如今,连师尊也不喊了,直呼他为宗主。

    这一瞬,不少灵兽宗长老看向长河洛的目光,也是带着满满的鄙夷与嫌弃,此人为了踏向更高位,不断攀附强者,毫无尊严。

    即便认了轩辕无英为义父,可好歹宗门曾栽培过他,不思恩图报,反倒敢轻视宗主,真是无耻又下贱的东西。

    话虽如此,不过灵兽宗长老感受得出,大郑派出的对手很强,宗主明显变得吃力了。

    嗡!

    强烈魂光肆虐,灵兽宗之主似乎察觉出来长老们异样的眼神,顿时魂力尽数爆发,疯狂涌入魂笛当中去。

    此刻,一层汹涌音浪朝前方城墙笼罩而去,震得空间为之动荡,无数轩辕军士头脑欲裂,纷纷抱紧了脑袋。

    可是,从大郑反击而来的笛声更为恢宏,如是大道之音响彻,天地共鸣,强势压垮了灵兽宗之主的气势。

    咻一声!

    仿佛一根刺侵入脑海,灵兽宗之主正沉浸在吹笛子的状态下,莫名脑海刺痛,只觉气血沸腾,体内的魂力不受控制疯狂紊乱,神魂都像被突然击穿。

    哇地一口鲜血直喷三丈远,啪一声,魂笛被震碎,灵兽宗之主倒头从半空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