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落 作品

第八百六十七章 食梦妖貘

    就在彼时,食梦貘的身躯一跃而起,再度扑了过来。

    而这一次的魏学孤,已然退到一个避无可避的地步,想要躲过去俨然是不可能的。当然,除了躲避以外,也不是没有别的破解之法,只要出手将食梦貘挡住,便不存在问题。

    但他能够出手吗?或者说,他过得了自己内心那一关吗?答案是否定的。

    眼看着食梦貘的身躯越来越近,魏学孤一咬牙,终是没有再避让分毫,任由食梦貘冲了过来。只听得“嘶溜”一声,食梦貘的嘴紧紧的咬住手臂,伴随着力量的加剧,鲜血顺着魏学孤的手臂流淌而出。

    眉目紧蹙,脸色几近苍白,那是疼痛所引起的不适。

    但魏学孤的眼底,却没有丝毫后悔的意思,反倒是更加坚定的看着食梦貘。咬紧牙关的同时,愣是一声不吭,死死的承受着手臂上的疼痛,顺带着还用修为强行封锁血液流失。

    “当初封神,我虽然有着不得已的苦衷,但舍弃了你,的确是我的过失!”魏学孤有些释然的说道,“今日这一口,算是我偿还给你的...当年我的亏欠,从今以后,一笔勾销!”

    以一次重创为代价,偿还当年的亏欠,说到底,魏学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毕竟到了他这等层次,再想受伤却是很难,而他为了食梦貘,白白受这么重的伤害,足以显现心底的坚定。

    再者,就像他所说,当年是事出有因,他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守护万兽妖域、守护更多的妖族。若是真要论起来的话,再怎么责怪,也不可能落到他的头上才对。

    伴随着魏学孤的话音落下,他终于再一次出手了,手掌一甩,便直接将食梦貘甩飞出去。

    这便是实力上的差距,他一直忍让,只是因为内心的亏欠,但真说起来,两人的实力的确相差甚远。仅仅是用力一甩,便直接震开了食梦貘的撕咬,力量同样不再一个层次之上。

    魏学孤的对手是梦魇,他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并不准备继续在食梦貘身上浪费功夫。

    手掌一翻,虚天乾元剑骤然出现,牢牢的握在手掌之间。紧跟着,只见他一跃而起,径直的向着食梦貘劈砍而去,其速度之快,绝不是刚才闪避的时候可以比拟的。

    这一招是致命的,他已然决定,就此了结食梦貘的性命。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彼时的食梦貘,活着,或许比死亡还要痛苦。囚禁在梦殇重剑当中,虽然他每天依旧是在吞噬着梦境,但染尽鲜血之后,却已然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就算他的内心,早已被仇恨侵蚀,但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活下去,但绝不能如此绝望的活着,否则的话,还不如一死。尤其是在咬伤魏学孤的手臂之后,他的心底更是如此觉得,仇恨削减了大半,死亡更像是一种解脱一般。

    魏学孤明白他的心思,魏学孤发自内心的理解他,所以,他愿意给他解脱。

    乾元剑上光华一闪,逆龙天斩直接出发开来,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径直的冲撞出去。随着魏玖综合实力的提升,他所掌握的剑招、绝学,威力也都增幅了一大截。

    禁咒法则之下,论及纯粹的攻击,绝对没人能够抵挡住彼时的魏玖,面前这只修罗更是不行。

    在逆龙天斩出手的那一刻,修罗才意识到自己错了,看样子,他有些太过于小瞧魏玖。至少在这一招之下,他感觉到颤栗,那是一种由衷的恐惧,就连它的弯刀,都不愿意碰撞上去。

    力量上的压制,就必须用别的方法弥补回来,否则的话,这一战他便输了。

    目光当中闪过一丝寒芒,魏玖的那一击固然恐怖,但想要斩杀他,却也并不容易。他的手里还有底牌,想要和占据上风,纯粹比拼力量肯定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能依靠领域的力量。

    “死灵领域!”

    只听他冷冷的说道,声音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似乎有些嘶哑,听起来极为渗人。

    而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四周便猛地笼罩在一片灰色的光华当中,那是死亡的气息。至于源头,便在他们两人的身边,也就是那几只,躺在那里、早已死去的修罗之躯。

    四具,魏玖之前也大抵数了下,脚边的修罗之躯,又四枚之多。

    彼时在灰色光华的缠绕之下,惊奇的一幕出现了,那四枚修罗之躯,竟然直接站了起来。但他们的躯体腐蚀的很快,眨眼的功夫便没了皮肉之像,看上去便就是一具白色的枯骨罢了。

    唯一的不同,就在于眼眶当中,那里没有眼珠,却悬浮这一点灰色的光亮。

    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在那光亮当中,浓缩着一道细小的身影,正是和魏玖对战中的修罗无疑。

    如果按照昔日篁秘境当中,韩四郎所说的那般,死灵之所以存活,就是因为眼底的这一缕灵魂火焰。那么便不能明白,面前的这些修罗之躯,不仅仅是死灵之躯,更恐怖的是,他们的灵魂之火已然被那只修罗控制。

    魏玖的眼底闪过一丝无奈的光华,这注定又是一场恶战,不过他的心底倒是不怎么担心。

    那操控者是一只领域级巅峰的修罗,这四具白骨皆是领域级后期的修罗,按照旁人所想,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