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越流歌 作品

12.第十一章

    据丽萨汇报,傅太太离开港城的这段时间,人缘都有了质的飞跃,港城的贵妇名媛们好像突然意识到她的重要性一样,各种请帖邀请或是问候,丽萨光是接电话都忙不停了。

    “我最近是太受欢迎了,人见人爱也是甜蜜的负担啊。”简瑞希叹气。

    其实不只是丽萨,她已经在朋友圈里感受到了朋友们一波热情了,今天这个生日,明天什么主题聚会,约她回港城一块嗨之类的。

    不过,会跟傅太太加好友热聊的,大多家世相当、或是关系不错,对她还不至于太过殷勤。而联系不到她,只能找助理的朋友们就要差一些了,可以想象她们是如何盛情难却的找到丽萨。

    简瑞希这话,也是间接肯定了丽萨近来的“辛苦”。

    但丽萨比起工作更认可的高兴,此刻更多的反而是惊讶和不习惯。几天不见,太太“活泼”得不是一点半点,饶是她已经有心理准备,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这样幽默可爱、甚至还有点自恋的老板。

    不过作为打工仔,应该是她努力跟上老板的脚步,而不是让老板反过来迁就她。丽萨很努力配合着太太的幽默,“看来去了一趟内地,太太魅力大涨呢。”

    笑完,丽萨又随口问道,“对了,晚上有个派对会在amy家中举行,太太今日回港,是有意出席吗?”

    amy是港城珠宝大亨的儿媳,跟傅太太年龄相仿,都曾在英国留过学,两人的共同话题也比较多,也因为她们关系好,丽萨以为太太应该会给好友这个面子。

    眼下距离晚宴才三四个小时,太太如果有意,她也要赶紧准备起来。

    谁知简瑞希却摇了摇头,“我已经跟amy道过歉,刚回来都还没去拜访爸妈,晚上的party就不去了。”

    那就不用仓促准备了——丽萨下意识松了口气,等意识到太太还说了什么,她突然提起一口气,“您是说要去傅董和夫人那儿?”

    如果说的是太太的娘家父母,那怎么也用不上“拜访”两个字。

    简瑞希看着刚才还一副精英淡定范范助理小姐,如今一脸吃惊、甚至恨不得一秒把她送到傅家老宅的架势,无奈笑道,“不用这么着急,先送我回家休息,晚点回去陪爸妈吃晚饭。”

    丽萨问题回头看了太太一眼,虽然依旧容光焕发,但到底刚结束旅行,又是要去见傅董和夫人,可不得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么?她利落的点头道,“ok。”

    其实丽萨并不知道简瑞希艺高人胆大,她养精蓄锐不是为了豪门公公婆婆,而是要准备好了抢儿,噢不,是说服豪门婆婆让她把jayce接过来住两天,这应该是很有挑战性的一场战。

    简瑞希回到家连豪宅都没心情参观,争分夺秒的睡了一个钟,然后精神饱满的出发了。

    她没有刻意提前通知老宅,是觉得自己还没那么大脸,如果豪门公公和婆婆今天有安排,难道还会特意为了她留在家?

    做人还是低调一点吧。简瑞希起床后,才给傅夫人打了个电话,“妈……是的,我下午刚回来……晚上您一个人在家是吗?我这就过去陪您吃饭……”

    也许是傅太太从来没这么殷勤过,刚从内地回来就跑去看望公婆,很有些贴心儿媳妇的模样,所以傅夫人也难得和颜悦色,还在电话里叮嘱简瑞希路上开车慢点,注意安全。

    简瑞希当然是乖巧的应了,记忆中这是婆媳俩头一次显出亲热的模样了,挂掉电话简瑞希脸上也有几分惊喜,豪门婆婆似乎也没那么不近人情嘛,说不定她殷勤奉承几年,做个感动港城的好儿媳,妥妥的就把豪门婆婆给攻略了——不过那也太累了。简瑞希也就不想那么多,在下班高峰期到来之前赶到了傅家老宅。

    通电话的时候傅夫人还外面逛街,知道儿媳要来吃晚饭,她也没提前回家,倒让简瑞希在家等了她半个小时。

    不过简瑞希也没干坐着,一进门管家就告诉她了,“老爷晚上不回家吃,夫人还在外面,小少爷正在和老师练琴,太太累的话不如先回卧室休息?”

    傅太太在老宅是没专属房间的,不过从嫁从夫,傅总的卧室也相当于是她的了,傅太太以前安胎坐月子就住这边,也还算熟悉。

    简瑞希却笑眯眯的问,“jayce是练钢琴吗,在哪儿,我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指导他呢。”

    傅太太大学主修钢琴,简瑞希出道后为了有一门拿得出手的才艺,也被逼着在钢琴上下过一番功夫,不说精通,教个小朋友肯定绰绰有余的——简瑞希是这么想的,也信心满满的随管家去了琴房,然后现在玻璃门外,听管家给她介绍小朋友旁边钢琴老师的一些列头衔,简瑞希震惊了,默然了,她那点雕虫小技根本不敢拿出来现眼了。

    身为国内顶级的青年钢琴家,不跟大家一样忙着各种世界演出,居然有闲情逸致来她家当小朋友的家庭音乐老师,简瑞希对有钱任性这四个又有了新的理解。

    管家介绍完,矜持的一笑,道,“太太,为了不中断小少爷的练习,请不用敲门,直接进去便可。”

    换成普通人,这会儿可能已经自惭形秽的离开了,简瑞希的脑回路却和常人不同,她的儿子她惭愧什么?

    简瑞希昂首挺胸,在管家的注视著推门而入——她不但进去了,还自己搬了条凳子在儿砸身后坐下,理直气壮的欣赏着小朋友流畅的琴音,甚至在一曲结束后,超捧场的鼓掌道,“宝贝弹得好棒哦!”

    “妈咪,evan老师还在。”jayce小脸微红的看了老师一眼,他练琴两年,自认已经不是需要鼓励才肯练琴的小孩子了,当着老师的面被麻麻这么哄着,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简瑞希没想到儿砸真人这么好玩,个子小小的,眼睛大大的,会撒娇,还会脸红,不要太可爱!简瑞希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要不是有外人在,她已经上手揉包子了,不过在小朋友的老师面前,还是要维持傅太太的美好形象,她笑着点头,“好的,那我们听evan老师怎么说。”

    evan老师是有名的青年钢琴家,年少成名,又因为年轻帅气而被称为“钢琴王子”,他本人却并不恃才傲物,哪怕是带小孩也耐心十足,这会儿他便温文尔雅的指点道,“jayce确实表现不错,可见最近是有认真练习的,不过还有些表现力……”

    老师拉着小朋友的手按了几个音,让他接下来注意练习这方面,就宣布下课了,简瑞希很自觉的进入家长角色,热情的招呼道,“evan老师,时间不早了,要不吃了饭再走吧?”<

    br />

    evan表示他还有约,婉拒了简瑞希的邀请,随后又笑道,“jayce妈妈,不介意的话叫我evan吧。”

    简瑞希很好说话的点头,“那我们送送你,对了我叫annie。”说着她拉起了jayce的小手,“我们一起送老师出门?”

    “好。”小朋友奶声奶气的应了。

    两个大人一小孩有说有笑的下了楼,简瑞希顺便问了些小朋友的学习情况,还掏出手机跟老师加了个好友,毕竟她要做个关心儿砸的好麻麻了,跟钢琴老师互加好友也很正常。

    前脚送走老师,后脚傅夫人也回来了,这时天色已黑,家里灯火通明,厨房也陆陆续续开始上菜了,傅夫人逮着简瑞希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明天刚好周末,时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