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无风 作品

第181章 壮士断腕

    李成梁得知辽南之战结果的时候,进攻古勒寨之战也正当紧要关口,但当他看完快马送来的战报之后,愣是一脸铁青地下令收兵回营,传令说“明日再战”。

    李成梁的亲信不少,部将更多,平日里大营主帐之中真叫一个英才济济、人满为患,但今日的李成梁心情极差,直接把一群将领全都赶了出去,只让李如柏和祖承训两人入内。

    李如柏和祖承训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是见李成梁面色铁青,两人都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的模样,战战兢兢站在一边等李成梁开口。

    谁知道李成梁生了半天闷气之后,一开口就把两人都惊呆了“伟绩,本帅打算举荐你为协戎。”

    伟绩,是祖承训的表字,他有号为双泉,但李成梁自认是他的“老领导”,不必那么客气,就直接以其字称呼了。

    祖承训先是心中一喜,继而又疑惑起来,装作大吃一惊的模样“这是为何?秦协戎上任不到半年……”

    “别提这个蠢材!”李成梁忽然大怒,猛然一拍面前的横案,震飞了案上的茶杯,茶水溅了一地,甚至溅到祖承训的脸上。

    但祖承训虽然被滚烫的茶水烫得一抖,却一动也不敢动,只敢老老实实站着看李成梁发怒“我叫他相机决断何时救援辽南,这蠢材拖拖拉拉,始终按兵不动,结果辽南方面大败图们、炒花二部不说,甚至生擒炒花,惊退图们!”

    祖承训大吃一惊“辽南素来兵弱,此事……当真?”

    “比女真人的东珠还真!”李成梁咬牙切齿地道“图们、炒花两个废物,中了高务……兵宪的计,在大辽河上被京华的船队来了个半渡而击,光在河里就死了好几千!更见鬼的是,这两个废物居然还被大辽河给隔开了,图们在北岸没过河,炒花倒是带了七八千兵马过河……”

    李如柏听到这里,松了口气,插嘴道“那还好,七八千鞑子,辽南肯定吃不下。”

    “你是聋了还是傻了?”李成梁骂道“老子刚才说炒花被生擒,话才落音你就能忘?”

    李如柏还真没听仔细,被骂得当即一缩脖子,不敢再多话。

    但祖承训似乎也有些不敢置信,迟疑道“炒花这厮虽然笨是笨点,但他也算征战有年的人了,又带着七八千骑兵,怎么会被生擒?辽南咱们还不知道么,有几个能打的兵啊?就算马栋、麻承恩带来了一部分马家军和麻家军,但顶破天也就两千人吧,这是怎么打赢炒花的?”

    祖承训只提到马栋和麻承恩,是因为张家只能算“初级将门”,张万邦本人的地位也还一般,不过一个备御而已,实在还入不了他祖承训的法眼。

    李成梁用力哼了一声,道“马栋和麻承恩带来的人的确不差,不过伟绩,你还漏了一个人——张万邦。”

    祖承训果然有些诧异“张万邦?张秉忠的儿子?那个东昌堡备御?区区一个备御而已……”

    “区区一个备御?”李成梁面露嘲讽之色,却不知是嘲讽祖承训还是嘲讽他自己“是啊,区区一个备御,我差点连他的名字都忘记了……可就这么区区一个备御,却带着仅仅一千五百步丁,硬生生地挡住了炒花五千铁骑的决死冲阵,顺便给麻承恩创造了机会,从侧面杀出,将炒花一战成擒!”

    “这不可能!”

    祖承训和李如柏同时瞪大眼睛,齐声说不。

    “有什么不可能?”李成梁反瞪了他们一眼“江恩垣、蒲元毅和曹简不敢不听头上兵宪老爷的话,难道本帅在辽南军中就没有别的人可用了?就不知道辽南的情况了?”

    那当然不可能,李成梁在辽东根深蒂固,又怎会只把手伸到指挥使一级?下头悄悄跟他联系的军官更不知有多少呢,他这里拿到的情报显然都是被互相印证了的,万万不可能有假。

    看来纠结这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祖承训连忙转过话题,道“就算辽南大胜,这也不至于要把秦协戎给撸了,毕竟他也不是没出兵,只是……呃,走得慢了些。”

    “这就是本帅生气的地方!”李成梁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