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斌 作品

血火铁第二部总第二百六十三章

    李灿利用复杂地形率领小唐、小付消灭了敌人两辆坦克,但更多的坦克又不要命地开上来了。

    徐炜说:“放敌人的坦克过来,我们用交叉火力封锁住鬼子的步兵。”

    李灿说:“好嘞,等下看我的。”

    敌人的坦克顺着山坡轰隆轰隆向上爬了。徐炜一声喊:“打!”李灿手里的重机枪就“嘎嘎嘎”吼开了。

    他掌握的还是一个侧射角度,那些子弹都泼向坦克后面的鬼子兵身上了。

    不到半个小时,敌人的坦克就变得孤零零的了。

    坦克疯狂地爬上阵地,满以为后面的步兵也跟上来了。坦克转动着炮塔打枪打炮,由于角度的关系,这些子弹和炮弹都打到半空中去了。

    正当它们得意地想继续往前开时,却不料几个炸药包往它们的履带上一挂,这些坦克顷刻间变成一堆废铁了。

    解决了日军的坦克,徐炜和李灿松了一口气。他们指挥战士们对准正在冲锋的鬼子群,一顿手榴弹砸下去,这群鬼子兵像潮水一般退下去了。

    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鬼子的迫击炮就“咣咣咣”打上阵地来了。

    这些个迫击炮真讨厌,它们不像那些山炮,它们轻便、灵活,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挥作用,故战士们对它都有点发怵。

    徐炜和李灿只得命令战士们隐蔽好自己。

    迫击炮还在打的时候,鬼子兵又开始新一轮冲锋了。

    看来鬼子的指挥官现在已经判明了,他们攻击的防线敌方兵力的确单薄,火力不强。

    因为从刚才的对抗中就可以看出,对方仅仅只有一挺重机枪,而且还是侧射的火力。

    所以鬼子指挥官调整了战术,他投入了更多的兵力,指挥部队从整个正面大规模进攻了。

    再说朱庭国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也不管周子通情绪如何,指挥部就再次往黎阳方问撤。

    在这之前,副师长葛同江已经被他派去前线收拢甘、邱二团了,他是担心甘、邱二团不愿撤下来。

    葛同江在临行前对朱庭国说:“师座,我们贸然撤退,这里逃跑的行为,战区怪罪下来,我们不好办吧!”

    朱庭国说:“你也这样劝我,我告诉你,我已经搭进两个团去了,倘若再打三天,我的老本不是要赔光了吗?到时我怎么向赵长官交待?嗯!”

    朱庭国沿着黎阳方向又撤退了三十里,正准备再往南撤,突然副官来报告:新四军叶挺将军到了。

    朱庭国一听,以为耳朵听错了。新四军?叶挺?现在新四军和他的五十九师虽然同属于国军序列,但新四军怎么也指挥不了他五十九师呀!

    他想问周子通想见还是不见?可副官说,周参谋长在繁昌前线就已经没有跟着指挥部走了。

    气得朱庭国直翻白眼。

    正在他决定见还是不见的时候,叶挺带着执法队一步闯了进来。一进来就把朱庭国围在当中。

    朱庭国傻了眼,他还没有这么直接地与这位世界闻名的北伐名将面对面地接触。

    他有点结结巴巴地说:“你们要干什么?我是五十九师师长朱庭国,请问叶将军有何指教?”

    叶挺两道犀利的目光直射向朱庭国。他大吼一声:“朱庭国,你知罪吗?你擅自放弃防线,这是可耻的叛国行径!军法岂能容你?”

    朱庭国听后,头上犹如炸了个霹雳。什么?我叛国?这罪名可不小哇!

    他梗着脖子嚷道:“我叛国?叶将军您也太小题大作了吧!有多少将军放弃大片土地?我离开一块阵地就叛国?真是笑话!”

    “放弃阵地就是有意让日本鬼子打进来,不是叛国是什么?”叶挺正义凛然地说,“来人,把他拉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