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舞 作品

第428章 没跑掉

    凌玉显得在抵触不动时,屋外传来喊杀声,一听声张普更急强行把人推出窗外,凌玉裸足踩在湿漉漉水迹中遍体生寒,凌玉不聋一听喊杀声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有强盗来啦”

    这次来的强盗就是陈九德,陈九德领着三名寨兵夺门入内厉笑“谁都跑不了”

    见得陈九德厉笑狰狞张普也想爬窗出去,但陈九德手中砍刀比张普爬窗速度更快,刀一起张普背部血迹就溅射到窗外凌玉脸上,一刀下去深可见骨张普顿时倒下,见得陈九德厉目瞪来凌玉害怕之下只能裸足跑了,陈九德吃吃厉笑二声这才翻窗追人。

    凌玉运气不错从后门逃出张家,张家后面就是大林子,暴雨将林内地面打得稀巴烂,裸足凌瑶脚踩烂泥,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踩在呕吐物中,大是让凌玉感到恶心,恶心现在倒还不怕最重要的就是保命为先,凌玉慌不择路没有什么特定方向。

    雨打着眼,路也是难以看清,脚下也不知道扳着什么,从坡上一滚直往陡坡滚下顿时昏厥过去。

    眼皮关阖透薄眼皮能感觉到阳光倾照,睫毛一动凌玉缓缓睁开眼,醒后才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污泥中,醒是醒了可人却在污泥中失神呆坐,似乎是不相信身在此处,衣衫全都湿透又重又冷,忽而不自禁打一寒颤这才趴得起来,脸上衣衫脚上皆是沾着污泥看得看方向这才往前走去。

    顺着林子往外摸,见到有条小路,小路远处看见村里升起袅袅青烟“咕噜,咕噜”肚子在叫饿,凌玉摸摸肚皮正要出去见得小路上有二名村民过来,想着出去求救毕竟男女有别裸足不说还脏兮兮的犹豫之中,二个村民却是说起话来。

    一村民道“听说没有张家昨夜遭到强盗洗劫,全府上下都死得干干净净”

    另外一村民道“怎么没听说,不过好像是有什么人逃得出来,你看村里那几个外地人我看就是强盗,在村里来来去去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一听到这个凌玉哪里还敢出去连忙往后退了,林内有不少猎物,如果凌玉是个好猎手的话就不会饿着肚子,可她不是猎手,凌玉躲在林内哪里也不敢去,身上发冷也不敢把衣衫脱了,只能找个有太阳照射地方呆坐,期望能将衣衫晒干。

    坐得半个时辰头皮微微发热,身上衣衫还是没有干透,肚子越来越饿在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外面那村子是敢去在去,只能往相反方向过去,林内有些树上长着小果实,这些果实有些是红的,有些是青的,以前没接触过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饿是饿凌玉也不敢乱吃生怕有毒,在往前寻摸一阵见着一只野鸡“鸡咕咕”在前面,凌玉一双眼睛挣

    得老大,悄悄往野鸡摸过去,但这野鸡十分警觉,凌玉没有踩断树枝也没有发出声响,在靠近野鸡之前野鸡扑腾翅膀远远飞到高高的树杈上。

    凌玉捡着石块就丢,可野鸡怎么也不下来,丢得七八个石块也是累得紧不在理会在往前走,也不知走得多久天色渐渐黑下,这下倒不感觉饿,些许是饿劲过去,饿是不饿但是累得很,见着有溪水舔得舔唇拿手掌挽起水就喝,喝得清水舒服一些。

    天色将暗也不好摸黑在走,找到个小山洞在里面住得一夜,隔日天蒙蒙亮人早在林中穿行,远处有间山中茅屋凌玉缓缓过去见到一老叟在屋外空地刨地,老叟见得凌玉脏兮兮将锄头停下“饿了吧?”【 @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凌玉眼中带着戒意点着头,老叟继续刨地道“屋里有些饭菜,去吃吧”

    凌玉犹豫片刻实在是熬不过饿劲往茅屋过去,屋内没有其他人可以肯定这里只有老叟一人,锅里有些饭菜拿起就吃。

    老叟这时回到屋内,凌玉见人进来离得远远的,老叟慈笑问“遇上难事了?”

    凌玉显得有些僵硬点点头,老叟在道“你是谁?”

    凌玉定定瞅着人并不说话,老叟见人不答在问“你从哪里过来?”

    凌玉还是不说话,老叟叹口气在问“你要到哪里去?”

    凌玉终于有些反应摇摇头,一问三不答,老叟给凌玉找得赶紧衣服道“洗洗吧,等想好去哪里在走不迟”

    衣物就在老叟手上,是男装,凌玉看着衣物破开尊口道“没有女子衣衫么?”

    老叟不好意思道“对不住了姑娘,我这没有女子衣衫”

    老叟将衣物搁在桌上人就出屋,凌玉将门关上换得衣衫这才出来,天大地大凌玉没有地方好去就在这里住下,过得月余凌玉去菜地摘些菜回来,到得院内见得老叟一身是血躺在地上,凌玉一惊忙跑上去正要查看老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