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芳 作品

第497章 登上皇位

    得知赵弘文被捕宗人府的消息,秋妃惊得面白如蜡,她摸了摸自己凸出的小腹,手不住的在颤抖。她心里不断祈祷,这一定要是一个皇子!

    “来人!将叶楚烟给本宫找来!”她还没有被逼上绝路,没了赵弘文她还可以退而求其次。

    叶楚烟在将军府内,跟一个年轻女子对坐着:“跟我走一趟吧。”那女子眼神空洞,怔怔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坐上秋妃派来的马车,这次跟她以往入宫的线路不同,看来这次见面是秋妃私下的主意。

    “不必耍客套,你过来,本宫有话跟你说。”秋妃坐在床头,勾了勾手指。

    叶楚烟浑然不惧,缓缓走近。

    “本宫能助王爷登上皇位,那传国玉玺就放在皇上寝宫的脚踏之下。”秋妃缓缓说道,她是皇上的枕边人,对于这一点很清楚。

    叶楚烟抬起眼眸:“民女惶恐,不知秋妃娘娘此言何意?”

    秋妃微微苦笑:“文儿势败,那些支持他的朝中大臣也都已经被抓捕入狱,本宫若不见风使舵,岂不是连命都保不住了。”

    叶楚烟一怔,没想到秋妃竟这么坦然。

    “本宫腹中的胎儿可以不要,小产之后本宫便会去求皇上,让王爷成为本宫养子。只要本宫得宠一日,王爷便得势一日。”秋妃抚摸着自己腹中的胎儿,眼神冰冷。

    叶楚烟心里一寒,对她来说,这不过是腹中的一块肉罢了,存在的意义也是为了争权夺势。只要有了权势,还要着胎儿做什么。

    “你别以为王爷已经占了上风,皇上将玉玺换地方藏着,就是对皇子不信任。你还不知道吧,王爷魔怔之后皇上命御医给王爷开了一副毒药!”秋妃说道。

    叶楚烟面容一变,王爷醒了之后,她便离开皇宫,御医给他开什么药她一概不知。

    “那药很怪,需要每隔三天服用一次解药,不然就会七孔流血半身不遂。那解药独一无二,除了皇上只有本宫知道在哪里。”秋妃志得意满的笑了。【~!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威逼利诱这两招她算是全用上了,叶楚烟不得不在心里佩服她,她既没有摆低姿态也没有贬低别人,如果她是男人,一定是个不得了的说客。

    “娘娘应该去询问王爷,民女做不了主。”叶楚烟低头说道。

    “少废话,本宫知道他现在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点头,他不会说不,男人的心思,本宫再清楚不过。”秋妃狡黠一笑,“只要你答应,厉建峰的事,一笔勾销。”

    叶楚烟目光一凛,面容骤冷。

    秋妃不由得吓得一颤,在她身上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子杀气。

    “秋妃娘娘不如先见一人。”她走到门口,将那个眼神空洞的女子带了进来。

    秋妃一见此人,顿时浑身一颤,身子向床内缩了缩,好像看见了可怕的鬼魂!

    “娘娘还记得她吧?”叶楚烟将那女子推到她面前。

    这个女子赫然就是毁了容的喜鹊!

    叶楚烟早就查到,在厉建峰跟秋妃有染的那段时间,都是喜鹊负责帮他们打掩护。他利用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子,之后喜鹊差点被杀人灭口,多亏了燕环通过一些道上的朋友查明了一切。

    “谁让她进来的!”秋妃歇斯底里喊叫起来,面对知道她丑事的人,心虚惶恐。

    就在这叫喊声中,她面容惊变,腹部一阵绞痛。只觉下身一股热流,顿时便闻到了血腥味。

    就在此时,叶楚烟牵着喜鹊的手,偷偷打开了这寝宫中机关,躲进了暗道里。

    “来人!快来人啊!”秋妃浑然不觉疼的大叫起来。

    叶楚烟听着那哀嚎,牵着喜鹊的时候离开了,秋妃是秘密将她带入宫来,没有人回知道她来过。

    回到将军府后,喜鹊还是不知发生了什么目光空洞。

    “今日不施针,乖乖服药,好吗?”叶楚烟语声温柔。喜鹊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不多时,皇宫便传出了秋妃小产的消息,还是一个未成型的男胎。

    “你带喜鹊入宫了?”霜九问道,听到了这个消息就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时除了喜鹊再没有任何让秋妃害怕的东西,她想利用自己付中的骨肉来求王爷合作,简直痴心妄想。”叶楚烟说道。

    霜九叹息点头:“几日之内,一子中邪,一子谋反,两位妃子小产,皇上现在一定也害怕的瑟瑟发抖吧。”

    叶楚烟冷笑:“所以他现在说不定要狗急跳墙,你跟云秋都准备好了?”

    霜九神色一震:“随时听令!”他余光看到了桌子上的地形图。

    叶楚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将那地形图拿起来投入火盆中烧成了灰烬:“这是不祥之物还是不留的好。”

    “这次王爷没有询问大小姐任何计划内情,足以表明王爷对大小姐的信任,为何王小姐似乎对王爷总有一丝隔阂?”霜九不解。

    叶楚烟目色冰冷:“人心易变,他处于那高堂之上就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他已答应我登基称帝便赐将军府铁卷丹书,日后你便好好辅佐云秋,不要让他犯下大错,好好照顾外公。”

    霜九听这话说的有些奇怪,好似决绝之语,但他也不好开口问:“秋妃没了腹中的孩子,又没了赵弘文她算是废了,就是不知道死到临头会不会反咬一口。”

    叶楚烟想到秋妃说的那段话,但她丝毫不担心王爷会中毒,因为他根本没有中邪,御医开的药他绝对不会喝。

    “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剩下就看王爷跟你们。”她喃喃说道,眺望着远方,眼睛就像安静无波的湖水般静谧。

    霜九总觉得大小姐有些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而此时,将军府外传来消息,皇上下了圣旨,永王跟赵弘俊调出京城,派遣外地。

    这让文武百官跟天下百姓都震惊不已,永王也就罢了,赵弘俊作为大皇子,怎能不在京城内,这跟贬损无异!

    叶楚烟面容严肃看着霜九,霜九亦是点了点头,已明白她的意思,郑重抱拳到兵营去跟云秋会合。

    皇宫内,赵弘俊看着那明黄色的卷轴,鹰眸内满是冷漠。二皇弟的谋反让父皇也怀疑到了自己身上,如此多疑,他要再迟疑下去就等于坐以待毙!

    “王爷,永王已被皇上的暗卫监禁了。”崔公公悄声说道。

    “皇上有旨,宣镇平王入宫觐见!”门外太监一声高吼,将众人的心都吓得一震。

    赵弘俊心知这是一个生死局,他如果去,父皇定要削他手上的兵权,如果不去那便是公然抗旨!

    这时,天空中闪起一阵烟花,他循着那声响看去,那是宫门外的方向。叶楚烟说过,烟花为令,城外的兵马看来已经准备就绪了。

    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