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月 作品

第八百二十七章 江凯的猜测

    乔雨也满脑子的浑浊,她想原谅父亲,想让父亲去找秦澜。但是她心理的混乱谁能给她理清楚呢。

    “我也在想办法啊,可是有些事情我就是想不通。爸说妈的死跟他没有关系,我就想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自杀。她不可能平白无故什么事情都没有就去寻死吧,不可能不受刺激就想不开吧。”

    “我要是把事情弄明白了,我立刻就原谅爸,而且我可以帮爸去找秦澜。问题是,现在没有人能给我解释清楚这件事。”

    乔雨比谁都心疼父亲,比谁都希望父亲安康幸福。可是事情就摆在那,她也说不通自己。

    “有些事情弄不清楚就不要去弄,不能因为你的不清楚就让爸来承担后果。这样对爸不公平,他不该把有限的生命都浪费在你和舜臣的感受中。”

    “你们家以前的事情我不清楚,你和舜臣的感受可能我也体会不到。但是我看好爸的人品,也尊重他说话的真实性,我无条件相信爸,我也支持他找秦澜。”

    这是江凯一直以来的想法,他相信事情真相并非乔雨和乔舜辰所看到的那样。岳父的话里有太多的暗示,只是乔雨和乔舜辰的心偏激着,根本就不去看深层的意思。

    “乔雨,你听不出来爸话里话外的暗示么?你感觉不到他的欲言又止么?这一切说明什么你就没去想过么?”

    这些话江凯是不打算说的,但还是没忍住。

    “想过,也知道爸话里有话。可他越是这样我越想知道真相。毕竟我和舜臣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乔雨比谁观察的都细致,她怎么可能看不出父亲的暗示呢。只是她想知道这整件事情究竟谁才是受害者。

    “你只一味的寻找什么真相,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爸欲言又止,那就是事情不能说出来,不能让你们知道。”

    “乔雨我们也即将为人父母,你想想再什么情况下我们不能让孩子知道真相?”

    具体的事情江凯是不知道的,但是他能体会乔梁那份无可奈何的心。

    他现在劝说乔雨,只是想让她无条件的原谅过去的一切,不能再让这件事情影响到更多的人。

    “做父母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好,怕孩子伤心,怕孩子接受不了事实。大概就是这些事情才会隐瞒着不说吧。”

    乔雨想了想才给出这样的回答,而回答之后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老公你的意思是真相会让我和舜臣伤心或者根本接受不了,所以爸才不跟我们说的?”

    “对,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伤害不到你们爸早就把话说明白了。”

    乔雨能看清这一点,江凯感到欣慰。这样一来事情就好办

    多了,毕竟岳父的出发点是好的。

    乔雨又一次沉默了,如果真是她想的这样,父亲处处都在为他们着想,可是他们这么多年从未替父亲想过,是不是不配为人子女。

    然而父亲在隐瞒什么事情?又是什么事情让她和乔舜辰承受不住呢。

    乔舜辰放下电话之后心情也很糟糕,想着姐夫的话,想着父亲有病在身,想着秦静温为这件事情的付出,他有些惭愧。

    这件事情对他很重要,也影响了他二十多年。但现在同一件事情也给别人造成了困扰,影响到了别人的心情。秦静温,江凯都在为这件事情难心着。

    怎么办?怎么办才能让所有人的心都舒服。

    次日早上。

    今天是周五,秦静温回不回来就看今天了。乔舜辰是各种期待,希望秦静温能回来。

    早饭的餐桌上。

    大家都在吃着早餐,只有乔梁偶尔咳嗽一声,而且听得出来是刻意隐忍过的咳声。

    “让姐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乔舜辰开口打破了餐桌上的沉默。

    “没事,我身体挺好的。”

    乔梁低沉的回答,除了偶尔咳嗽之外,他没发现自己身体有异常。

    “去检查一下吧,咳嗽对身体也不好。”

    乔舜辰依旧在劝说着,只是他的劝说有点生硬,而且他不习惯这样的关心。

    “有时间吧,有时间我去医院。”

    乔梁不想让乔舜辰继续说下去,这才勉强敷衍两句。

    吃过早饭乔舜辰带着两个孩子去上学,家里又安静下来。

    周智看乔梁又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便走过来坐在了乔梁的身边。

    “昨天晚上你和舜臣吵架了?”

    周智温和的问着。

    “嗯,不欢而散吧。”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乔梁的心就像被石头堵住一样很沉重很憋闷

    。

    “我听到了,你有你的想法,孩子也有孩子的想法。你不能把真想告诉他们,就别怪孩子想不通。”

    “不管怎么说吧,舜臣能跟你谈这件事情已经算是进步了,你也想开一些别跟孩子生气。”

    周智劝说着乔梁,怕他心理过不去。

    “我不是跟孩子生气,我是在想这件事情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这么长时间了,知道秦澜在哪,知道静怡是我的孩子,可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说真的越是这样对秦澜和静怡的亏欠就越多。”

    不生气但很急切,急着让这一切都过去了,急着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过上幸福的日子。

    “想要解决一切就必须让他们知道真相,你这样隐瞒他们对秦澜的

    恨永远都解不开。事情本来就复杂,现在就又多了温温的问题,还多了静怡这个大活人。现在的情况就是越来越复杂,所以除了说出真相无解。”

    这是周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事情复杂到乱,甚至乱成一团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