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R 作品

第二十三章:朔月城行

    月色渐渐变得昏暗的时候,蓝朝之待思榆将自己带了的食物吃完之后,他这才拿着竹篮离开了藏书阁。思榆就这样站在外面,静静的看着蓝朝之慢慢离去,甚至消失在自己面前的身影。都,久久不能移开自己的视线。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早就已经不见踪影的人了,可思榆还是久久不能够回神过来,思榆觉得,在凡间过了的日子也不是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枯燥的,许是因为,思榆早就已经找到了他,有他在身旁,即使是日在过得再枯燥也好,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望着周围慢慢变得暗淡的光线和景色,思榆这才回过神来,转身进入了藏书阁中,她走过去,坐了下来,她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竟是格外的认真,她就这样呆了一会儿,便趴在案上睡下了。

    案上放置着的烛火依旧在摇戈着淡淡的火光,那一道淡淡的火光将思榆阖上眸子之后的面容照射得很仔细,却又很柔和。

    思榆的呼吸很平稳,许是因为今日很累的原因,竟是叫思榆很快就入睡了。

    累,可是也有幸福。

    只是,这种姿势并没有让思榆保持很长的睡眠时间,距离天亮约莫着还有一两个时辰左右,思榆便腰酸背痛的醒来了,思榆还有些浑噩,她伸了伸腰,动了动自己的脖子,这才勉强的回过神来,思榆首先抱怨的自然是昨晚睡得有多不好了。

    思榆眸光一转,只见她放在案上的那烛火已经燃烧殆尽了,她瞧着天色还没有亮起来,便又去重新将烛火点亮起来,思榆的周围仿佛是重见光明似的。

    思榆打算使用这这一两个时辰,便是要将剩下那一点点《昆仑卷》给抄完。

    思榆轻笑一声,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在奚山的时候《七则篇》抄多了,现在抄了十遍的《昆仑卷》之后,思榆已经能够大致的记住里面的内容了。

    结果,过了辰时时候,思榆终是将顾仙一布下来的十遍《昆仑卷》给抄完了,她不自觉的便想起了昨日的痛苦经历,便是觉得不容易,但是又有了昨晚蓝朝之的来此,思榆竟是觉得,昨日的痛苦经历也都不是怎么回事了。

    只见藏书阁周围的结界也已经解开了,思榆霍然起身,她动了动自己的身体,适才感觉舒服了一点,便拿起案上已经抄好的那十遍《昆仑卷》给顾仙一送过去。

    她见到顾仙一的时候,他还是一脸臭屁的瞧着自己,思榆将那十遍《昆仑卷》交给他的时候,他还顺便考了思榆几个问题,在《昆仑卷》之中虽然都是比较基础简单的问题,但是思榆已经可以回答出来了。顾仙一颔首,起码这一次不用被气死了。

    临走之前,顾仙一还叮嘱思榆要好好的记住《昆仑卷》的内容,以免下次再问的时候会回答不上来,思榆愣了愣,这才回应了他。

    思榆离开之后,便去膳房拿了今天的早饭回来。

    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思榆才将自己带回来的早饭放在了案上。

    君邪见思榆回来了之后,便凑了过去。

    “你昨夜怎的没有回来?”君邪问道。

    思榆回答:“我昨天一整天都被顾老头罚抄《昆仑卷》去了,刚刚才抄完那十遍。”

    君邪直接跳到了案上,和思榆一起坐在那里吃早饭。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声。”思榆道。“说。”

    “这是一个坏消息,你可要做好准备接受。”思榆面色阴沉的说道。

    君邪猜测道:“难道是聚魂和本尊被他们昆仑发现了不成?”

    思榆半响之后,才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你先听我说。千万不要激动!”

    接下来,思榆便将狩猎和藏书阁内发生的事情都一一告知了君邪。

    君邪听完之后差点把刚吃进肚子里的早饭给吐出来了,“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叫什么徐辞的人知道了你的身份?”

    “对。”思榆颔首。

    君邪好奇的问道:“那你是什么身份?”

    结果思榆反问它,“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吗?”

    君邪呵呵的干笑道:“你身上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掩盖住了你的气息和你的修为,所以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你的修为和极限的。”

    思榆这才想到了原由,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原来是冰羽凤翎的作用,当时虞朝熠将冰羽凤翎给自己的时候,要是为了要护着自己的。

    那时,虞珩将凤翎还给了她,也好如此的吧?

    最近,好像凤翎的气息慢慢变得柔弱了起来,看来是自己前不久放出的精血不够了。

    思榆回答它,“我其实,是妖族。”

    君邪道:“本尊大概猜到了,只是你是什么妖类?猪?”

    思榆白了它一眼,“你看着我像吗?”

    君邪义正言辞的说道:“非常像。”

    思榆道:“我不是,我的真身,是一块......木头。”

    君邪愣了一下,“木头,还真......挺稀奇的,凡间倒也没有几根木头能够如你一般修成这般修为的。”

    思榆问道:“你这是在夸我吗?”

    “能够被本尊夸奖,你真的荣幸,别的妖怪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君邪笑道。

    思榆干笑道:“那我还要谢谢你的夸奖才是了。”“不用谢。”君邪又说,“不过言归正传,那个什么徐辞,本尊好像有见过他,就在第一次的弑妖大战之上,不过现在也不知道长什么模样了,本尊想,应该是令人讨厌的模样,反正都是一群自以为了不起又正义的正义之士。”

    君邪嗤之以鼻。

    “他现在是盯上我了,而且他还说要来调查我的目的,我倒是怕他找到了聚魂就完了。”思榆的面色略有几分紧张之色。

    君邪道:“有本尊在,他还敢乱来吗?”

    思榆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到时候要是真的被发现了的话你可得先带着聚魂跑。”

    君邪笑道:“我还以为你是要本尊护下你。”

    思榆道:“当初是我自己要来昆仑的。”

    君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看来你是将这聚魂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思榆颔首,“是,聚魂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君邪轻笑一声,道:“那你可得小心一点,那群修士可是精明得很。”

    思榆颔首,“我会好好注意的。今天上午没有课,我等会儿先去睡一觉。”

    君邪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

    思榆简单的吃了一些之后,就回榻上躺着了,她躺在那里,倒也没有真正的睡着,她侧着自己的身子,她的眸光略有几分怅然之色,不仅仅是因为聚魂的事情了,现在因为徐辞的事情,也让思榆打从心里的有些在意了,要是徐辞真的......思榆翻了翻身,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思考。

    真的是很麻烦。

    而君邪则是将案上的吃食全部一扫而空后,而后便在案上继续修行聚魂内的昆仑心法。

    这昆仑心法对君邪来说可是要极大的用处啊!

    而思榆也没有再管君邪了,她整个上午都在想着有关于徐辞的事情,所以也没有怎么睡,而后午饭后的听学还会继续,思榆过去的时候,脸上的神色略有几分苍白和失落,但是她还是坐着好好的将顾仙一的课给听完了。

    下午的课也不是很长时间,几乎用了大约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便结束了。

    让洛孤和蓝朝之惊讶的是,思榆这一次竟然没有在顾仙一的课上睡着,这倒是十分稀奇的存在。

    课下之后,蓝朝之见思榆倒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洛孤首先凑过来问道:“思榆,你今天怎么了?连顾老头的课都不打瞌睡了?”

    思榆看了他一眼,“在想一些......事情而已,也没有什么。”

    洛孤笑道:“想事情也未必要想得那么的纠结和烦心的,不然的话,我们明日一起下山去玩玩?可好?那可是天下第一大城朔月。”

    思榆惊愕的看着洛孤,“可是听学期间不是不可以随意下山的吗?”

    洛孤道:“是不可以随意下山,但是也没有说不能够下,这一个月都有一两天的假期是吧?明日不止是我们,其他人都可以下山的,一直不能够下山的话,你以为这里的监狱吗?”

    思榆看向蓝朝之,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吗?”

    蓝朝之颔首,“真的,你有的时候不是也吵着要下山的吗?这一次,倒是如你所愿了。”

    洛孤看向思榆,“就是,明日一起去玩玩,然后吃一顿再回来。”

    思榆笑道:“那你请客。”

    洛孤笑道:“怎么不是你师父请客了?”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