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无水 作品

二百七十 反击

    ,

    “杀啊~”

    “冲啊~”

    壶关外,叛军舍生忘死地发动着冲击。

    一根长梯被推翻,立刻又被扶起来,底下的军兵不要命地往上冲。

    墙角下,已经堆了一叠尸体。

    摔死的,被石头木头砸死的,被刀枪捅杀的,死因不过几种,死状各不相同。

    后方,田彪挥舞腰刀,连连喝道:“压上去,压上去,务必拿下壶关。

    退后者死!

    先登者赏银千两,官提三级!

    后队准备,攻势绝不能停。”

    城门口,硕大的冲车在数百军兵的簇拥下,速度越来越快。

    “兄弟们,上面没箭矢火油了,加把劲,撞开城门!”

    “撞开城门!”

    冲车越来越快,待到城门时,速度已经达到了顶峰。

    轰~

    猛烈的撞击之下,城墙似乎也摇动了。

    咯吱~

    城门摇摇欲坠。

    “退后,退后,再来一次!”

    呼喝中,叛军拖着冲车后退,就要再次冲击。

    冲车沉重,城门前一段路又被鲜血淋的泥泞,为了获得足够的冲击力,叛军不免多退了一段距离。

    “此次必然破城!”陆辉笑道。

    陆辉与田家三兄弟一个村子,本事不算出色,然而关系在那放着,因此深得信重。

    原计划中,陆辉便是壶关防御使。

    只是没想到,小小的壶关居然挡了大军二十多天。

    此时见壶关要破,陆辉克制不住兴奋了。

    侧前方,田彪终于露出了笑意,道:“那守将呼延灼着实有本事,以三千人众据守二十余天,待破了此关,若有可能,当以生擒为上。”

    “三大王,那呼延灼马快,若是一心逃跑,怕是留之不下。”山士奇道。

    呼延灼坐骑踢雪乌骓马,乃是赵佶赏赐,日行千里不在话下,可不是寻常战马能够追上的。

    “哎,要是马灵在此,便是马快,亦不足为虑。”田彪不无遗憾地说道。

    马灵此人有法术,一旦行将起来,犹如踩了风火二轮,可日行千里,因此人称他做神驹子。

    要生擒有踏雪乌骓马的呼延灼,马灵确实相当合适。

    因为哪怕千里马,也不能连续狂奔千里,然而神驹子可以。

    眼看冲车停下,准备再次发动冲击,田彪淡淡地说道:“后队跟上,准备抢城!”

    “喏!”

    山士奇应下,领着偏将史定、竺敬、仲良并三千人马,到了冲车之后,准备抢城。

    轰隆隆~

    冲车尚未发动,只听城内传来闷雷一般的响声。

    “怕不是城门要倒了!”史定大笑道。

    山士奇侧耳听了片刻,面色大变,喝道:“不好,速速通知三大王,朝廷来了援军!”

    话音刚落,只见城门洞开,大队马军冲了出来。

    马蹄翻滚,旌旗飘展。

    最前面两面旗帜,一面写着“马军司都指挥使”,一面写着“河北东路置制使”,正中帅旗,乃是一个大大的“刘”字。

    “不好,刘法那厮到了!”田彪大惊失色,喝道:“鸣金收兵,固守大营!”

    呼喝未毕,刘法大军如同潮水一般分作两队,绕过了冲车,旋既两队又合成一队。

    犹如行云流水一般,速度丝毫不减。

    在田彪的惊恐中,马军已经冲到了山士奇近前。

    “放箭!”

    一声呼喝,马军各自张弓。

    嗡~

    弓弦震动中,无数黑影飞起,划出一道弧线,越过人马,齐齐落在叛军阵中。

    “啊~”

    人仰马翻,惨叫不绝。

    只一轮射击,叛军大乱。

    “结阵,结阵!”山士奇大叫。

    莫说声音被马蹄声遮掩,便是没有遮掩,在第二次箭雨打击下,这部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