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听听 作品

第519章 我不过是薄总花了八千万买来的消遣

    薄暮沉敛着眉眼,手指扣在她细白的皓腕上,用力将她扯入怀里。

    他闭了闭眼,低沉的声音有些哑,喃喃的道,“对不起。”

    女人似是怔了一下,脸蛋埋在他宽阔的胸膛,鼻尖似乎能嗅到他身上湿润清冽的气息。

    她慢慢的弯起唇瓣,笑了下,“所以你看,食物会过期,化妆品会过期,爱情自然也会过期。”

    她的脸蛋贴着他的胸膛,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轻轻柔柔的,像是在叹息,“你来晚了,分享的文件已经被取消了,下次要早点哦。你看,网盘都知道有些东西不会一直保存和停留在那里等你,你为什么非要执着呢。”

    她的嗓音很轻很软,却如同一柄利剑,利落而没有任何犹豫的直直的插入他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三分执念,七分偏爱。

    可是这四年的漫长岁月里,他的这十分在那些辗转难眠的寂冷夜色里越积越多,变成了十二万分的信念,他怎么可能不执着?

    薄暮沉把慕晚茶从怀里拉了出来,低垂着的眼眸里倒映着她白净精致的脸,他淡淡道,“既然知道我执着就不要再说这件事了,我不是很想听。”

    慕晚茶唇畔噙着无所谓的笑,她不甚在意的道,“无所谓咯,反正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同床共枕,尤其是薄暮沉非要把她抱在怀里,两具身体贴的死紧,像是连体婴儿那般。

    慕晚茶挣了挣,她越挣扎他就抱的越紧,最后她只是无力的道,“薄暮沉,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儿,热死了。”

    男人的脑袋搁在他的肩头,慕晚茶只觉得颈窝毛绒绒的,像只求宠爱的巨型大犬,她真是烦的不行不行的。

    只听他的声音在她的身后慢慢道,“唔,热吗?我给你开中央空调。”

    他这么说着,却缩在她身后动都没有动一下,因为他知道她身子受寒本就比一般人的弱,现在才五月的天气,根本不存在开空调那一说,他也不过是哄着她罢了。

    大约是他藏在她身后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模糊,说话的时候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