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万事 作品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回宗的路

    第二天清晨,让诚因为修炼的事情一夜未睡。

    大大的黑眼圈早就挂在他的眼眶上拿都拿不下来。

    不过相比其他师弟的修炼进度自己能不操心吗,虽说还有刘三胖跟自己作伴,但人家有神器啊质保完全没有问题。

    自己呢,没神器,修炼慢,就连最引以为傲的天赋在这里都是最差的。

    “哎”让诚突然想念自己的师傅汪清经常夸自己的时候了。

    不过想到自己的宗门让诚有一些思念了。

    “回去看一眼应该没有问题吧”让诚心想。

    等离开弟子住宿区时环顾回周,发现无人,就要带着包裹悄悄离开。

    “让诚你带着包裹想干嘛,不会你想趁这个时候出宗吧”

    此时一个圆滚滚的影子就站在让诚的身后。

    “哈哈”让诚转过头一猜就是刘三胖。

    “胖子你怎么来了,这个点你不是应该在食堂吃饭吗”

    面对着让诚转移话题刘三胖自然都是一脸的严肃。

    “让诚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外面有多乱吗,你现在出去很危险的,知道吗”

    这时路面又传来了其他弟子吵闹的声音,让诚连忙将刘三胖拉进灌木丛中。

    “胖子难道你不想出去逛一逛吗,你看我们宗主多自在,还有你在外面就没有你想见的人了吗”让诚开口让刘三胖越心动。

    确实,对于之前的宗门刘三胖虽然一点也不想回去但确实有一个想见的人,那就是自己的小弟。

    自己离开那个宗门那么久了不知道小弟挨没挨欺负。

    “那这样的乱世我们还能找到自己的宗门吗”所以说刘三胖现在很心动但是想到回来时找不到自己的宗门,那岂不是很尴尬。

    不过他看着让诚不知道在自己的包裹内翻些什么?

    “你再翻,,你这东西从哪里来的”

    此时看着让程手里的两张传送符,刘三胖小小的眼睛上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哎呀,你这个就别管了,这是我的秘密,对了,你跟我走不走”让诚开口道。

    刘三胖此时无疑是非常的纠结,他看了眼无天宗。

    “你说我们就这样离走厉长老他们会不会担心啊”刘三胖此刻突然想到了厉行长老他们。

    如果自己就这样一走了之了,他们着急了怎么办。

    “哎呀没事的,几天就回来了”说着让诚还在庆幸为自己的旅途中找到了一个伴,要不就这样盲目的往前走,能把自己无聊死。

    “那你在这里等会儿,我我回去收拾点东西”说着刘三胖与他的锅一同回到了特制的弟子宿舍内。

    看着满屋狼藉的地面,

    刘三胖将房间打扫干净,随后看了看满意之后才挎着自己的行李走出了房间。

    只是刘三胖的体型过于庞大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让人怀疑,不过路过的人并没有多说。

    毕竟宗主门下奇葩弟子真不少,什么样的怪事都能做出来。

    前几天有木白和恒岳为了争第一个突破到脱骨镜的名额,大大出手。

    人倒没事倒是旁边的房屋遭了殃,就连一些长老来了都没有拦住,恐怖的很啊。

    不过也是从那天开始有木白就被长老们列入了黑名单。

    弟子们之间又流传着“拆迁户”这个名称。

    “刘师兄,你这要去哪里呀”这是一名明眼的弟子开口道。

    “哦,我去外面炖菜吃中午就不回来吃了,你们继续”说着刘三胖头也不回的,找个借口就跑了。

    只是却留下一脸懵逼的弟子。

    “去外面炖菜吃,这么奇葩的吗”这边弟子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奇葩的操作。

    这要是让厨房的那些人知道了,那肯定抄着菜刀就冲出来质问刘三胖了。

    让诚也是早早的在宗门门口等着刘三胖了。

    而且每当弟子路过惊问时,他与刘三胖的回答都差不多。

    那就是出去野营吃饭。

    要是其中有人想加入但很快就被让让委婉的拒绝了。

    “来了,来了”这时刘三胖也是好不容易到达了这里。

    身后的黑锅就算是见惯了刘三胖的人也不禁多看了两眼。

    毕竟那么大的锅难道是要出去炖妖兽吗?

    不过当两人都以为没有人会怀疑时,作为宗主的吴天早就通过系统的提示早就知道位置在哪里。

    看着地图上这两个点飞速的朝着宗门外的方向行进,吴天皱了皱眉头。

    只是他并没有通过系统传递给两人回去的信息。

    毕竟也不能老是待在宗门里,人要是待出病了怎么办,平时还是要多出去历练历练的。

    而且吴天在行走前是为了门下弟子着想纷纷都发了传送符,如果遇到危险也不会有太大麻烦。

    除非敌人会封锁空间,不过那都是只有天灵境那样的老祖才会的术法了。

    难不成这两个人走着走着还能碰到那样的存在吗?

    吴天有些自嘲。

    让诚也是在离开中门时飞快的拉出距离,生怕长老发现自己而派人来抓自己。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计划就泡汤了。

    并且目标没达到惩罚还会落到自己的身上,到那时就是血亏哭都没地方哭。

    “喂,你说我们这样可疑的行为宗门内的人真的就没有察觉吗”刘三胖此

    时还是十分的心虚,毕竟擅自离宗的惩罚虽说不中但日常的饭食可是会减少的。

    “哎呀,我们就去对你的中门看一眼就回来了,难不成这一路上还有什么危险吗”说着这不经意间为自己立下不好的话语让诚丝毫没有注意到。

    一边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让诚其实早就让恒通这个管理宗门的老手,第一时间就知道。

    不过他并没有拦着外出的让诚,至于为什么。

    因为他们有勇气,敢于在这样的环境外出历练自己应该鼓励才是。

    “这两个小兔崽子,等他们回来我不把他皮扒了得”一旁得知消息的厉行却不淡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