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轮 作品

第一百零三章:谁是外室

    人在愤怒的尽头是什么?不是歇斯底里,也不是暴跳如雷,而是手脚无力,完全丧失攻击别人的能力。

    就比如此刻的展念,正紧紧的闭着眼睛、嘴巴做深呼吸,因为他害怕自己一开口便会气绝身亡。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一个表姐,他都已经难过的快要死去,这边却还嫌自己眼睛闭的太慢不成?展念觉得自己应该立刻出去,在正午的阳光下爆晒至死,就再也不用和这个表姐待在一起。

    “展念,你去干嘛!你还没回答我呢?”

    “你到底送不送,你不送我可送了啊!”

    “到时候别埋怨我越俎代庖,我可是一片好心,你到底听到了没......”

    “表姐!”忍无可忍的展念终于停下了脚步,转头回身严重的警告:“表姐,你若是敢送,我就和你断绝姐弟关系!”

    “哎呦!”安平也生了气,“展念,你过分了啊!女帝怀孕这么大的事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也就罢了,连最起码的关心都不愿意去做,这就太失职了啊!”

    “关心?!”展念都要被气笑了,“此时,那个叫应启的卑鄙小人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还缺了我们几盒人参燕窝吗?

    安平轻蔑的一哼,“搞半天,你这是吃醋了呀,是因为怀的不是你的孩子,你就受不了了?”

    “我当然不能接受,我才是她的皇后,我......我不甘心!”

    安平听了展念的回答,先是“哈哈哈”的大笑了几声,突然就变了脸色,“展念,此时你可不要犯糊涂,你更别忘了,当年那个他是因为什么被逼走的,你要重蹈覆辙吗?”

    “更何况,女帝生的孩子,那就只是女帝的,与旁人何干!”

    “也就是你运气好,得女帝另眼看待,独房专宠。女帝一举得女,你功不可没,这才将你封后。若不然,你以为阿殊能叫你一声皇父?”

    “先女帝一生未立皇后,我可从未听锦延问过她的父亲是谁。”【!… *…免费阅读】

    “姑父姑母一生只有彼此,这些事情你不习惯,可是......这些道理你该懂吧?不要妄想和女帝一生一世一双人,从前那个应启做不到,你也做不到!”

    展念的心里很委屈,他就这样想的,也一直这样努力。到头来,三年的时光敌不过三个月!

    “我......我就是不甘心!”

    “你当然不甘心!我也不甘心!”安平看着黯然神伤的展念,突然就为他打抱不平起来。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看到锦延对你的关心和宠爱,我真的以为你们会不一样的,是能够就这样白首到老的。”

    “谁料,横空糟此一截,南皇欺瞒天下,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横刀夺爱不说,这是拿我们女帝当小猫小狗,想抢就抢,想

    骗就骗吗?!”

    “我北洛以信立国、以诚会友,不恃强也不凌弱,却被南乾欺辱至此,是可忍孰不可忍!”

    “南乾一日不将女帝送回,我北洛一日不会善罢甘休,关于这点我是一万个支持你的!哪怕到最后鱼死网破,也定要将女帝接回来!”

    “展念,女帝不在,你就是北洛的主心骨,表姐只问你,你想让锦延早点回来吗?”

    展念肃然点头。

    安平见此欣慰一笑,眼眶就含了泪水,“我也很想锦延......没有她连我的日子都无趣了呢......”

    “展念,一定把她要回来,她是你的,也是北洛的......”

    吧嗒,一滴泪水砸在绣祥云纹的靴面上。也只堪堪一滴,再抬起头时,眼眸中的深潭平如黑镜。

    ******

    南乾昭王府

    ————————————

    因为有了应启的吩咐,昨日怡光并没有来找洛言,可是心里还是有许多话要说的,单单是放下杀身之仇,宽恕应颜,她就应该来好好致谢。

    然而一进门,就看到让她瞠目结舌的一幕。

    青涩的晨曦中,一张金丝楠木的圆桌上,摆满了各式精美早点,南皇陛下正在一筷子,一勺子的喂洛言吃饭。

    “不要,不要吃这个,太腻了!”

    “哎,你慢点,你懂不懂细嚼慢咽?”

    “这么一小口,你喂小猫呢?不够不够!”

    被洛言这样的挑三拣四,南皇陛下却始终保持着谦逊的态度,连连道歉:“好的好的,知道了......”

    怡光呆愣的时间有点长,洛言不经意的一瞥就发现了站在影壁旁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她。

    洛言赶忙吃了递过来的一个小圆子,起身跑过去解释:“怡光,你不要在意,陛下他正练功呢,我其实也是深受其害!”

    这该是两个人极为私密的闺房之话,怡光止不住的好奇却并不敢问,只能讪讪的笑笑随洛言走了进来。

    洛言自然也不会主动解释,因为她觉的太丢人,更害怕别人认为自己夫君是个傻子!

    这话要从洛言的那句甜言蜜语开始说起。

    马车之上,洛言曾撒娇的要求应启不能离开她太久,否则自己就会饿死。本来一句随口之言,应启却放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