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老鱼 作品

第五章 嫁接

    “哗啦啦~哗啦啦~”张纵轻抛着手中的钱袋,里面装满了铜钱,昨天签文书时,刘监史也支付了一贯钱做为定金,刚好解了张纵的燃眉之急,因为这两天他只从家里找到十几文钱。

    将钱袋中的铜钱取出一部分放在怀里,剩下的装回钱箱锁好,张纵这才推了一辆独轮车就出了门,长安是坊市结构,每个坊都是独立的,这些坊中最有名的就是东西两市,那是专门的商业坊,而剩下的大都是普通的生活坊,张纵只是买一些生活用品,根本用不着去东西两市。

    张纵沿着曲江池向西北方向走了不远,穿过一道桥后,前面也出现一座坊市,这里名叫曲江坊,与芙蓉苑隔着曲江池,坊中有一条菜市街,以前张纵都是在这里买种生活用品。

    进到曲江坊后,一股生活气息也扑面而来,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卖的小贩、嬉闹的孩童等等,街边的酒肆门口还有搔首弄姿的胡女招揽生意,媚眼一个接一个的往大街上抛,可惜这大清早很少有人会进去喝酒。

    推着车子穿过街道,很快张纵来到一片喧嚣的菜市场,宽阔的空地上全都是各种小摊贩,周围还有不少的店铺,张纵先去买了两坛子醋,然后又买了一袋子面粉和一些大米。

    刚出米粮店,张纵一眼就看到了旁边的肉铺,大铁钩上挂满了一条条的猪肉,大唐贵族喜食羊肉,但羊肉太贵,平民百姓可吃不起,他们平时吃的最多的其实是猪肉、狗肉、鸡肉之类的。

    看着那些肥瘦相间的猪肉,张纵也感觉馋的厉害,这两天他顿顿喝粥,嘴里早就淡出鸟来了,前世他就是一个无肉不欢的人,现在看到肉自然走不动道了。

    “我今年才十五岁,正处于长身体的时间,不吃点好的可不行!”只见张纵低语一声,有了理由更让他无法拒绝猪肉的诱惑,迈步上前让屠夫给自己割了一方肥瘦相间的五花,幸好不算特别贵,一共花了十六文。

    张纵一向认为最好吃的五花肉做法,肯定非红烧肉莫属,不过想要做红烧肉,还缺少一样必需的调料,那就是糖,然而据张纵所知,大唐的唐虽然与糖同音,但其实这个时代的糖十分昂贵,可以说是一种奢侈品,寻常人家根本吃不起。

    不过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张纵还是找到卖糖的店铺,咬牙买了一斤最便宜的石蜜,所谓石蜜,其实就是将甘庶汁直接熬成固体,里面含有许多的杂质,看起来就像是一块黑褐色的石头似的,不过这东西虽然不好看,但用来做菜是没问题的。

    石蜜的便宜也是相对的,一斤石蜜就花了张纵三十文,都可以再买两方猪肉了,而且店里的糖颜色越浅越贵,比如最贵的白糖,一斤要价三百文,是石蜜的十倍,不过这个白糖在张纵眼中只能说是黄糖,比后世的黑糖颜色浅一些,叫它“白糖”根本名不符实。

    张纵捂着胸口离开糖铺,好半天都还感觉心疼,不过他还有正事要办,所以只能推着车子穿过街道,最后来到一家陶瓷店,里面摆放了各种陶器、瓷器。

    “小郎君来了,今天又来拉花盆?”柜台后面一个二十多岁,长相敦厚的年轻人正在算账,看到张纵进来也立刻热情的笑道,花圃需要大量的花盆,所以张纵也算是他这里的熟客。

    张纵点了点头,他记得这个年轻人姓王,是这家店的小掌柜,他父亲年纪大了,店里的生意一般都是由他打理。

    花盆这种便宜的陶器都堆店的后院,刚好现在店里也没什么生意,于是王小掌柜就亲自带张纵去挑花盆,只是当看到后院里的花盆时,张纵也是一皱眉。

    眼前这些花盆的样式都十分普通,就是那种青灰色的瓦盆,表面灰扑扑的,用久了还会发霉变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