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老鱼 作品

第八十六章 丑公子

    一身锦服,头戴帷帽,张纵看着这身熟悉的装扮也不由得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帷帽男竟然再次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前,说起来上次见面后,他也是多方打听对方的身份,但却一无所获,甚至他都几乎都忘了对方的存在,却没想到对方在这时竟然忽然登门。

    “多日不见,不知小兄弟可记得给我留酒?”只见对方语气轻松的开口问道,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感觉到他帷帽下的笑容。

    “兄台多日不来,我都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张纵愣了一下也很快反应过来,随即再次笑道,“你的酒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兄台讲进,我去帮你取酒!”

    张纵说着请对方进来,而他身后的上官婉儿这时也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帷帽男,但对方毕竟是客人,她也只看了几眼就不敢再看,然后跟着张纵一起去取酒。

    上次帷帽男向张纵买酒,一出手就是一块黄金,唯一的要求就是让张纵给他多准备点酒,这件事张纵一直记得,所以之前制香水时,也多蒸了几坛高度酒,除了给帷帽男准备外,张纵也打算自己留几坛,说不定哪天可以用来送人。

    当下张纵来到厨房的后面,之前家里翻修时,他让人在厨房后面挖了一个地窖,面积也相当大,里面冬暖夏凉,结合硝石制冰的办法,可以存放一些食物,蒸馏酒就在里面。

    张纵进地窖搬酒,因为里面很黑,所以婉儿站在门口挑着灯笼帮他照亮,很快张纵搬着酒出来,婉儿熄了灯笼并且帮他锁上地窖门,还真别说,家里多了一个帮手后,张纵也感觉轻松多了。

    当下张纵抱着酒坛来到院子里,只见帷帽男正在打量着花圃里的花草,之前张纵嫁接的月季还没有开花,但年初嫁接的双色菊花却已经长出花苞,有些也已经半打开了,一株菊花开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菊花,这让帷帽男也停下脚步仔细的打量着这些奇特的菊花。

    “兄台若是喜欢,就带走一盆吧,算是我送你的!”张纵看对方似乎对嫁接的菊花有兴趣,于是开口笑道,相比双色月季,这些双色菊花却并不怎么受人欢迎,比如薛宁儿就不喜欢菊花,说它太臭,估计菊花还要等到几百后的宋朝才能迎来它的黄金时代。

    没想到帷帽男听到张纵的话却摇了摇头道:“菊,花中君子、隐士者也,我这个人不是君子,更不是什么隐士,被我带走也只会辱没了它!”

    “花草只不过是让人休身养性之物而已,兄台也不必对自己太过苛刻了!”张纵听到这里再次愣了一下,随即再次开口道,他喜欢花草,但却从来不会理会人们强加给花草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意义。

    只见帷帽男这时转过身来,目光透过纱布盯着张纵道:“人各有志,其实我很羡慕你,可以如此轻松的看等这世间的一切,但我不一样,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也根本没有精力和心情去照顾那些身外之物!”

    张纵听到这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个帷帽男不但神秘,而且似乎处处都透着一股灰暗绝望之气,刚开始还没什么,但只要与对方交谈几句,就会感觉十分的不适。

    帷帽男说完没有理会张纵,而是扭头打量了一下张纵身后的上官婉儿,随即再次语气轻松的道:“她是你新买来的侍女?”

    “呃~,算是吧?”张纵也不想解释上官婉儿的来历,当下有些敷衍的道。

    “倒是个挺乖巧的女子,小兄弟你很有福分。”帷帽男打量了上官婉儿几眼,随后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随后又把目光落到张纵手中的酒坛上,当即眼睛一亮道,“小兄弟你还有多少酒,我全都买了!”

    “兄台恐怕忘了,我早就说过我不是卖酒的,而且这种烈酒喝多了伤身,我劝兄台还是要节制一些才是!”张纵听到这里无奈的一笑道。

    “伤身?哈哈,我这一身的残破,还怕什么伤身不伤身的?”帷帽男却忽然狂笑一声,说着走上前接过酒坛,随手拍开泥封闻了一口,随即兴奋的叫道,“好酒!好酒!没想到这次的酒比上次的更烈更好!”

    看着对方嗜酒的模样,张纵也再次无奈的一笑,不过他也能理解对方,身为一个毁容之人,生活肯定十分的苦闷,也许只有酒精才能让他暂时的忘却痛苦。

    “这一坛酒足有十斤重,你一次肯定喝不完,不过这种烈酒可以长时间储藏,只要把坛口封好,放在地窖这种阴凉的地方,存上十年也不会变酸,反而还会越加的醇厚!”张纵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