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下山 第十六章 先胎剑意

    白面书生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瞬间便缓过神来。心中后怕不已,先前时长生的偷袭险些得手,若不是这些年过惯了刀尖舔血的生活,怕是没这直觉挡住眼前这小子的一剑。

    此时的他体内气血翻涌,他能感觉到右臂上的窍穴运转的速度有了明显的下滑。

    “这个道友,我们素未蒙面,为何背后偷袭,突下杀手?”白面书生拱手说道。

    “这……”时长生也知偷袭是件不光彩的事,一时也回答不上来。

    “对付你还用论什么偷不偷袭。你好好看看周围,明明是你先动的手。这位前辈还请诛杀了这欺师灭祖的家伙,我齐水国必有重谢!”宫装女子怒极,说道。

    “聒噪!你这小娼妇!”白面书生呵斥道。他粗粗一瞥便发现眼前之人的修为,发觉不再自己之下。虽说先前几番斗法并未使出多大劲,可时长生那一剑可就另当别论了。

    “哈哈,好一个欺师灭祖。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那姓李的冥顽不灵,我为何要为他陪葬。这位道友,想来你也未必是齐水国之人,何必趟这趟浑水。你我修为相仿,也就没有必要都个你死我活,不妨你作壁上观,等我事了之后自会离去。”白面书生嘴上这么说,手却偷偷摸摸的伸向了腰际的小口袋,那是他存放符录的地方。

    纵是那书生说的天花乱坠,时长生也没听进去一个字。既然已经出手了,那便没有在收手的道理。

    时长生按照《北辰剑典》全力转起内体的周天,一时间直感觉自己的各个感官都敏锐了起来,此刻的他甚至能感知到那书生额头正在溢出的汗珠。

    时长生动了,白面书生也动了。只不过,白面书生先是往前迈了几步,然后便飞也似的往身后跑去,跑得时候还给人一种慌不择路的感觉。

    时长生一瞅见此情景,当即便快了几步,眼看着就要追上那书生,时长生提剑斜砍下去。没曾想那书生猛地回头,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只见他左右手上个贴着一张符录,其上的灵篆纷纷亮起。两条火舌蜂拥而出,直砸向时长生。

    时长生首当其冲。好在他此刻反应异常的灵敏,千钧一发之际他用长剑挑开了左侧的火舌,同时身子往后仰,堪堪避过了右侧的火舌。不过右侧的火舌从他身旁呼啸而过的时候,将他身早已有些破旧的古念宗衣衫给烧去了大半。

    白面书生在甩出两条火舌的时候,身子也飞快的往后掠去与时长生拉开了距离,此时的他可没有兵刃在手。

    他方一站定,便发觉自己刚刚的使出的一击竟然只是烧掉了时长生的半件衣衫,一时间恼怒不已。只见他右手臂上的窍穴缓缓的一转,那先前被时长生挑飞的火舌竟掉了个头,又重新飞掠而来,而且看上去比先前的威力要大上不上。

    火舌重重的砸下,时长生又是险

    之又险得躲避了开来。火舌落空之后,激起诸多火球、碎石纷纷四散开来。时长生用长剑挡住了绝大多数,可还是被砸到了不少,那剩下的半件衣衫上也是坑坑洼洼、甚至还有不少地方带着火星。

    还未等火球、碎石落定,那书生又是掏出来两张符录。只见他双手一合,将两张符录紧紧的贴在一起,而后猛地朝地面一拍。一道碗口粗细的雷电顺着地表朝着时长生飞快的涌去。

    时长生见势便又是提剑一引,将那雷电引出了地面。一时间噼啪声大作。不少龙腾镖局的人甚至捂住了耳朵。

    待到雷电散去,时长生一甩手中的长剑,寒光照人,长剑没有丝毫的损伤。

    “半步灵器!该死!”事到如今白面书生也发觉时长生手中的那柄剑也不是什么凡间兵刃,比之先前那宫装女子从养剑鼎中唤出的三柄墨绿色的小剑怕是还要好上一截。

    好在白面书生发现眼前之人虽是修为与他相仿,但好像并不怎么会施展自身的实力,只会提剑乱砍,不过反应倒是非同寻常。想到这那书生咧了咧嘴,反应灵敏又如何,眼下着情形,他的消耗可要比自己大的多,只要与他保持距离,不断的用符录轰击他,他总会有气结的时候。

    整整半炷香的功夫,营地内像是风雨大作、电闪雷鸣。

    “掌柜的,你究竟捡了个什么鬼东西。”李叔按着自己的左肩对着孙志毅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娘的,这还是人吗?”孙志毅如今也是看的目瞪口呆,那些火舌他是领教过的,若是换他上场恐怕眨眼的功夫便一命呜呼了,他这救下的少年看似没习过什么武,没想到竟还是个绝世高手。

    时长生虽是狼狈的左躲右闪,不过他发现了一个规律——每当那书生右臂上的窍穴亮起的时候,他施展出的招式威力便会大上一分。这恐怕是什么专门修炼窍穴的招式,可惜时长生没有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