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十二章 内外布局

    时长生踏上了胡六指的特质木船,船尾贴有加速用的几张符箓灵篆。船头则是一张避水的黄符,可将船头海水分开半丈的距离。

    二人轮流往符箓中灌注灵力,使得木船行驶速度极快,可预计依旧还是需要七八日的功夫才能赶到淮雷山所在的淮雷岛。

    孤月高悬,月辉映出木船上的二人。

    胡六指原先得那件蓑衣已经替换成了一件青衫,胸前纹有一条盘屈的鲤鱼。

    他换下了刚刚注入完灵力的时长生,取出酒葫芦灌了老大一口酒,少许酒水溢出,顺着嘴角流淌而下。

    时长生问道:“你很喜欢喝酒?”

    胡六指啪叽了一下嘴巴,答非所问道:“我喝了十来年了,酒其实很苦。”

    时长生乐了,说道:“那你还喝?”

    胡六指也笑了,转而问道:“时道友,你修行是为了什么?”

    时长生愣住了。从一个朝不保夕的小叫花子,到之后阴差阳错之下来到古念山,再到后来的止戈山。

    他只是想要活下去,想把魂魄的问题给解决。可若是真解决了之后呢,他还真就没有多想过。

    他对于如今自己身处的世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虽然,他承认手底下染血的滋味不好受,处处尔虞我诈也让他疲惫不堪。可真当一副飞天遁地、移山断江的画卷在他眼前徐徐展开的时候,或许他早在不经意间便被其深深地吸引。

    胡六指看着时长生眼神恍惚,便又灌了一口酒说道:“有的人修行是为了证道长生,光元神境便有七八百年的寿元,怎叫人不心驰神往;而有的人修行则是追名逐利,稍有小成,便找个俗世王朝作威作福。”

    他说到兴起,便松开了那按住符箓的手,站起身,高高举起倒转的酒壶,任凭酒水似瀑布般倾泻而下,倒入口中。

    一葫芦酒水入腹,胡六指好像喝醉了一般,身形微微摇晃,似疯癫状地说道:“任凭万千修士有百般志向,总会有人是心头吊着一口气。从这口气凝结于胸中之日起,他们便开始不择手段,道心崩碎,此生无望大道。”

    酒葫芦被高高地抛起,在月下划出一条弧线,噗通一声落入水中,激起一阵涟漪。随后一阵放肆的笑声响起,笑声中透着一股道不明的凄凉。

    时长生看着眼前的胡六指,他突然有点想喝酒了……

    ……

    一座破旧的铁匠铺,店门被人缓缓推开。

    一个高大的精壮汉子,一步踏入店中。他赤裸上身,双臂之上挂满精铁制成的圆环。

    铁匠铺中的女子像是早就知晓此人会来。他对着汉子说道:“我要在先前的条件上在加一条。”

    精壮汉子出声道:“就算是山主对你青睐有加,你也莫要在得寸敬尺。如今的淮雷山就是个泥潭,那个大妖的威胁反而不是最大的。让我替你去当那根搞屎棍,已经是我们最高的价码。”

    女子也不恼,继续说道:“除了先前说

    好的那本《开山造物》,我还可以免费为你们炼器三十年,甚至可以搬去你们的山门。”

    汉子心头一喜,问道:“什么条件?”

    女子突然摆正脸色,沉声道:“帮我护住我的阿弟。必要的时候可能会让你杀一个蓝白道袍的筑基修士。”【…!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又是过了几日的功夫,时长生的眼前出现一座大到离谱的岛屿。正是名为淮雷岛的巨岛,岛上正中央便是有座淮雷山。

    正方木船即将靠岸之际,一道雪白的匹练呼啸而至,直打在紧贴木船的水面之上。

    那匹练的一角偏偏擦到了木船,木船便应声而断。胡六指连忙催动身上的法袍,那条鲤鱼竟在其胸口游动了一圈。一个数十丈宽的八卦在水面上浮现而出。

    然后,二人所处的卦位与另一个的卦位皆是亮起一摸白光。下一刻,二人的身形骤然互换到了远处。

    海水翻滚,二人抬头往淮雷岛上空看去。一个头顶鱼尾冠的中年道人,正脚踏一柄月弯形状的灵器,手持拂尘,冷冷看向海水中得二人。

    道人嘴巴微张,轻声说了一句,而在二人耳畔便似一声惊雷。

    “滚!”

    道人说罢朝朝着岛中央的淮雷山飞去。

    海水中的胡六指咧嘴嗤笑:“滚?船都给你打没了,滚哪去?”

    二人匆匆上岸,随意拧了几下衣服,狼狈地朝着淮雷山走去。

    在离淮雷山仅有数里的地方,胡六指示意时长生停下同时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

    他从怀中取出了十来个颜色各异的阵旗小幡,开始忙碌起来,足足花费了几个时辰才布置完毕。

    看着二人周围仅有几丈宽的阵法空间,胡六指如释重负地说道:“好了,时道友,我们先在这里躲上几天。”

    时长生的手上却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把朱红色的长剑。他冷声道:“胡六指,你区区一个化窍前期的修士,手段也未免太多了,最好解释解释。”

    胡六指一愣,然后展颜一笑,说道:“时道友,你果然出自修行大派,横跨一大境界都敢这么说话,我也是闻所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