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十七章 收获颇丰

    先前时长生服用的丹药乃是北子墨的乾坤袋中所得,是不折不扣的化窍期的丹药。而且就连装这丹药的玉瓶看上去也是要比其余的玉瓶要高上一个档次,由此可见这丹药的珍贵。

    换做平日里,时长生可不敢以他筑基后期的修为服用这丹药。索性这丹药药力温和,在修复完时长生的经脉的同时,绝大部分多余的灵力并没有肆意地冲撞他的经脉,只是悄无声息地渗入骨髓之中。

    肋骨断裂,胸口的经脉断被蛮力从中截断一大块。

    如此重的伤势之下,也仅仅只是用了约莫半日的功夫就恢复了过来。

    时长生呼出以一口浊气,结束了盘膝而坐的姿态。他低头看看了衬衣夹层里面那已经碎成齑粉的吊坠。不禁有点想念古念山中的众人,还有他那个神神叨叨的师兄。稍作休息之后,他又开始运转起北辰剑典,想要将多余的药力物尽其用。

    白昼更替,又是三日过后,时长生的窍穴又大上了几分,筑基后期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只是依旧是没有触碰到筑基巅峰的瓶颈。

    他站起身,扯掉了血迹斑斑的衣衫,开始打扫起战场。

    三个乾坤袋,三把无主的灵器。在确认没有什么遗漏之后,时长生便在淮雷岛上找了处隐僻的地方,开始查看起来。

    他随手将两个乾坤袋中的物件都倒了出来。在取出第三个乾坤袋的时候,发觉这乾坤袋中竟是有一层薄如蝉翼的禁制。再三尝试无果之后,他便对着这乾坤袋劈砍了几十剑,硬生生的将它砍出一个口子来。

    一堆小山一般的灵石,细数之下足有将近六千余颗,这让时长生着实开心的一把,又能换不少的丹药,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全是下品灵石,没有一颗中品灵石。

    之后,他又整理出了五把灵器,其中一柄竟是上品灵器,只是可惜这灵器破损了老大一个口子,想来是被那大妖给打烂的。

    时长生伸手抓起这个灵器,仔细打量了一番,长叹一身后,将其放在了一旁,重新看向其余的四件。

    两件中品灵器,两件下品灵器,其中便有一柄中品灵器长剑。时长生思索片刻后,便取过长剑,端详起来。这剑较之寻常长剑要长上些许,剑身稍细,剑柄初刻有“细井”二字。看着挺纤细,实则沉重异常。

    他将一颗精血滴在剑身之上,开始炼化。

    其实,以他如今的修为,驱使一柄下品灵器便已足够。至于中品灵器,怕是有些力有未逮。不过,如今他可没有什么承受的兵刃,大不了便将这中品灵器当作下品灵器用。

    约莫过去两三个时辰,细井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剑吟。时长生此时抓在手中也已经没了之前的重量。

    略显兴奋的时长生挥动着手中已经彻底炼化的细井,耍了几个剑花,又朝着天际一挥,一道细长的剑气破空而去,速度极快,转而消失在视野中。

    余下的便是一些不入流的丹药和一些品相不佳的符录。时长生将其一一收入乾坤袋中。此时地上也就只剩下不少黄金白银,甚至还有几张银票,这让时长生哭笑不得。

    从一堆金银财宝中,时长生翻出了一块状如焦炭模样的牌子,在一堆五彩斑斓的珠光宝气中格外眨眼。他将灵力注入其中,一个生涩绕口的术法骤然浮现于脑海之中,最上端便有几个大字——分光敛息术。

    时长生心头一喜,不过还在暂时将其收入乾坤袋中,没了那诡异黑气,他的修行资质其实很是不堪。

    最后,时长生取出了乾坤袋中的吞生蛤蟆。

    这蛤蟆一取出来,便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其表面附着了不少淡淡的电弧,摸上去还挺扎手。他一翻手,一个破损有一个小洞的翠绿色葫芦出现在了手掌心。

    时长生一掐诀,然后一掌拍在吞生蛤蟆的背部,蛤蟆猛然长大嘴巴,将体内的紫金色剑胎吐了出来。剑胎一离体,吞生蛤蟆又重新变得神采奕奕。

    之后,时长生强忍着剑胎四溢而出的剑意,将手中的养剑葫芦丢入剑胎之中。

    葫芦一触碰到剑胎的石台,那剑胎释放而出的足够数十丈宽的剑意全部涌向葫芦。葫芦发出一阵剧烈得震动。足有半个时辰之后,剑胎的四周已经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剑意。

    这时候,时长生在看向葫芦的时候,那个破损的小洞较之之前足足小上了七八分,这让时长生欣喜若狂。毕竟这剑胎还在源源不断得往外渗出剑意,被葫芦一股脑儿地吸收。

    一来二去之下,已是由白昼变成了黑夜。皎洁的月光洒下,那吞生蛤蟆颇有灵性的眨巴了几下眼睛,并时不时得发出咕咕的声响。时长生突然想到了之前溢出来的丝丝电弧,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大块的息壤土,瞬间四周的灵气开始涌向息壤土。随后他一驱使着蛤蟆,一口吞下了息壤土。四周涌来的灵气猛然一顿,然后便又开始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四散而去。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