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三十章 有女名音

    传言云海洲有四处绝地,即便是三花聚顶的元神境修士也不敢轻易踏足。

    绝冤井,四绝地之一。此处乃是一处天然凹陷的深坑,内有冤魂厉鬼无数,更有一处隔绝天地灵气的天然罡风屏障。这罡风屏障乃是自行孕育而生,极为恐怖。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元神境下触之必死。就连元神境的修士惹上了不死也得褪去一层皮。

    绝冤井外,一个青衫少女驻足而立。偶有溢出的罡风呼啸而过,吹动她的衣角猎猎作响,却是不能伤她分毫。

    少女微微低头,瞥向脚下的深坑,眼神中透着一股冰冷彻骨的寒意。她呢喃道:“哪怕是帮你找齐了云海洲所有的‘空生残页’,你都没办法再补上一魄。吃饱了就是吃饱了,你就算是想撑死都不行。不到黄河心不死,我这就要让你彻底死心。”

    少女说罢便缓缓闭上双眼,做出双手托天状,之后两只手掌便开始飞快地掐诀。她施展而出的各式法诀皆是令人晦涩难懂,但都无比契合大道。

    几息后,少女周身便出现了诸多若隐若现的古朴灵篆。绝冤井上方的罡风开始疯狂翻滚,齐刷刷地朝着少女涌去。古朴灵篆在罡风即将淹没少女之际,突然附着于少女的青衫之上。刹那间,少女似一尊鎏金神相,身形一闪而逝,竟是直接以肉身之姿,穿过了数千丈厚的罡风,来到了绝冤井底。

    这手段像极了名为“万法莫侵”的神通。只不过从那微弱的琉璃金身可以看出,少女只能使出这神通十之一二的玄妙。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少女在一堆尸骸之中翻出了一张硕大的黄色符纸。她伸手在黄纸上一抹。黄纸上那道尚且还残留一丝灵性的灵篆竟是被直接抹除。

    下一刻,少女眼中的寒意褪去,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眸子取而代之。少女扑闪了一下双眼,看着手中的空生残页默不作声,接着又缓缓地取出时长生赠予的那杆符笔。她饶有深意得看了一眼符笔,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符笔笔尖有白芒摇曳而出,落于空生残页,星星点点如同璀璨星河。片刻后“尸狗”二字跃然于空生残页之上,一切都是这么得轻车熟路。只不过这一次符纸最终并没有成功得随着少女身后的四张符箓一起隐没与虚空。

    少女瞪大双眼,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又是一瞬间,那双眼眸重新变得冰冷彻骨。

    已是罗刹分神魂的少女自言自语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到的法子,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谁,甚至不知道你为何要占据我这具天地身外身。不过,这些我全然不关心,我只是想和你谈一笔买卖。”

    四周一片寂静,少女的识海中也没有响起一丝一缕的波动。

    她又继续说道:“先前我跟那个小混蛋做买卖,不过貌似赔了,赔了个血本无归。现在,我想要在从别处挣回来,所以我想要跟你再做一桩买卖。你难道就不感兴趣?”

    依旧是没有半点声响,仿佛那个三魂一魄的少女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罗刹分魂笑了笑,她一屁股坐在了脚边一块巨大的兽头骨之上,手肘撑住那微微的犄角,整个身子往下一倒,慵懒地瘫软在那狰狞的兽骨之上。

    “啧啧,我先前的那缕分神估摸着是被段青山给打散了。而你,十有八九便是由我那分神精华孕育而出的一道主魂。其实你我早已经不算是同一个人了。你想要我这具天地身外身,我给你又何妨。除此之外,我甚至还

    可以教你如何孕育出余下的几道魂魄。这一切,你也只需要你帮我做成一件事。”

    这时,识海之中才刚刚响起一道女子的声响:“你想让我做什么?”

    罗刹分神突然放声大笑:“别急,你肯出声,这事便已经成了大半。为了表示诚意,你我互相告诉对方一个小秘密呗。我先告诉你一件事,这事跟你那个‘小石头’有关。”

    罗刹分神随手拾起一截细长的兽骨,用其慢悠悠地挥着圆圈。她酝酿了一下措辞,继续说道:“其实我本来就没想传他那本神通。那神通可是有定数的,教会了他,我便会失去这神通。不过嘛,好巧不巧,我发现了那小子的魂魄有些问题,所以便下了一个禁制在上面。本想着事成之后,在夺回那丁点的天地灵装,一点好处都不给那小子。

    只不过这门神通却是被莫名其妙得被抽走,好在那道禁制却是还在。简单说吧,他的魂魄上的暗疾每触发一次,我便能收回一半的天地灵篆。第二次,又会是他余下的那些灵篆中的一半。

    次次取其半,取之不竭。所以,要么就是他哪天承受不住死了,要么就是哪天我与他相遇后,亲手夺走余下的灵篆。”

    罗刹分神感觉到识海中泛起阵阵微弱的波动,嘴角又是勾起一抹笑意。她对着虚空处一点,一道生涩繁琐的灵篆骤然乍现。下一刻,绝冤井中的半数骸骨在灵篆炸裂的白芒中直接被吞没了大半。足足方圆数十里的骸骨在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时长生施展而出的威力与其相比,真当是云泥之别。

    等到尘埃落定,罗刹分神继续说道:“你看,已经有一半的灵篆回到了本尊那里,连我都能借用这神通十之一二的威力。只不过这威力嘛,着实小了一点。”

    识海之内,再一次响起少女的动听声响:“他会死?”

    “哈哈哈,你一个只有三魂一魄的家伙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至于他?这次他没死。非但我的禁制没有害死他,反而还救了他一命。随着天地灵篆被抽出,他的魂魄暂时又得到了稳固。”

    识海之内,波动缓缓平息了下来。少女对着罗刹分神说道:“我没什么秘密。”

    罗刹伸手绕了绕肩头的发丝,出声道:“我对你的名字很感兴趣,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给自己的姓是‘闫’吗?这个姓氏可不常见。”

    识海中的少女却是沉默了下来,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