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三十三章 命悬一线

    时长生面色凝重,半晌后才缓缓合上手掌。掌心那枚熠熠生辉的玄武敕令又重新化作一块不起眼的木牌。

    一旁的画千愁沉默不语,这块作为阴阳咒术媒介的木牌显然来头不小。而苏家祖宅里头的那些修士同样是十分棘手。

    夜色吞没周遭的景色,一轮残月当空。

    时长生依旧是双手合十,摩挲着手心理的木牌。突然间,他将木牌收入乾坤袋中,说道:“不去了,或许我命该如此。画道友,你我就此别过吧。”

    画千愁轻笑一声,对着时长生伸出三根手指:“时兄弟,三千颗灵石,我陪你走上一遭。”

    时长生摇了摇头:“虽说相处时间不长,可直觉告诉我你并非贪财的人。三千颗灵石做件掉脑袋的买卖,没必要。”

    画千愁则是摇了摇头:“拿出来吧。”

    时长生狐疑地取出三千灵石摊放在地上。

    画千愁依旧是摇了摇头:“那瓶丹药。”

    时长生也笑了:“什么丹药,我怎么不知道。”

    画千愁一拂袖,脚下的三千颗灵石瞬间被他收入乾坤袋中,随后笑眯眯得盯着时长生:“那么大的一笔买卖不给点彩头?”

    时长生取出一瓶丹药,随后两人便哈哈大笑起来。

    这丹药是画千愁在逛交易街的时候看上的。只不过他可买不起,当时也只是多剜了几眼,便被时长生看在眼中。时长生二话不说就掏出灵石,将其收入囊中。

    一瓶化窍期服用,药力极其霸道的三品丹药,一个筑基巅峰的修士可用不上。

    原本时长生打算离别之际,送予画千愁。只不过出了这档子事,他索性便不再拿出来了。

    二人大笑过后,决定先分别三日。三日过后在相约于此,共赴苏家祖宅。【¥#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一个时辰之后,时长生孤身一人来到一座人烟稀少的孤岛中,并用虚空凝符在一处石涯开凿出一座洞府。他在洞府门口布置了一个简易的阵法,便进入其中。

    他将自己手上的诸多法宝、灵法都梳理了一遍,在确定没有纰漏后便取出五只灵兽袋与吞生蛤蟆。

    时长生一掌拍在吞生蛤蟆背脊上,蛤蟆大口一开。下一幕令时长生心神巨颤。

    原先占地颇大、足有一亩的息壤土竟是直接缩水了九层,变成了一块长宽皆只有一丈的大小得土层。

    时长生这才想起来吞生蛤蟆有解离物体的能力。可之前一段时间,吞生蛤蟆中的息壤土也没有被分解一丝一毫。

    “难道是……”时长生想到了了什么,又是抬眼望去,发现了角落里的剑元剑胎。

    剑胎一经取出,咣当落地之后,竟是没有丝毫的剑气、剑意溢出。仔细端详一番之后,剑胎已经变得神莹内敛。外观上是个灰色不起眼的石台,实则内部却是充斥着可怕的剑意。

    时长生又取出一抔息壤土,放在手中研究起来。

    原先土黄色的息壤土已经变成了金黄色,看其中的灵性似乎已经是之前的数倍。

    之后,时长生拿出了另外单独存放的那一盒子息壤土,颜色依旧是土黄色。看着上面孤零零的那一株养魂草,时长生犹豫片刻后,将养魂草的根系一分为三,依旧是将其埋入原先土黄色的息壤土中。

    紧接着,时长生各分割出了等大的一块土黄色的息壤土与一块金黄色的息壤土,随后取出两颗千雷草的种子,埋入其中。

    三日过后,时长生惊喜地发现两种息壤土中的千雷草都开始迅速地生长。只不过金黄色的息壤土中的千雷草长得慢,但是长势很好。

    时长生这才长呼出一口气,彻底放下心来。看这样子,这次还是因祸得福,金黄色的息壤土多半还解决了灵植年份上限的问题,只是产能貌似低了好多。

    就在第四日清晨,时长生将多余的金黄色息壤土收入吞生蛤蟆腹中,又将剑胎收入乾坤袋。最后将所剩不多的土黄色息壤土

    连带着养魂草根系分成三分,放入三个灵兽袋中。至于剩下的两个灵兽袋放法不变,只是土壤换成了金黄色的息壤土。

    时长生站起身,收拾一番之后,将手中刚刚培育好的几株养魂草一口吞入腹中。虽说生吞灵植的效果很不好,但是聊胜于无,至少能安心得用元神之力催动几次虚空凝符。

    ……

    三天前离别之地,时长生从白天开始等待,直到日薄西山才刚刚等来画千愁。

    风尘朴朴的画千愁一见面就丢给时长生一颗镂空的金属球,球内锁着一团青黑色的光团。

    时长生好奇得打量一番,问道:“这是何物?”

    “三天的功夫我将最后的一颗骊株彻底炼化,同时还从在最近的镇妖府分舵,给你整来了这个玩意。”画千愁说着对时长生伸出手掌,“还缺五百灵石。我不从不做赔本的买卖,拿来。”

    时长生二话不说,又丢出两千灵石在地上。画千愁也不矫情,干脆得将其收入乾坤袋中。

    “就算是我有四颗骊株傍身,我俩依旧是打不过那头化窍后期的妖修。所以得想办法破开那阵法。”

    画千愁指了指时长生手中的金属球,继续说道:

    “这扰念墨配合我镇妖府的獠牙面具,可以阻隔筑基巅峰的神识窥探。那头化窍后期的妖兽我们得按寻常的化窍巅峰视之,有了这扰念墨,我便可以悄无声息的潜入那困在苏家老祖的阵法之中。那个阵法我已经有了头绪,有六成的机会可以破开,不过破阵之时,可能需要你帮我牵制住那头妖修。”

    时长生试探性得问道:“牵制多久?”

    画千愁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至少五十息的功夫,当然若是有件可破禁制的上品灵器,或许会快上许多。”

    时长生倒吸一口冷气,他此刻有些打退堂鼓了。牵制那头妖物五十息,除非自己不要命的再一次使出“琴音三重”。否则莫说是五十息,恐怕不稍二十息,就会被他打死。

    “破开禁制的灵器……”时长生呢喃道。下一刻,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反手取出了那根古怪的剑骨,丢给画千愁。

    画千愁接过剑骨,试探一番后,发觉竟是无法将其炼化。不过在他随意挥动几下之后,心中便是了然,这怕是一件不弱于上品灵器的宝贝。

    二人准备妥当之后,便匆匆赶往苏家祖宅。

    ……

    苏家祖宅之中,铜牛踱步在庭间的院落,身旁跟着一脸愤怒的胡六指。

    院落寂静,时值初夏,唯有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