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三十五章 三道符箓

    符箓巨剑以极快的速度掠空而去,眨眼的功夫便追上了已经只有米粒大小的妖修铜牛。

    轰隆隆!响起震耳欲聋的沉闷声响,似一道晴空惊雷,振聋发聩。一团巨大的白色光芒骤然亮起。数以千计的符箓被气浪推至高空,随后纷纷炸裂。

    画千愁瞧见此情此景,心中不住咋舌。自己哪有那实力跟他对上个十来招,元神境下的前十修士果真恐怖。

    此起彼伏的轰隆声响络绎不绝,雨点般的符箓轰然落下。半数过后,铜牛皮开肉绽,一身气机紊乱不定。

    等到下一波符录落下之际,他一咬牙,松开手中夹着的胡六指。随后又一把扯断自己的一条手臂,鲜血泉涌而出。他浑然不顾臂膀处传来的剧痛,催动一道保命灵法。下一刻,他身形骤然加速,破开符箓屏障后极速远遁而去。

    苏家老祖一皱眉,自言自语道:“壁虎断尾……过些时日再取你狗命。”

    前后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除去铜牛之外的另外两位妖修,也纷纷祭出自己压箱底的逃命本事。苏家老祖则是一脸不屑,只是随手祭出数十张符箓。

    那个手持双开刃大刀的妖修,妖力灌入自己的本命灵器之中。那硕大的兵刃转眼间便缩小了几圈,悬停于妖修的身旁。妖修一跃而上,刀刃猛然加速,掠向苏家祖宅之外。

    只可惜苏家老祖祭出的符箓已经飘然落至。一张市井坊间中极为常见的青绿色木属性符箓与一张火红的火属性符箓怦然炸裂。

    一道道粗如臂膀的树枝从大地之上凭空窜出,张牙舞爪得抓向妖修。好在妖修脚下的刀刃起飞还算迅速,只有一根极为细小的树枝将其缠绕。只不过,下一瞬,一张神韵非凡的雪白符箓激发,那张火符激起的火焰竟是突然出现在木符激发而出的树枝之上。

    纵是只有一小截树枝接触,那炽热的火焰依旧是蔓延到了大刀之上。刀刃一但被火焰触及,刀上充盈的妖力突然一滞,竟是没能载着那名妖修顺利远遁。

    在妖修难以置信的神色中,那能灼烧妖力的火焰瞬间将其吞没。之后,又有数道杀力惊人的符箓落至,也就几息的功夫,那妖修被彻底打散了生机,一道魂魄飘然浮现。

    至于那阵师也没好到哪里去,几乎就是毫无抵挡得被打出了魂魄。也许是苏家老祖出手重了些,那阵师的魂魄竟还缺了一魄。

    随后,苏家老祖又丢出两张符箓,将那两道魂魄给拘押其中。做完这一切之后,苏家老祖来到一处隐蔽的地牢之中。等他最后来到时长生二人跟前时,怀中已经抱着一个昏睡过去的少女。

    苏家祖宅已经没了原先的富丽堂皇,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几乎没有一座完整的屋舍。

    时长生在服下画千愁给的丹药之后,已经能维持住神智,至于身上的伤势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

    此刻的二人看向苏家老祖散发出的凌人气势之后,心中也不免有些打鼓。最终苏家老祖还是先开了口:“我家玉儿对你施了阴阳咒术?”

    画千愁一愣:“这都能看出来?”

    苏家老祖则是双眼死死得盯住时长生,等到时长生缓缓得点头答复之后,他的眼中顿时生出一股哀默的神色。

    也不难猜啊,这个筑基巅峰的小子,多半就是玉儿跟自己提及过的家伙。修为低末,又肯冒着身死道消的危险来救自己,那就只能是苏玉的阴阳咒术无疑了。

    此刻,苏家老祖看了一眼怀中的少女,又抬头看了时长生二人,神色复杂至极。

    悲愤、痛苦、决然……似乎还有一股不舍。

    半晌后,苏家老祖开口说道:“这两张魂魄给你,算是这次的报酬。”

    两张困有妖修魂魄的符箓缓缓漂至画千愁的跟前,画千愁犹豫片刻后便将其收入袖中。

    苏家老祖看向时长生,说道:“至于你,我想求你一件事。”

    时长生眼神示意苏家老祖继续往下说。

    苏家老祖丢出一颗丹药,说道:“我这有颗丹药可以迅速治疗你的伤势,算是我的谢意之一。”

    时长生犹豫片刻后,依旧选择吞下,毕竟眼前之人想杀他也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

    之后,苏家老祖一块玉简,说道:“这千雷海域之人都叫我七符老怪,只因我在机缘巧合之下掌握了七种奇门符箓。其中的‘方寸符’我家玉儿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