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三十八章 本能对敌

    “戴上它!”

    时长生离体的魂魄鬼使神差地将手上的骨质面具狠狠地拍在了脸上!

    刹那间,石洞内骤然刮起一阵以时长生为中心的无形罡风。原本狭小的空间被罡风硬生生地凿宽了一圈。一时间,尘土、碎石漫天凤舞。

    下一刻,眼看着就要彻底离体的魂魄发出剧烈得颤动,随后竟是在没有锁魂灵篆的情况下,一寸寸的陷入肉身之中。

    随着魂魄入体,两道痛苦的嘶吼突然响起。

    一声嘶吼来自倒地的时长生。此刻他双手紧紧地抓住脸颊,只感觉脸颊之上似乎有无数只虫蚁在啃咬,奇痒难忍又疼痛无比。他面皮之上的肌肉似乎活了过来,每一寸都在蠕动。片刻后,一张暗灰色的面具突然出现,紧紧贴附在他的脸颊之上。

    面具之上暗灰色的波纹流转,若是细看之下,好似一道道不断旋转的星河。面具浑然一体,唯有双眼的位置露出两个窟窿。左边窟窿之内已经不再是时长生原本清澈的眼眸。一颗浑圆的金黄色文旦在其中跃动不已。而透过右边的窟窿,便可看见时长生紧闭的右眼。

    另一道嘶吼声则是来自时长生的识海深处,这并非发魂魄发出的声响。时长生清楚这道声音绝对是苏阡陌的。

    “啊……小王八蛋!迟早被你害死!”

    约莫十息之后,两道嘶吼声骤然消失,原是两者都彻底没了意识。

    金黄色文旦在漆黑的眼眶中窜动一番。随后,时长生站起身子他,瞥了一眼从右肋下源源不断涌出的灵篆,茫然不知。之后,他竟是想要伸手去抓,结果手掌直接透过了灵篆溪流。

    等到最靠近冥池的那道灵篆钻入冥池消失不见之后,眼眸中的金色文旦猛然一阵。随后,时长生隔着厚厚的石崖腹壁,朝着那冥池虚推出一掌。也没有谁教他这么做,一切都是源于本能的意识。

    一瞬间,冥池被直接禁锢住。所有往上涌的灵篆都安静地悬浮在半空中,没有半点动静。下一刻,时长生化掌为抓,狠狠得一抓。那汪冥池水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

    无数大洲之外的罗刹本尊脸色勃然一变,随后展颜一笑,挥手撤去了远在云海洲的冥池虚影。她口中呢喃:“越来越有意思了,一个连蝼蚁都算不上的家伙,竟是能毁掉我的禁制……”

    话分两头。石洞之外,小岛上空。【!  !#免费阅读】

    随着冥池的骤然消散,那身负巨大银翼的儒士便马上回过神来。他心念急转:“此等异象,必定是有重宝现世,自己果然福缘深厚。”

    他随意瞥了一眼飞掠向小岛的画千愁,口中冷笑不已。随即,他伸出右爪,化作一只锋锐的鹰爪,朝着遥遥一抓。画千愁仅剩的最后一颗骊株被打散了灵性,身子笔直得砸入下方已经乱成一团的丛林之中。

    “哈哈哈……”儒士大笑不已。他丝毫不顾画千愁的死活,直接飞掠向那处已经裸露出来的石洞。

    等到儒士刚在洞口站定,还没来得及细细查探一番,便被人一脚踹了出来。

    “砰”一声巨响。

    儒士径直倒飞出去。铜牛见状,立刻朝其飞去,不偏不倚地将其扶住。

    “踢出来了?竟是被人踹出来的!”

    儒士一把推开身侧的铜牛,身后的巨大银色上下扑动一番,之后又伸手

    抹去了胸口那道不深的鞋印。

    时长生茫然得从石洞中走出,脸上依旧是附着有那张暗灰色的面具。

    “筑基期?!”

    儒士心中泛起滔天的怒火,一定要宰了眼前的这个家伙。他的杀意宛如实质,透体而出。

    遥在石洞外的时长生瞬间便感觉到了对方的敌意。他又是遵循本能的朝着儒士伸出右臂。下一刻,时长生的周身开始萦绕满一股股的元神之力,很显然他这明显是在调动苏阡陌的家底。

    双方没有只言片语。

    只见儒士与铜牛所处的位置四周开始密布满密密麻麻的符箓、灵篆。各种各样的符箓五花八门:五道五行符箓、剑气符、相生相克服、方寸符、凌空符。凡是时长生原先会的,此刻都是一股脑儿地浮现了出来。

    远处重伤的画千愁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好家伙,这次比对上自己那一次架势还要大上不少。

    漫天的符录转瞬间便将二妖包裹其中,随后第二层、第三层,可谓是密不透风。

    “砰”第一张五行符箓炸裂,随后迅速带动周围的相生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