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三十九章 重伤回山

    妖修身旁的诸多囚灵符骤然激发。刹那间,一片嫣红的雾气将其团团围住。

    雾气一触即到妖修,妖修便感觉浑身的妖力瞬间凝滞了大半,一身灵法再也无法施展出分毫。原先极快的遁速也变得如同龟爬。

    远在小岛上空悬停的时长生已经彻底完成了所施展的神通。从他平伸出去的双掌与妖修之间,密密麻麻逐次排满了数百张透体而出的天地灵篆。

    第一张灵篆骤然亮起,随后便是第二张,第三张……

    等到所有的灵篆都亮起的时候,原本明朗的天空竟是天色骤变,如同在白天瞬间降下夜幕,乌云翻滚、海水翻涌。

    下一幕,一道光束猛然亮起,照得整个天幕满是刺眼的光芒。鹰啸、龙吟、狮吼……各式各样的异响凭空出现。之后便有一头头符箓化作的异兽争先恐后地扑向数里之外的妖修。

    此刻,在妖修惶恐的双眼之中,唯有一头头噬人吞魄的凶兽裹着让人窒息气息迅速放大。他能感觉到这些家伙一旦冲击到自己身上,十死无生。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起,足有一刻钟后,天地方才重归寂静。随后,便有数百灵篆倒掠而回,纷纷钻入时长生的体内。最后一道灵篆却有没有入体,看它纹路竟是一张凭空刻画的囚灵符,符箓之中困有一具老鹰模样的魂魄。

    巨大的声响其实已经吸引了周围不少修士的注意,但是那些修士在感应到了时长生惊天动地的一击之后,便马不停蹄地远远避开,生怕被殃及池鱼。

    时长生一击过后,周身的元神之力便所剩无几。那张覆于脸颊之上的面具旋即消失不见,他的身体从半空中直直坠下。

    此时,识海中响起一道的时长生无法听到的声响:“时长生!老子被你害死了!啊……我辛苦积攒的魂魄之力!我苦修数百载的魂魄金丹……”

    ……

    一日过后,画千愁在十分不舍得服用了一颗珍藏的丹药后,率先缓过劲来。他扛起依旧昏迷的时长生,找到苏婉之后,便远遁而去。当然,期间他还不忘搜刮走了那些个战利品。没办法,谁让体修是真的穷呢。

    无论是铜牛的真身、还是那些个乾坤袋都被画千愁一一找到。连那被时长生打得坠入海水中的乾坤袋他都没有放过。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那化窍巅峰修士的肉身被打成了齑粉,不然那可就是一具上好的材料。

    说起来,那道悬停在时长生身侧得囚灵符是当真玄妙。惹得见多识广的画千愁都啧啧称奇——就在灵力即将无法维系这道符箓灵篆的时候,这道灵篆尽是直接钻入时长生手中的长剑之中,将妖修的魂魄拘押于此。

    过了约莫四五天,时长生苏醒了过来。他的情况十分糟糕,浑身上下没有一寸筋肉不在疼痛,连脑壳也是不断得嗡嗡作响。又过了七八天,时长生方能下地行走,但是体内的灵力却是流转得极为缓慢。之后又是十来天,时长生才恢复了一两成的实力。

    这一日,画千愁将时长生送往附近最近的超大型岛屿上。这里有十二大家族在此建立的一处小型传送阵。

    时长生牵起苏婉的小手,拜别了画千愁,转身走向传送台。此刻的画千愁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时长生几乎将先前那战中所有的战利品都给了自己,只是拓印走了一卷来自化窍巅峰妖修的身法秘技和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块。

    就在时长生二人即将跨入传送阵的时候,苏婉突然揪住了时长生的衣角。

    “时……时长生……”苏婉的声音有些微颤。

    时长生转过头,蹲下身子,让他的脑袋

    只比苏婉稍稍高了一些。他微笑地问道:“怎么了?”

    “我……”泪水已经开始在苏婉的眼眶里打转,“我害怕……”

    时长生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别怕。我带你去的地方都是好人。额……应该……都是。”

    小姑娘穿着一件特制的小道袍,用以减轻传送阵带来的不适感的。她的身子有些瘦小,即便是最小号的道袍套在身上都有些宽松。胳膊只能触碰到到大半的袖子,所以也就塔拉着两只宽松的袖口。

    她在听完时长生的后面半句话后,竟是直接嚎啕大哭,用两只低垂着的袖口胡乱抹着汩汩而下的眼泪。

    时长生一时手足无措,欲言又止。

    苏婉突然踮起脚,抱住时长生的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我想我爹娘,我想我姐姐……呜……”

    苏婉憋了一路,终于在即将离开这片生活了七年之久的土地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住,一股脑儿的爆发出来。

    时长生自己也才刚要弱冠之年,根本不知道如何哄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只好静静地任由苏婉死死拽着他的脑袋。等到抽泣声渐渐隐去,他便抱起熟睡中的苏婉,大步踏入传送阵。

    ……

    三日过后,时长生带着苏婉一路走走停停,终于走到了止戈山脚下。

    苏婉在那日哭闹过后,变得比先前活泼了许多。一路上,一直默默地跟在时长生的身后,问了不少奇怪的问题。当她看见眼前这座高耸入云的止戈山的时候,忍不住拉着时长生的衣角,说道:

    “这就是止戈山吗?好高,好大啊……”

    可是时长生却没有丝毫反映,苏婉便抬头望去。只见时长生竟然走着走着就睡着了,而且还是睡得很香甜的那种,怎么叫都叫不醒。

    小姑娘嘟囔起嘴:“又来,三天的功夫,打了五六次的瞌睡了……”

    随着时长生修为的逐渐恢复,那日施展神通之后的后遗症开始渐渐显现出来。其中一个重要的影响便是——他经常会不自觉的打起瞌睡。有一次甚至是在带着苏婉乘骑灵兽的时候睡着了,害得两人险些从灵兽背上摔下来。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时长生醒转过来。他晃了晃脑袋,似乎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熟睡。一手拉过身旁苏婉,一手指着止戈山,说道:“看,这就是止戈山。”

    苏婉翻了个白眼:“我都看半个多时辰了,早看腻歪了……”

    时长生尴尬地挠了挠脑袋,领着苏婉径直来到了自己的洞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