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四十章 府中修整

    时长生将折叠起来的空生残页贴身放好,一头扎进炼丹房之中。

    他将身上所有的家当都整整齐齐地摆在在几案上,其中便包括那麻布样式的乾坤袋与五只小巧的灵兽袋。

    时长生怀着忐忑的心情,取出了五只灵兽袋中的息壤土,并将其合成两堆。

    一堆是土黄色的息壤土,上头规规整整地长着七株八百年份的养魂草。看来这土黄色息壤土培育出的养魂草极限便只是八百年。

    另外一堆则是规模小上些许的金黄色息壤土,上头参差不齐地长着五铢养魂草,看其长势与灵性都比先前那堆要好上不少。有两株的年份更是超过了一千年:一株是一千一百年,另一株则有一千三百年。

    时长生思索了片刻,觉得有必要研究一下这些金色息壤土的极限在哪里,便将那五铢养魂草小心翼翼地堆放在房间角落,并在周围布置了一个简易的阵法。随后,他又将那七株八百年份的养魂草采下,摘取了各自的根系。根系足有二十余簇之多。

    解决完灵兽袋之后,时长生又取出那为胡家带来灭门之灾的吞生蛤蟆。他将里头长宽皆有一丈的金黄色息壤土全都取了出来,放在炼丹房一旁,又将所有的养魂草根系均匀地栽入其中。

    如此多的息壤土一经取出,四周的灵气便开始疯狂地涌入其中。瞧这架势,约莫能抵得上一位化窍巅峰修士全力吐纳灵气的速度。不过这儿的修士却不会有丝毫的在意,毕竟这里可是止戈山的上三层洞府,就算是速度在快上几倍也无妨。

    不过,时长生的心思倒也没有放在那些息壤土上。他转而从麻布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只刻画灵篆用的符笔和一些用剩下的丹砂。

    他左手抓起自己那块仅剩的中品灵石,右手握住符笔,在蘸取了些许丹砂之后,便开始在吞生蛤蟆的腹部开始镌刻起一道八卦模样的阵法。

    这是从胡六指口中得知的阵法,此阵法乃是当年那位修为冠绝千雷海域的胡家老祖研究数年之后的结果。此阵法只有一个作用,便是消耗大量的灵石为代价,换取吞生蛤蟆能贮藏活物的能力。

    当然这能力也是有不少的限制,首先修士就不能藏匿其中,还有便是那些化形的妖兽同样也是不能。若是一些灵植又或者是没有道行的一些活物倒是可以在灵石耗光前短暂地藏匿其中。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只是时长生手中的中品灵石灵力耗掉了大半,那些丹砂也彻底告罄,他自个也是浑身是汗。终于在精气神即将耗尽之际,他将阵法顺利刻画完毕。

    随着时长生最后一笔落下,吞生蛤蟆腹部那些个丹砂纹路先是猛然一闪,随后便隐匿于其皮肤之下,只留下一个稚童拳头大小的黑边圆环。

    时长生如释重负,他取出一枚下品灵石,放于圆环之上。那先前隐匿的纹路又是忽得一闪而逝,灵石随即消失不见。紧接着便是第二枚、第三枚……

    直到第两千枚的时候,时长生收手了,因为他如今也就只能下两千枚下品灵石了。看着自己仅剩下的那些灵石,时长生倒是开始有些后悔了,自己之前不该如此大手大脚。想到自己当时送画千愁灵石的时候,那一副我家里头有灵石山脉的模样,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俩大嘴巴子。

    随后,他又瞥了一眼角落正在孜孜不倦地汲取灵气的息壤土,微微皱眉。如今的灵植品质是高了不少,不过产能倒是要大打折扣了。他打定主意,下次一定要做一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再也不做那散财童子了。

    唏嘘过后,时长生开始接连打出数个手势,拍在了吞生蛤蟆的背上,勉强

    将其与自己建立了一种极为薄弱的心神联系。吞生蛤蟆这等足以称得上天材地宝的东西,想要彻底炼化,估计得需要一桩不晓得机缘。毕竟,连当年的胡家老祖也没有做到这一步。

    稍作恢复之后,时长生取出一块玉简,将其贴于自己的额头,同时体内的灵力微微一运转。一道玄妙的身法秘术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

    这道秘术若是真要细分,估摸着也是一道品级不低的灵法。只是不知其具体品阶,毕竟当日那个化窍巅峰的妖修也只是偶然得来的。甚至于,那妖修也不知道此术叫什么名字,出自哪里,只知道炼制的大致材料与步骤。

    这秘术所需的材料颇多,大多数还是价格极为昂贵的那种,但基本也都能从各大商盟买到。倒是有几种材料颇为难寻,但时长生也都在那张止戈山用玄点购置天材地宝的榜单上见过。所以材料之事并不需要太过担忧,就是缺点灵石、玄点而已。

    此外,炼制此秘术时会附带炼制出一件品阶堪比灵器的物件,用以增幅此术。那妖修便是在机缘巧合、身旁又在有高人相助的情况下,才将自己的一对妖翅祭炼成此术的附带灵器。当时,若不是时长生隔空点出数张声势惊人的囚灵符,他早就可以凭借此术逃出生天。

    时长生又仔细看了看祭炼时的繁琐步骤与所需的庞大外界灵力,更是看到了炼制此法还需要一件“点睛”之物,不由得摇了摇头,将玉简放入乾坤袋中。

    之后,时长生又取出两柄长剑。他伸手抓起其中一柄细长的长剑轻轻拂过剑身,眼中满是可惜之色。这柄原是中品灵器的细长被那手持开刃大刀的妖修一刀砍得崩出了一个缺口,品阶也从中品灵器跌落到下品灵器。不过他用起来倒是更加的得心应手,只是威力弱上了不少。

    随后,他又拿起那把已经连灵器都不算不上的长剑,仔细得端详起来。剑身之上刻画有一个繁琐的灵篆,正是七符老祖赠予的囚灵符。符录之下,困有一道漆黑如墨的阴影,正沿着破损的剑身缓缓游曳而动。

    时长生屈指轻弹剑身,并没有响起预料中的剑吟声,倒是有一缕缕宛如墨水的黑气溢出。

    他观望剑身之中那道浑然天成的囚灵符,如同老僧坐定。许久之后,他放下此剑,抬手往虚空中微微画弧,随后便是轻轻一点,一道嫣红的灵篆凭空乍现。

    时长生嘴角扬起笑意,挥了挥袖口,拂散了那道将发未发的囚灵符。之后他便开始依次打磨起自己的诸多灵法,什么玄光分息术,什么撼山诀啊之类。

    等他再次想到化妖天斗的时候,便是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去寻一部像样点的妖修功法,老是用拳头对敌,貌似有些辱没了这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