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四十七章 跻身化窍

    一袭黑衫的时长生一闪而逝,下一刻,剑峰山腹之中,时长生又再一次出现。

    山腹之中,时长生所处的位置有很大的一处空地,像是被人开凿出来的一处洞府,只不过整个空地浑然一体,没有进口也没有出口。山腹空地内充斥着如同一柄柄实质小剑的冲天剑意。

    饶是时长生如今仍旧有车小北的元神之力护体,依旧是被四周的剑意压得气息翻涌,窍穴中已经脱胎换骨的晶莹小剑骤然浮现,开始剧烈得颤动。

    时长生凭空出现后,整个人被所料未及的剑意压得直接倒向地去。就在脸部即将砸到到地面上的嶙峋怪石之际,时长生忙用四肢将自己撑起。

    “嘶……”时长生艰难维系。不过当他睁开眼开始大量起来的时候,心中开始不由得狂喜。

    “是扶魂藤蔓!”只见双眼所观之处,地面的诸多嶙峋怪石之间长满了密密麻麻得细小的扶魂藤蔓。

    时长生将视野略微上一,发觉整个空地之上皆是长满了扶魂藤蔓,而且都是活着的扶魂藤蔓。正当他欣喜若狂,打算采摘起身前的扶魂藤蔓的时候,心中响起车小北焦急的声响:

    “剑!那把剑!”

    “剑?”时长生口中呢喃,他疑惑得将脑袋再次往上抬了抬,将整个空地之内的大致轮廓尽收眼底。

    此处空地如同被一柄凭空出现在山腹中的利剑劈砍而出,从上往下凿出一道不太宽阔但是极为狭长的空间。空间之内所有的崖壁之上皆是长满了密密麻麻得扶魂藤蔓。而在此处空间的正中央,一堆微微隆起似小山的怪石之上,斜插着一柄——锈剑。

    “你认得此剑?”时长生看着满是青绿色铜锈的古怪锈剑,问道。

    “这应该是我的生前之物,只不过我现在记忆缺失,也不太敢确定。时长生好人做到底,能不能用我如今寄居的扶魂藤蔓触碰那柄剑?”

    车小北这次竟是不再用心神传话,而是直接开口出声,语气颇为焦急,丝毫没有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

    时长生仔细得打量了一番四周的环境。片刻后,他拾起一颗石块,用力得朝着仅有数十丈远的锈剑丢去。

    “刷拉拉”石块在接触到锈剑旁飞速盘旋着的冲天剑气之时,被直接弹飞。拳头大小的石块在弹飞的瞬间,被剑意瞬间撕裂成虚无,连渣子都没有剩下。

    时长生眉头紧皱:“我想,我应该帮不了你。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若是将来有机会,我在帮你。”

    车小北忙道:“不,不要。我的元神之力禁不起反复得折腾。时长生,先前我教你的口诀,你尝试着逆转其中运行的经脉脉络,再次运行一番。我会拼尽全力护住你,只要你能帮我触碰到那柄剑。”

    此时此刻,时长生才开始仔细得思量。他其实是靠车小北元神之力的护持才能来到此地。若是没了车小北,莫说是此处一道道骇人听闻的剑气,就算是山腹外剑峰外围的诸多剑围,时长生都突破不了。

    “车小北,我问你一个问题。如今你是否有余力助我出这剑峰。”

    车小北犹豫一会后,说道:“有。”

    时长生再次问道:“那若是你我尝试靠近那柄锈剑,还失败了。你是否还能送我出去?”

    “多半是不能了。”

    时长生深吸一口气:“那我让你现在就送我出去,你会照做吗?”

    车小北沉默了半晌后,出言道:“罢了,命该如此。你在此施展先前那一招式吧,出了这山腹,我自有法子送你上去。”

    下一瞬,时长生没有再次点出方寸符,而是悄然逆转起先前的口诀。

    车小北微微一愣,随即大喜:“时长生,你……”

    时长生嘴角微微扬起:“我这人有个癖好,就喜欢送佛送到西。”

    车小北在大笑声中,将已经包裹住时长生的元神之力拼命得缩紧,如同一层附着在时长生体表的无

    形铠甲。

    时长生在逆转口诀之后,只感觉自己体内窍穴、经脉中的所有灵力都开始被灼烧起来。先是窍穴之中的某处灵力开始,再到周身各个角落,体内如同从星星之火瞬间到了熊熊火海。

    时长生整个人的气势猛然一变,已经丝毫不压于化窍期的修士。下一瞬,时长生窍穴中的那柄由“先胎剑意”所化的晶莹小剑,瞬间止住颤动,一时间光芒大涨。甚至于能从时长生的体内便看见他左肋下三寸的位置亮起一抹幽绿的光芒。

    所有便点燃的灵力开始疯狂的涌向那口晶莹小剑,时长生的剑意开始疯长。就在剑意即将要达到巅峰的时候,时长生猛然伸手一点,用魂魄之力所化的方寸符凭空浮现。

    下一刻,方寸符轰然炸裂。时长生身形出现在了锈剑旁。

    四周飞速盘旋,已经宛如实质的剑气开始疯狂的涌向时长生。而此刻,时长生的剑意也达到巅峰,试图与其分庭抗礼。

    只可惜,一息的功夫,剑气便破开了车小北的元神之力。时长生体内的晶莹小剑此时便暴露无遗,直接被四周磅礴的剑意给压弯了翠绿的剑身。

    下一息,时长生浑身上下所有的衣服都溢出血水,仿佛即将就要被剑气搅成齑粉。

    不过好在,在车小北的元神之力被破开的瞬间,时长生便将手中的扶魂藤蔓重重得推到了锈剑之上。

    扶魂藤蔓中车小北虚弱不堪的元神直接窜入锈剑之中。下一刻,整座剑峰猛然一阵,剑峰之上修行的众人都被直接打断了修行。

    那个陈姓少年的阵法被直接震破,无奈之下一行人只好暂时先回到剑峰山巅,等待小宗门的灵舟;那第五层剑围出的化窍巅峰剑峰猛然睁开双眼,一双剑芒四射的眼眸中露出一股古怪的神色……

    山腹之内,在车小北的元神入住锈剑之后,那萦绕四周的冲天剑意便没有继续倾轧时长生,而是一股脑儿得被其吸入剑身之中。

    在锈剑四周方圆两丈的范围之内,一时间剑气全无。时长生颓然倒地,死里逃生之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感觉自己的魂魄有开始不稳定了,便随意地抓起身旁的扶魂藤蔓,胡乱得塞入自己的口中。不过他却没有察觉到,自己原本黑白相间的左眼眼眸之中,隐隐有一颗金色的光点闪烁。

    没了剑气剑意之后,时长生便从乾坤袋中取出了诸多的丹药、灵石,开始修复自己被如同燃烧的灵力灼烧后的经脉,同时也补充自己体内已经告罄的灵力。

    一日之后,时长生稍稍恢复过后,而锈剑没有丝毫的动静,也没有传出车小北的声响。

    又是两日过后,时长生凭借着四周围年份不低的扶魂藤蔓勉强压制坐了自己的魂魄的异动。

    又是一日之后,时长生从乾坤袋中取出那尊锈迹斑斑的炼丹铜鼎,又取出诸多的灵植。为了保险起见,时长生没有取出吞生蛤蟆,更没有动用息壤土。而是将自己原先便采摘下来的养魂草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