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四十九章 破山而出

    山中无甲子,转眼一个月。

    剑峰之上的剑围中的剑意开始缓缓得减弱,这让来此砥砺的修士在疑惑不解的同时又满怀欣喜。毕竟原先是只能处于第三剑围的修士此刻能领略第五剑围的风光,第五剑围的修士甚至于能踏足第八剑围。

    鸡头与凤尾,若是有的选,当然是想尝尝前者的味道。但也有一人例外,那便是已经处于第八剑围中的剑修。

    他是奉命再次修行,修行反而是次要的,更多的则是盯住剑峰的动向。犹豫片刻后,他再次取出一柄传讯飞剑……

    山腹之中,时长生结束这一阶段的修行,缓缓的睁开双眼。

    心中响起车小北的声响:“嗯,有那么点模样了。你这关元穴快要打磨成灵窍了。”

    时长生轻拂过肚脐下的关元穴,此处正是他用车小北所传授的五行功法打熬出的一处灵窍。此时的关元穴中,内有灵力丝丝缕缕,不断得拓宽着穴道。

    此刻的时长生心中唏嘘不已,这一个月来受过的疼痛生平罕见,丝毫不弱离他在清醒的状态下体会魂魄分离的感觉。有好几次若非有车小北相助,他就给这如同抽筋剥骨的疼痛给硬生生磨得生死道消。

    “车小北,如今是不是可以修行你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功法了。”

    “别急,在熬一熬,尽量让这灵窍底子好些。到时候,我再用这剑峰中残存的剑意助你顺利炼出五行环。”

    时长生牵强一笑,继续盘膝修行。只可惜这打熬灵窍不似功法般需要运行经脉,那颗还有些流光溢彩的琉璃种子貌似发挥不了作用。

    又是一个月过后,山腹中已凝为实质的剑意小剑已然少了大半。

    剑峰外的众人则是再一次前进了几层剑围。如今的剑峰之上已经满是闻讯赶来的修士,密密麻麻已是之前的数倍之多。

    最前方的依旧是那名化窍巅峰的剑修,他已经踏入第十层剑围。不过,此刻他却完全没有心思修行,而是再一次取出第三柄传讯飞剑……

    山腹之内。【¥~ #!最快更新】

    盘膝而坐的时长生长呼出一口浊气。当他内视自己刚打熬出来的灵窍的时候,便发觉里头有一轮细小的五彩光环。光环正在不自觉的缓缓转动,孜孜不倦的打磨着流经此灵窍的灵力。

    “时长生,我还是很好奇,你当日吃的那块金黄色的土是什么玩意。我怎么看着有些像传闻中的息壤土,不过感觉又不像,里头蕴含着生机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恐怖。”

    时长生愕然。当日他迟迟炼化不出这五行光环,哪怕是有车小北炼化剑意相助也依旧是杯水车薪。无奈之下,他只好求助窍穴中的那颗琉璃种子,无奈它纹丝不动。

    这便让时长生开始捉摸,先前这琉璃种子两次出手,皆有所消耗,且都是与功法相对应的力量。权衡利弊之下,时长生将一个灵兽袋中的金黄色息壤土尽数取出,然后一股脑儿得吞下。

    琉璃种子这才开始缓缓转动。只不过经此一役,这枚琉璃种子之上的色彩全部暗淡。想来暂时是用不了了。除此以外,时长生灵窍中的五行环也有点不太对劲。

    圆环那对应“土”的一边格外的粗大,其余四边则是纤细弱小,看着倒像是土行带动着其余四边。

    时长生没有回答车小北,而是起身收拾起身前的瓶瓶罐罐与一千来颗已经用光的灵石,这可都是世俗里头的真金白银。

    “不想说就算了,不过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我所

    设想中的‘五行环’最关键的不是强弱而是平衡。以你如今的情形,怕是还需要炼化不少的五行物件。就像是纯粹的剑修将全身的家当都用在一口飞剑之上一般,今日你得过穷酸日子了。”

    时长生咧嘴一笑,毫不在意。他收拾完之后,对着车小北所寄居的锈剑深深鞠了一躬。车小北则是坦然受之。

    时长生随即说道:“先前你将我的最为鸡肋的灵根炼掉,又将另一种不属于五行之属的灵根给硬生生得炼成五行灵根。此等夺天地造化之举,你想必付出极大。”

    车小北的声响在时长生的心头响起:“先前你舍命助我,这点又算的了什么。再说了替换灵根一事的代价,已然由我这柄本命物承担,也就只是裂开一道不可查觉的小细缝而已。”

    时长生起身后,摇了摇头:“两码事,你车小北于我算是再造之恩。”

    “行了,行了,我都死得不能再死了,本命物就算碎了都没事。对了,你看,你我也算是同甘共苦过了,索性便义结金兰如何……”

    “打住,我可受不了那句‘但求同年同月死’。”时长生说着想要伸手拔出锈剑,将其背负与身后,离开此地。

    “慢着,这还有些残余剑意,浪费了怪可惜的。我这有一门‘养剑术’,可以将你那口先天剑意蕴养于你的窍穴之中。剑成之日,杀力惊人。只不过在你三花聚顶之前,再也不能动用这口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