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五十章 此剑名曰

    漆黑巨网横在二者之间,幽绿剑光笔直冲入其中。

    巨网中心处被飞剑剑尖带着往后拖去一丈有余,如同被人用手指捻住后拖拽而出。

    漆黑巨网顺势将四周边缘一合,诸多封元妖链首尾相衔,直接将幽绿剑光包裹入其中。

    幽绿飞剑随即发出一阵刺耳的剑吟,裹挟着由封元妖链交织而成的黑网,一击撞在了时长生的胸口。

    时长生整个人被从下而来的飞剑砸得高高抛起,足有几十丈之多。

    银色飞剑、幽绿飞剑在一番急促得挣扎之后直接将附着于周身的封元妖链尽数挣脱。在空中稍稍停滞片刻后,二柄飞剑便朝着依旧去势不减的时长生飞射而去。

    就在那剑修和剑峰众人以为这个早已暴露化窍前期修为的妖修必死无疑的时候,异变突生。

    只见时长生骤然止住自己的身形,随后身躯猛然一阵,周身瞬间迸发出冲天的剑意。

    随后便是响起一阵破空之声。

    下一刻,时长生直接冲出那剑修禁锢住的一方小天地,眨眼便逃遁远方。身形变得如同米粒大小。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剑峰上下唯有与时长生对阵的剑修才看出来其中的蹊跷。

    让剑修惊诧不已的除了那一身澎湃的妖力诡异得变成了灵力之外,更惊奇的则是那家伙背部竟是突生出一双剑翼,一双浑然没有外形,唯有纯粹剑意组成的剑翼。

    剑峰之上的众人,只是觉得那必死之人突然间消失了身形,却是完全看不出,他背后的门道。唯有如他这般,剑道修为到达了一定的高度的修士,才可看出那双剑翼的端倪。

    这双无形剑翼由一缕缕发丝般纤细的实质剑意拼凑而成,密密麻麻,足有数千上万道之多。当时,这双剑意只是轻轻扑动了一下,便使得那妖修身法骤然加速,几乎在瞬间就破开了自己花重金购买的八角阵盘。

    “留下一路惊人的剑意,还想逃走?”剑修嗤笑一声。

    他随手丢掉手中已经破开一个角的八角阵盘,那阵盘的破损处竟是残留有一抹久久不能弥散的剑气。

    剑修抬手一招,两柄飞剑到掠而回。他同时猛然双脚重重踏地,身形骤然拔高。那柄幽绿飞剑直接出现浮现在他的脚下,银色飞剑则是乖巧得悬停于剑修后背,任由其收剑入鞘。

    下一瞬,剑修脚踏幽绿飞剑,身形骤然加速。速度较之先前时长生竟是没有满上分毫。他循着时长生剑意所残留的剑意一剑飞去……【@¥ ~…最快更新】

    剑峰之上,众人心思微动,心中各自盘算。

    “先前那破开剑峰石壁而出的家伙,貌似只有化窍前期的修为。若是他真的身怀重宝……”

    “那剑修的两柄飞剑是厉害,可剑峰的宝贝又不在他手上。此番遇见了那便应是我的机缘,倘若失之交臂我怕是要后悔终生。”

    “不妨跟上去,假如到时候二人打得两败俱伤,岂不是白白便宜了旁人。”

    ……

    剑修御剑而去之后,又陆续有十余个修为各异的修士驾驭灵器尾随其中,希冀着能从这一趟浑水中捞点好处。

    ……

    时长生的遁速奇快,灵力的消耗自然也是极为恐怖。仅仅只是施展这双他取名为“无相剑翼”的身法秘术才一盏茶的功夫,便耗去了他大半的灵力。

    远遁途中,他能感知到身后不断逼近的那化窍巅峰的剑修。索性他便止住身形,取出灵石飞快的恢复灵力,打算倾尽手段与其厮杀一场。

    此刻的时长生脚踏凌空符,悬停于一大泽湖面之上。

    少顷,一抹幽绿剑光忽得一闪而至,剑修出现在离时长生只有数十丈远的半空之中。

    “不逃了?”白袍剑修打趣道。同时他缓缓抽出负于身后的银色长剑。

    时长生不做声响,只是一抬手掌,数十张品相极佳的黄色符箓从袖中鱼贯而出。

    符箓逐次排开,围成一个大圆,缓缓漂于时长生身侧。符箓之上皆是宝光流转,将发未发。

    “哼。”剑修冷哼一声。

    脚下幽绿飞剑从脚底往上飞快得盘旋于剑修身侧,如同一条幽绿蛇蟒将其团团缠绕。

    下一瞬,时长生率先出手。只见他抬手一挥,周身符箓急速射向剑修。

    剑修轻笑一声,抬起手中银色飞剑,朝着一众符箓虚一剑砍下。半数符箓在中途竟是彻底炸裂开来,扬起漫天的各色烟雾,搅乱这一大泽湖畔的天地灵气。

    一剑过后,剑修选择了无视那些漏网之鱼,转而单手连掐数个古怪手诀。那些逃过一劫的符

    箓在剑修的身侧怦然炸裂。

    不过剑修周身覆盖有一层薄如蝉翼的护体罡气,其上罡气迅猛流转,将所有的攻伐之势尽数挡于体外。

    时长生则是藏匿与烟雾之中,伺机而动。等到湖畔之上的烟雾最浓郁之时,他往口中丢了数十颗定魂丹。随后,他双手齐动,朝着剑修方向连点数十下,识海中的魂魄之力瞬间少了小半。

    这是三招神通招式中的第三招。

    三道外形大如半人之躯的符箓突然浮现在剑修身前,两道剑气符之中隔着一张硕大的相生符。

    与此同时,剑修也施术完成,那柄盘旋于身侧的幽绿飞剑瞬间化作一条墨绿蛟龙。一道龙吟声响起,墨绿蛟龙飞快上下蹿动,随后猛然冲向躲于一旁的时长生。

    就在墨绿蛟龙冲出的一瞬间,剑修身侧的三道符箓轰然炸裂,相生符将剑气符的威势叠加到最大。

    声势如瀑布直冲而下的剑气直冲在剑修的胸口之上,其上薄如蝉翼的护体罡气瞬间便龟裂处诸多裂纹。剑修忽得一个心神不稳,竟是被其一举破开了罡气。

    剑修抽起手中长剑,顺势一挑,将后续涌入胸口的剑气斩断,同时身形爆退。纵是如此,也有不少的剑气侵入他体内,搅动周遭经脉。

    剑修抬手虚压,用浑厚的灵力暂时将算不上太大的伤势压住,同时心中思索:“这门催动符箓灵篆的手艺,还有那门可随意切换妖力、灵力的手段必须弄到手!”

    话分两头,就在剑修应付时长生三道符箓的时候,那条墨绿色游龙已经欺身到了时长生身侧。

    时长生忙点出数张方寸符,身形突然出现在数十丈之外,躲过了墨绿蛟龙的奋力一击。可墨绿蛟龙来势极快,时长生施术稍稍慢了些,便在符箓炸裂前被蛟龙一尾扫到了胸口。

    一时间时长生还未完全熟稔的护体罡气便被蛟龙之上的剑意打成粉碎,同时也有一小口幽绿色的剑意侵入时长生的体内。

    好在剑意才搅动了几处经脉,时长生灵窍中的五行环便是一震,将其摄入其中,直接炼化为精纯灵力反哺时长生。

    饶是如此,对于那剑意打伤经脉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