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五十一章 一洲气运

    玄门灵气海之内,仙雾袅袅。无数灵气雾化成各色云彩,宛如仙境。

    在灵气海深处有一座云遮雾绕的巍峨仙宫。仙宫之内,一处茂密竹林之外,一耄耋老者突然出现。

    老者双手作揖,微微躬身,同时身侧浮现出一张收拢的画卷。

    画卷徐徐展开,并且逐渐变大。在老者作揖行礼之后,画卷已经完全铺将开来。

    画卷之上是偌大的云海洲的版图,各处山水依稀可见。大到千雷海域的湖泽水畔,小到某处山巅的苍翠劲松皆是肉眼可见。

    老者出言道:“门……宫主,气运仙卷之上突然冒出一股声势浩大的气运,转瞬即逝。我修为浅薄,推演不出。是否需要让人查探一二?”

    竹林之内并未传出声响,只有微风拂过竹林,几片竹叶旋转着飘落。

    许久过后,竹林里头只是飘出轻描淡写地传出一句:“按规矩来,其余的你看着办吧。”

    一个时辰之后,两名修为通天的修士踏入了前往仙盟百宗的传送阵。

    ……

    大泽湖面。

    时长生双手握剑,锈剑之上几处极为细微的青绿色铜锈瞬间褪去,亮出几抹雪白的剑身。随后剑身开始疯狂的吸取着他体内的灵力。

    时长生浑身上下所有的灵力几乎被锈剑汲取殆尽,他在递出那一剑的同时,用尽自己仅剩的灵力,唤出无相剑翼,身形爆退。

    一剑递出,大泽之中的湖水瞬间被煮得一干二净。那个藏匿的元神境修士首当其冲,被一剑斩碎所有的肉身元神。

    而那位化窍巅峰的剑修仅仅只是被剑气波及,便也被彻底斩杀。

    在狂暴的剑气之下,二人的乾坤袋全部破裂,其中的各色物件都散落出来。灵石被直接焚成天地灵气,绝大多数物件被残余的剑气摧毁,仅仅留下几件品相不粗的物件。

    残余物件纷纷跌落已经被焚干的大泽湖床之中,咣当声四起。

    而时长生的此刻的情况非常的糟糕。一身的灵力尽数告罄,识海中的魂魄之力也所剩无几,灵窍中的五行环运转也变得极为缓慢。

    时长生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沉沉得仿佛下一刻就要昏死过去。突然间,锈剑中迸发出一股绿芒冲入时长生的识海中,随后时长生便直接昏迷倒地。

    识海深处,时长生只觉得自己的眼前走马灯花一般,一幕幕飞快得从眼前掠过。

    眼前画面急速的闪过,他根本无法捕捉到任何的信息。直到许久过后,画面突然停止,眼前的一幕才能被时长生所看清。

    一座高筑的楼台之中,有一背对着时长生的青年盘膝而坐。

    楼台之上则刻画有一座玄妙非凡的阵法,丝丝缕缕的灵力从四周被调动,源源不断的涌入阵法之内。使得阵法之中灵气浓稠,已经化作浓浓白雾。

    青年的双膝之上摆放有一柄古朴长剑。时长生只能从青年后背两侧看见长剑的两端,看其样式极为普通。一束稀疏的红色剑穗从剑柄处垂下。【…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突然间,楼台上空传来一阵声响:“你真的想好了。先前你破开四窍境界,踏入五窍所需的气运便是借助了这云海洲的气运。如今真要将你的本命道器与一洲气运相连?”

    青年忽得耸了耸肩头,语气很是洒脱:“这云海洲本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觉得挺好的。”

    楼台上空再次传来声响:“

    不后悔?”

    青年缓缓抽出长剑,直立起身子:“请师傅出手!”

    看到此处,时长生突然魂魄之力不济,画面戛然而止。

    话分两头,时长生在挥出那一剑后,寄居于锈剑中的车小北眼前也开始走马观花起来。

    与时长生不同的是,车小北能够清晰得感知到每一幅画面中的情形。随着看过的画面越来越多,他开始意识到画面中的青年便是生前的自己,自己那时候应该不叫“车小北”。

    车小北眼前的画面越来越多,直到他看见了最后的一幕。

    自己手持着名为“云海”的长剑与一儒雅男子对峙。随后的画面便是忽然变暗,再次出现的时候,画面一转,自己的胸膛处猛地刺出一柄长剑。这剑尖他极为熟悉,分明就是“云海”的剑尖。

    ……

    几个时辰之后,车小北终于唤醒了时长生。

    “有人来了。此地不宜久留,快走。”车小北急促道。

    时长生看了一眼散落在湖床之上那些个散发这宝光的物件,眼神中露出一股犹豫的神色。

    “想什么呢?命不要了,再不走你自己乾坤袋里头的东西都得交出来。”车小北呵斥道。

    时长生一咬牙,别过头去不再看那些物件。他左手取出一块灵石,背部无相剑翼轻轻一扇,身形骤然消失。

    在时长生走后没过多久。数十位尾随其后的化窍期修士出现在干涸的大泽上空。他们原本便被此地惊世骇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