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五十二章 渡船惊变

    仙盟百宗上空,一艘渡船飞速驶过,遮天蔽日,外形巨大如楼船。

    这渡船是一件媲美极品灵器的宝船,里外空间极大,可同时容纳来往的数千修士。

    渡船行驶之地,乃是两家分别位于仙盟百宗最南端与最北端的宗门联手所开辟出来的航路。

    这仙盟百宗所属,虽有不少传送阵,但大多被几家势力极大的宗门所掌控。使用价格昂贵不说,有些甚至还不对散修开放。

    是故,这些个来往渡船便是诸多散修,小型宗门弟子的绝佳选择。

    而且,在这渡船、航路之上,多半没什么人胆敢造次。撇开那两大宗门的元神境修士的威慑不说,渡船之上的化窍巅峰修士便已经有了足够的威慑。

    渡船之上,一座中等房间。

    房间外布置有一粗浅的阵法,虽挡不了几下化窍修士的攻击,但多少能起到警示作用。

    房间之内,狭小的空间之中。一袭黑衫的时长生正在收拾炼制三品丹药失败,炸炉后的烂摊子。

    看着一地浓稠的灵植汁液,锈剑之中的车小北打趣道:“先前这炉丹药……啧啧,可惜啊,几株百年份的灵植。要不,你把地上那些汁液给舔了吧?别浪费了。”

    时长生置若罔闻,伸手抹去了丹鼎上的汁液。

    车小北又道:“也就这破鼎还入的了我的眼。话说回来,你哪来的那么多年份过百年的灵植?就算你打娘胎开始就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也攒不了那么多的家当。”

    说到杀人越货,车小北就开始絮絮叨叨。说的最多的便是前不久那次三名化窍修士的截杀。

    那日时长生祭出养剑灵葫中的飞剑之后,便全权交由灵葫自己掌控。不得不说,随着时长生修为的精进,养剑灵葫对飞剑的把控能力也提升了一个台阶。

    虽说因为习练了“养剑诀”的缘故,如今的时长生无法催动体内的那口剑意。不过在他运转起青莲剑阵之后,养剑灵葫组成的剑阵杀力极为惊人。

    那位首当其冲的持刀散修在触及那朵“绽开的青莲”之后,顷刻间便被绞烂了肉身,只留下一个茫然无措的魂魄。在其之后的那位散修也仅仅只是抵挡了片刻,便被剑阵将肉身连同魂魄统统斩杀。

    之后躲在最后的那位散修,他凭借着位置的优势与自身的逃命手段,躲过了剑阵的围杀。不过,就在其身形刚刚退出剑阵的一刹那,却又被时长生给一剑逼退了回去。

    前后不到半炷香的功夫,三名从市井最底层摸爬滚打修到化窍中期的修士,便被时长生已雷霆之势尽数斩杀。

    只不过,在时长生搜瓜完战利品之后,也仅仅只是搜出来三百来颗灵石和三件灵器。灵器品相还不佳,最好的也就只是一柄月牙状的中品灵器。

    在车小北喋喋不休之后,时长生突然开口道:“车小北,为何我在挥出那一剑之后,你有很长一段时间很安静,如今却又变成了这幅模样。”

    车小北顾左右而言他:“怎么样?我那剑帅气吧。”

    时长生微笑不语,那一剑确实厉害,不过确实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时长生受的伤同样不小。而且,在时长生提及那副多半是车小北生前记忆的画面之时,车小北便会像是有心事一般,不做声响。

    而且这一次,时长生只要亮出了自己止戈山的身份令牌,莫说是借用传送阵,连费用对方多半也不会收。只是,车小北却是强烈要求时长生不要使用传送阵。同时他还教时长生在自己的剑身之上刻画了诸多繁琐、隐晦的灵篆与阵法。

    看着像是在提防着什么事情一般。

    在收拾完房间之后,时长生思索片刻,取出了吞生蛤蟆。

    一来手头的灵植已经全被他用来尝试炼制三品丹药;二来他如今也觉得车小北是个信得过的人。

    锈剑中的车小北神识扫过了吞生蛤蟆,却

    有极少部分被其吸入腹中。

    “这东西当真古怪。”车小北说道。

    时长生没有理会车小北,一掌排在了吞生蛤蟆的腹部。蛤蟆大口一张,里头的场景,被二人尽收眼底。

    时长生娴熟得采摘了所有的灵植,又埋入新的种子与根系。之后他又将自己的灵石取出,一颗一颗地送入蛤蟆腹部的阵法之中,只留下四千余颗灵石备用。

    “知道里头的是什么吗?”时长生笑着问道。

    “我可算是知道你为什么浪费了那么多上了年份的灵植,连一颗三品丹药都不练出,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了。”车小北感慨道。

    时长生取出丹炉打算再次尝试,车小北却是出言打断了他。

    “时长生,与你商量个事。”车小北言语间打着一丝兴奋。

    “说。”时长生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折药、去茎,入鼎。

    “实不相瞒,我曾见过息壤土,我也知晓一些内幕。我可以帮你提升它的品质。”车小北语出惊人。

    “当真?”时长生刚要将灵植放入丹鼎的手突然一顿。

    “我当年有幸见得一些息壤土,虽说面积比你小上了不少,但是神韵内敛,功效是你的千百倍。虽说我不能保证能将你手上的息壤土也凝练到这等品质,但是在往上提升一两个层次还是没有问题的。”车小北在尽量克制住自己波澜起伏的心境。

    时长生又开始手上稍稍停顿的动作,等到他将所有的材料放入丹鼎之中,并且合上鼎盖之后,出言道:“既然是交易,那我又能做什么?”

    “我需要你息壤土三分之一的收益,同时你得帮我种植可以蕴养元神的灵植。作为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