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五十五章 开诚布公

    浮游山,位于仙盟百宗三条著名大江汇聚之地,外形似一只小兽浮于江面之上。

    平日,来往修士、商贩便已不计其数。如今恰逢万仙盟召开,浮游山上早已人满为患。

    在浮游山山顶一处巍峨大殿之中,摆放有一熊熊燃烧着的大鼎。

    大鼎长宽皆有数丈,下方更有一团紫色丹火烧得大鼎底部通红。鼎身之上诸多镂空花纹,正有丝丝缕缕热气从中溢出。

    大鼎四周,围坐有数十位元神境修士。这些个平日高深莫测的大佬如今一个个争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骂人的、拍桌子的、吹胡子瞪眼的比比皆是。

    至于争吵得内容无外乎就是谁来坐这百年的仙盟百宗共主,谁又不配来坐。

    殿中一角,一把紫檀雕花椅之上,一少年躺在两扶手之间。脖颈靠在一边扶手上,两条腿则是荡在另一边扶手之外。

    他手持一把胡乱收拢的折扇,一下下敲击雕花椅的靠背。

    “啧啧,这一个个的,亏得还是元神境大修士,为了个‘共主’的虚名,连脸都不要了。”

    声音不响,但是落在这群元神境修士耳中,一字不差。不过谁都没有在意,依旧是你来我往地得力争理据。

    若是时长生在此,便会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口出狂言”之人他其实认得。正是他在刚入玄门之前,处处与他作对,甚至还对他痛下杀手的周家少主周妖。

    如今的周妖一身气机流转,赫然正是刚刚跻身化窍后期的迹象。不过,一个小小的化窍期修士竟是能在一群元神境修士之间有一席之地,这显然很不正常。

    正当周妖百无聊赖地挥动折扇之时,不远处落座的一同样只有化窍期后期的妖族修士突然俯过身子,朝着周妖窃窃私语:

    “周兄,这次怎么连你们巡猎人周家都会前来此处?”

    周妖停下了敲击的动作,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对方,轻笑一声:“很奇怪吗?你百造山不也同样从千雷海域赶来此处?”

    那妖修讪笑道:“嘿嘿,我们是没法子,毕竟上头交代……”

    话未说完,周妖一把将手中的折扇丢出,重重得砸在了妖修的脑袋上。妖修勃然大怒,不过下一刻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失言,悻悻然做回位子。

    妖修刚做回位子,便听到周妖以心神传声道:“你自己找死不要紧,可别连累我周妖。说话做事前麻烦先过一下脑子,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若是真不知道,便去问问与你随行的那头百造山大妖。”

    妖修敢怒不敢言,狠狠得瞪着周妖。

    周妖乐了,这次竟是直接开口说道:“怎么,你是想找我周妖练练手?还是想让你我两家赶赴此地的元神境修士过过招?”

    妖修气急,愤然起身,双手一拂袖口,竟是直接离开了大殿。一众元神境修士面面相觑。【¥… ~…最快更新】

    周妖则是依旧躺在雕花椅上,无所事事,继续看着在场的诸多元神境修士重新开始争得面红耳赤。

    ……

    几日过后,一艘巨大的宝船行驶到了浮游山的渡口。

    宝船之上,时长生与陈都凭栏而立,静静地看着来往

    的挑脚汉子忙碌地搬迁着船上的货物。

    时长生突然道:“不通知你飞流宗的长辈来接你?”

    面容稍有些血色的陈都摇了摇头:“他们既然在我这有所谋划,那么就有可能在我父亲身旁埋下棋子。我若是冒冒失失得传讯过去,还不巧传到了有心人的耳中,那可就麻烦了。”

    时长生点了点头:“我再护送你一程吧。”

    二人下了宝船,在一番查探之后,知晓的了如今的浮游山先后完成了比武与论道。如今,三四十个元神境修士都聚在浮游山顶的大殿中推举着这百年的仙盟百宗共主。

    至于飞流宗这种没有元神境修士坐镇的宗门,还没这个参与到大殿的议事当中,此时正在浮游山的某处僻静院落中修整。

    时长生二人在打听到飞流宗的具体方位后,便一同前往。途中时长生还买了一份街巷中售卖的底报,上头详细记录了先前比武与论道这两场盛世中的情况,洋洋洒洒足有数千字。

    其中关于先前的那场比武,甚至还有人专门罗列了两张榜单。分别是化窍期与元神境的十大高手榜单。时长生只是粗粗地瞥了一眼,便看见其中有个名字还有点眼熟。不过,他也就当是遇到了同名同姓之人,没怎么在意。

    二人兜兜转转,最终来到了一处僻静的院落门外。陈都用飞流宗的秘术传讯给他的父亲,也就是当代的飞流宗宗主。片刻后,父子二人相距,同时也邀请了时长生到院落中暂时落脚歇息。

    时长生察觉这飞流宗的修为最高之人乃是一名化窍巅峰的修士。其余化窍期的修士也才刚好一掌之数,思量片刻后便也就答应了下来。

    屋舍之内,时长生刚在四周布置了一座阵法,背后的锈剑中便传来车小北的声响:“这地方刚经历过一场惨烈厮杀,估计结果多半还是那小子的老爹赢了。”

    时长生摆了摆手:“将他送到此处,我便已经仁至义尽。之后种种与我又有何想干?他们杀人也好,被人杀也罢,只要不来招惹我就行。”

    车小北打趣道:“那你还在这落脚,不是徒增因果?”

    时长生取下锈剑,将其平放于木桌之上,之后端过来一把木凳坐下。随后他用手指轻轻叩击那扶魂藤蔓所制的剑鞘,缓缓说道:“还不是因为你?”

    “我?”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