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饶 作品

三花聚顶 第六十六章 黄雀在后

    化作怒目金刚的古佛法相声势暴涨,举手投足间皆有风雷之声。

    此刻的古佛法相不在拘泥于用巨大的金色手掌胡乱拍打,各种灵法、秘术层出不穷,遮天蔽日的绚烂匹练仿佛充斥着整个天地间。

    那四散的颗颗佛珠再次收拢成一串佛珠,被古佛法相一把握在手中,同时用拇指轻轻拨动一粒粒大如山岳的佛珠。

    古佛法相并未有任何言语,但是铺天盖地又充满杀机的各式匹练之间,尽是数之不尽的扰人佛音。

    那头顶鱼尾冠的修士见状,便带着自身的法相飞掠到一旁。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的这位道兄如此暴怒。至于眼下这情形,还是一旁掠阵的好,否则上去了多半也是帮倒忙。

    在之后半炷香不到的功夫,黑雾之中时长生便看见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原先双方还能打个有来有回,但当古佛法相暴怒之后,战局便很快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

    那身着补丁道袍的老者与另一位一袭黑衣的修士皆是在古佛的漫天术法之下苦苦支撑。唯有随后现身的剑修还能在抵挡之余,偶尔递出一剑。

    剑修已是遍体鳞伤,几乎就是在用以伤势换来出剑的机会。一道道间隔不同的雪白剑光孤零零地斩向那尊巨大无比的古佛法相,剑光之中蕴含的剑意一道强过一道。

    只是可惜,每当有剑光落在法相的身侧之时,古佛便会轻轻抬手手掌,挥手将其打散,完全没有丁点的伤势。

    高个修士盛怒之下的倾力出手,头顶鱼尾冠的修士惬意地在旁掠阵。就在这二人认为已经吃定这突如其来的三位天地境修士之时,异变突生。

    一抹没有任何色彩,如同一条透明毒蛇一般的蛟龙直接掠过了双方的战局,朝着苏洪武闭关之地飞速掠去。

    一路上,这条隐匿极好的蛟龙并没有丝毫的动静。只是在其经过头顶鱼尾冠修士身侧之时,被那修士敏锐地觉察了几道断断续续的灵力波动。

    等到那鱼尾冠修士暗道一声不妙,打算救援苏洪武的时候,那条隐身的蛟龙已经一口咬住了已经满是气运萦绕着的苏洪武的肉身。

    万幸的是,苏洪武并没被伤得走火入魔,他头顶依旧是有源源不断的四周气运汇聚。只不过,被那暗蛟一口咬下之后,苏洪武的身后浮现出一尊与他本尊几乎一般无二的巨大法相。

    法相之上微波流转,身躯一震,竟是将那暗蛟直接震飞出去。

    暗蛟被弹飞后,开始浮现出真身。是一个中年修士,而那头无形的暗蛟自然便是他的法天象地。

    黑雾之中的时长生看得聚精会神,同时也看得心肝直颤。一侧的罗刹分神注意到了时长生的异样。她便再次施展术法,阻隔了时长生暂借而来的元神,让他只能感应到模糊的几团灵力场冲击在一起。

    时长生诧异得别过脑袋,看向罗刹分神。

    罗刹分神淡淡得说道:“这等级别的争斗,看太多对你没好处。你别到时候一不小心自个把自个的道心给看碎了。我难道想发个善心,别让我言而无信。”

    时长生了然地点了点头。确实,若是继续看下去。道心会不会碎他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之后的修行路他会走得很艰难。

    就好比有一人领略过了山巅的景色,便会无法容忍那些山腰甚至是山脚的景观。

    ……

    纵是有第四位天地境修士的加入,场面上的局势还是一边倒。

    眼看着四人就要落败之际。黑雾中的罗刹分神突然说道:“崔大人,差不多了可以动手了。”

    那三头妖修并未言语,只是双手开始不断地掐诀。有股冰冷彻骨,仿佛来自深渊的元神之力凭空出现在妖修的四周,三头妖修浑身皆是开始颤抖。

    时长生用暂借来的又有所限制的神识开始观察起那古怪的妖修。

    只见,妖修从头顶处开始流散出另一股元神之力,就股元神之力就好像本就是属于这三头妖修。而其余将妖修包裹住的元神之力看上去便像是个入侵者,只不过这入侵者与原住民之间的实力差距貌似十分巨大。

    流散出的元神之力不断的增多,最终汇聚成一头豺

    狼的模样。而这豺狼的脑袋上顶着三颗脑袋。先前包裹住三头妖修的元神之力则是趁机涌入这具妖修肉身之中。

    罗刹分神抬起头,看了那妖修的元神一眼,说道:“可有未完成的心愿?”

    妖修元神思索了片刻后,微微张口。时长生未能听到任何声响,罗刹分神却是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判官的那缕分神则是暂时入住到了妖修的肉身当中。他先是稍稍适应了一番,随后说道:“这肉身足够我驱使那三件东西。动手吧,罗刹。”

    罗刹分神朝着妖修元神一招手,妖修的庞大的元神便被她摄入了手中。随后,罗刹分神拧转手腕,那团硕大的元神竟开始飞速地在她的掌心旋转。片刻的功夫后,便被罗刹分神凝练成了介子大小,肉眼难见。

    之后,罗刹分神又是朝着那已经入住了判官分神的肉身一招手。在肉身背后开始浮现出一头豺狼的法相虚影。罗刹分神就这么轻轻一划,竟是隔空斩下了一条豺狼法相的小腿。

    这时,判官开口道:“这么小的一块元神,够你拓印那修士的元神与法相?保险起见,不如在多取一点。”

    罗刹分神摇了摇头:“只是一个寻常的天地境巅峰,又不似你我这般。这一点法相金身已经足够了。”

    当那条小腿法相金身飘到罗刹分神手心的时候,已经化作了一团精纯的金色雾气。随